國際蘋道:德里為何成為印度大毒氣室(邱劍佩)

出版時間:2019/12/02

交通車飛馳在德里北方240多公里的國道,兩邊的稻田每一畦都堆著焦黑的稻梗餘燼。總愛提醒我留意周遭特殊景象的印度同事轉頭對我說:「政府不准燒,但農民照燒不誤,也不怕罰錢,德里的官員說德里是毒氣室,哼哼!」
印度首都德里每到秋末,天氣一轉涼,空氣品質必定惡化,上月底排燈節過後,德里多個空氣品質偵測站測得的空品指數(Air Quality Index, AQI)達到可測得的999頂點,說德里是大毒氣室一點不為過。
然而,這次在推特用「毒氣室」形容德里的是德里首席部長(德里市政負責人),這倒耐人尋味。他的這段推文同時指出,煙塵是因為鄰省燃燒稻梗,並附上他分送500萬個口罩給學童的照片宣揚政績。
筆者在德里工作6年多,每年冬季必經空污淬鍊。早在2009年12月,筆者初次到印度自助旅行時,就領教過德里空污的威力,十年如一日。不過,據德里人說,空污早在30年前就在德里發跡,但年年像新聞般被媒體報導,時間一過雲淡風輕。

內陸城市空污嚴重

其實,德里空氣品質不佳不只發生在冬季,其他月份因為基礎建設落後引發的揚塵、高密度的車輛排放廢氣等等,都使得德里總是灰濛濛的。燃燒稻梗、應景放炮,都只是冰山一角。
換句話說,問題始終存在,若執政者有心解決,不會等到每年排燈節才靠禁止民眾放炮,或施行進城車輛控管這些辦法應急,儘管健忘和臨時抱佛腳是印度人普遍的慣性,但空污乃影響國民健康的大事,連各國駐印外交人員都要開會討論如何因應此事,理當受到朝野重視,然而政治人物心知肚明,要治本談何容易。
就拿德里市長指摘的旁遮普、哈里亞那兩省燒稻梗來說,兩者是印度的糧倉,旁省為了生產,需要灌溉,更於2009年立法限制農民不得在6月中前插秧,以配合季風季帶來的雨水。播種晚收成就晚,進而壓縮下一期耕作前的整地時間,經濟不寬裕的農民為省錢、搶快,放火燒勢在必行,管你罰不罰,反正這裡向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再說,各方都有民意代表,旁遮普省很多農民是錫克教徒,如果不滿高漲,又唱起過去要獨立的老調,對執政者而言將更為棘手。
德里是內陸城市,冬天風速減緩,空氣微粒更難排除是她的體質,唯有靠後天調養她的氣血才會順。
然而,當政論節目王牌主持人瑟狄賽(Rajdeep Sardesai)在節目上追問德里市府執政的平民黨(AAP)及中央執政的印度人民黨(BJP)的發言人:在排燈節之外的300多天,你們有沒有規劃出降低空污的整體方案?只見AAP發言人避重就輕地說,該禁的我們禁了、該停的工廠、工程都(暫)停了,他甚至不忘再提一次鄰省沒嚴控燒稻梗;BJP的發言人則說,預算和所須的機器我們都給了德里市府,是市府執行不力。主持人最後不耐煩地高聲打斷兩人說:「環境議題不像宗教議題,它沒有選票,所以你們從來不關心!」這一棒不但打在政客的腦門,連選民大眾也被掃到,只不過選民可能還不自知。

自然人為因素相乘

筆者的朋友庫馬在中央政府服務,他說:「我們印度人就是事情過了就忘,現在風吹散了霧霾,過幾天就沒人討論它了。」印度科學家說,德里空污是自然因素與人為因素相乘的結果,但對一個旁觀者來說,人禍似乎才是決定性的關鍵。

作者為文化傳播者

印度特派員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