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寵之名●二】不怕得罪涉事修會 知情神父:會向警方講出所知

出版時間:2019/07/04 00:01



Teresa離港後,在當地認識神父J,神父J屬另一修會,並有心理學和輔導的專業背景,過去20多年來多次輔導Teresa,並成為其神師(信仰上的導師),神父J指Teresa在性侵事件後受到重大傷害,並患上創傷壓力後遺症,「有些東西永遠無法處理,就像少了一條腿,永遠不一樣。」他表明若香港警方向他錄取口供,他會把所知的全數告知。

記者 張嘉雯

Teresa因無法繼續學護訓練,事發一年後往外地求學,在當地著名大學完成學士和碩士課程。多年來一直避開教會活動的她,大學畢業後應友人的邀請,嘗試參加教會一個團體的活動,Teresa按要求,在加入前與團體的神師J會面,首次會面,就提到曾被神父性侵。

《蘋果》在當地訪問神父J,他指Teresa是非常熱心的教友,性侵事件一直困擾著她,「那是非常非常重大的事情,她很痛苦,事件對她造成很大的傷害,她之後不止一次提到這件事,真的很大打擊。」

J指,因著他本人心理學和輔導的背景,當時跟進個案時問得很詳細,而且有做筆錄,但細節已忘記,「當時覺得很不好,很替她難過,她腦中常常再次出現那種情景。」J後來成為Teresa的神師,經過多年的輔導,她的情況終有好轉,「她當時是創傷壓力後遺症,但一段時間沒有處理,一直沒有忘記,一直在裏面,有些東西永遠無法處理,就像少了一條腿,永遠不一樣。」

他表明若香港警方向他錄取口供,他會把所知的全數告知。他直言不認識香港的神父,亦不擔心開罪相關的修會,「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J又指,自己也曾擔任修會會長,在任期間曾處理兩宗性侵個案,最後作出巨額賠償調解;對於有修會拒絕處理Teresa的事件,他認為難以用現在標準看30年前的事,但認為當時修會不調查、不跟進,「對她不只是第二次傷害,是很多次傷害,造成永久性的後果。」

「過往亦有些做法是禁止涉事神父公開工作,受害人接受,至少要有一個相稱的處理。」他指,教會性侵醜聞,令人對神職人員失去信心,他非常理解明白。


-----------------------------
7月4日起 《蘋果動新聞》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繼續撐蘋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