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寵之名●二】被教友當敵人 「你生得咁靚又夜晚搵佢 唔怪得佢」

出版時間:2019/07/04 00:01

《蘋果》製圖
《蘋果》製圖


沒有人能夠阻隔天主對人的愛,受性侵事件重創的Teresa(化名)如此相信着。經歷自殺、出走,在異地神父輔導下,Teresa輾轉重返教會,然而訪問中,她特別提到傷她最深的,還有知情的教友和修女,他們的反應令她一度對教會感絕望:教友們不但質疑她「誇張」、「作嘢」,甚至有人說,「你生得咁靚,又夜晚搵佢,唔怪得佢。」卻從來沒有一個人提出陪她申訴報警。

記者 張嘉雯

Teresa指,當時L在教會極有名氣,令她事發後一直猶疑是否向人透露被性侵,「嗰時唔想講畀咁多人聽,又唔識搵輔導、社工。」相隔數個月後她才和當日同行的周小姐(化名)和數名教友修女講述事件,當時教友的反應幾乎一面倒,「話『有無咁誇張呀?神父唔會咁樣』,或者講『你又唔係金身,摸下有咩所謂?』」,甚至有人說,「你生得咁靚,又夜晚搵佢,唔怪得佢。」

其堂區的主任司鐸T知悉事件,則着她「忘記事件」、「當係人生嘅小插曲」,又指「佢唔承認得,如果佢認,就要唔做神父要娶你。」

身邊人的態度,令她陷入極度抑鬱,「唔講得畀教外人聽,講畀教內人聽,無人信我,掉返轉頭鬧番我,因為當時佢喺教會好紅。」她直言教友「唔係幫助我嘅人,而當我係敵人」,雖然有教友安慰她,「天主會懲罰佢,唔駛喺呢世,會搵返個公道。」,但沒有人建議過她報警或向教會舉報。其他朋友只有少數人支持她向教會舉報,有人則質疑她事發時不大聲反抗。

Teresa解釋事發時情況太混亂,雖然有閃過大力反抗的念頭,但沒有付諸行動,「嗰個年紀,會當神父係父親、師父,事發時太過驚嚇,唔知點反應,如果一嗌出嚟,啲神父出晒嚟,我會好醜,佢會好醜,好擔心佢會無得做神父。」

事件後,Teresa移居他鄉,在當地的大學完成學士和碩士課程,但事件一直沒有離她而去,「只要有男同學就會即刻彈開,唔諗住同男人拍拖,覺得男人好得人驚。」當時她住在大學宿舍,和幾個女生住在一個房間,她比較早睡,「佢哋一年後先話返畀我聽,話我原來每晚喺度喊,成日喺度推開張被,喊到佢哋覺得好心酸,但我自己唔知。」

她初時拒絕教會生活,只參與彌撒,「只要見到神父都會諗起件事,覺得好頭暈。」隨着時間過去,一次她和當地神父Y閒談,對方問及她不再積極參與教會活動的原因,Teresa把事件和盤托出,神父Y非常憤怒和痛心,「佢話一個人唔好,唔代表所有人都唔好,正式喺我面前躹躬,代表所有神父向我道歉,講對唔住。」

本報早前嘗試接觸Teresa口中的知情教友、修女,除了後來陪她報警的周小姐和為她進行輔導的神父J外(見另稿),其他人不是已離世、移民,就是拒絕受訪,包括曾經代表教會向她道歉、身在異地的神父Y。

異地夜深,Teresa和記者在街頭分別,特別叮囑記者要提醒教友擦亮眼睛,她之所以出來不是為了傷害教會,而是防止更多人受前神父L傷害,「要佢知道,俾佢加害嘅人,一生改寫,佢無悔改,係完全違反基督價值觀同埋精神。」


-----------------------------
7月4日起 《蘋果動新聞》只限升級壹會員閱覽
繼續撐蘋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