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惠容專欄:極端氣候,國家策略是什麼(紀惠容)

更新時間: 2019/08/18 05:00

八八莫拉克風災10周年,九二一地震20周年,台灣走過災情,卻進入更嚴峻的氣候變遷緊急的風險年代。最近颱風過後,所帶來的強降雨水患,應是國民受災的「新常態」。停班停課是不足以應付氣候變遷的災難,我們需要國家層級的因應策略。
檢視台灣過去半年因強降雨淹水案例高達20件,時雨量最高在台北市大安區,高達136毫米,累積雨量5月在淡水6小時超過200毫米,在高雄桃園區兩天超過600毫米,8月彰化市3小時151毫米,台南仁德12小時312毫米,這半年農損破12億元台幣,強降雨水患已變成台灣受災的常態。其實,受暖化影響的極端天氣事件,還包括各地的熱浪,人類唯一的地球,已經赤熱火燒到了地基。去年6月,法國甚且出現過46℃極端高溫;今年歐洲熱浪再度來襲,7月25日,英國38.7℃、荷蘭40℃、法國巴黎和德國42.6℃。熱浪造成人民生病。7月29日開始的日本極端熱浪,東京就超過1萬8000人因熱衰竭等症候送醫,當中超過半數為65歲以上長者,就醫人數為歷年第二高。
讓人更擔心的恐怕是熱浪北移,格陵蘭島冰原竟在今年7月31日當天出現了高達這一整年56.5%的融冰量。(研究顯示,一旦格陵蘭全數融冰,將導致7.2公尺的全球海平面上升高度。)科學家判讀,這些破紀錄高溫是人為氣候變遷所造成,然而,氣象學家更關注地球焦土現象。今夏連西伯利亞凍土,都野火蔓生。北極圈大火在6月間提前報到,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總計達5000萬噸巨量,高於瑞典全年二氧化碳排放量之餘,也大過2010-2018年間,北極圈所有6月野火的二氧化碳排放總和。

台掌權者茫然無感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