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運動中的美麗與奇醜(詹偉雄)

更新時間: 2019/08/14 05:00

2014年318學運之時,曾經多次出入立法院周邊,當時對於運動最深刻的印象,不是學生們對服貿議題有銳利的見解,而是在多點開花的臨時性組織中,年輕人開發出非常有效率的手機動員軟體,還有製作的各種海報、道具、漫畫、塗鴉……,以辛辣卻具有高度幽默性的手法,來揶揄、嘲諷當政的馬英九總統與江宜樺院長。
對於走過戒嚴年代青春歲月的我來說,我感受到在時代的變遷中,美學和設計開始出現在政治群眾的抗爭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在那場運動中,「Cool」與「Smart」成為一種明顯的身分認同,這與早先藍、綠對決或黨外時期,街頭運動上的簡單標誌性符號對抗(例如台灣logo vs.國旗、《望你早歸》vs.《中華民國頌》),有著鮮明的不同,在我們走上街頭的那個年代,藍綠老世代不會發展出各種創造性的視覺和文字,我們沿用具公信力的群體符號,而且一鏡到底。
今年6月爆發、蔓延擴大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同樣包羅各種的創造性。除了多位觀察家所闡述的:廣大市民大眾發展出一種「去中心化」卻高效率的組織動員模式、激進派與理性派彼此理解與不批鬥對方的路線默契、各階段由網路自力產生的高度共識口號等等;更包括運動者個人身上的日常裝束,以及他們和警方進行街頭追逐時的動態作為,當然也包含在社群媒體上流傳的圖像、影片與標語。

具感染力成主圖騰

生命創作破繭而出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