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和理宵】黃色環保小店辦蚊型年宵:既然政府沒有用,不如架空它吧。

【民間和理宵】黃色環保小店辦蚊型年宵:既然政府沒有用,不如架空它吧。

出版時間:2020/01/23 12:30



香港政府早前宣佈,取消今年年宵市場的乾貨攤位,激發民間多個團體自發舉辦年宵,其中,一家植根於大澳,於彌敦道開設新鋪的環保小店Earth.er,決定於僅千呎的地方,舉辦一個蚊型年宵:「我們明白這個政府沒有甚麼用,那麼,我們不如架空這個政府。」

Benny是一個以大澳為家的時裝品牌:Earth.er的主理人兼設計師。最近他設計了一系列以抗爭為主題的徽章,被坊間稱為黃店。然而,Benny認為,早於「黃店」二字存在之前,Earth.er已是一家黃店。「我由開鋪的第一天,已經會有一些政治的表態。我作為社會上任何一個角色都好,我先是一個人。作為一個人,我就有自由去發聲。」早期的Benny,較為注重環保以及復興發展中國家的傳統工業,現今則加入因抗爭而產生的,作為香港人的歸屬感:「這些徽章,是一種身份認同,你見到就知道是自己人。」

「香港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光怪陸離。」即使是97以前,英帝國的殖民政府絕不是聖人,只是後來的殖民者更差而已;向既得利益者的傾斜,產業的壟斷與制度的不公,亦不是19年才發生的事。逆權運動的犧牲,是磨蝕不去的血印,甚或,在最後的最後,我們所失去的,僅能換取史書上空虛的紀錄;然而,若冀革新,刺破膿瘡的陣痛,無可避免。「在這場運動中,對於香港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種痛苦。往往痛苦,就是人成長的機遇,大家都面臨痛苦時,我們就不要浪費這種痛苦,成為每一個人,以至整個城市的學習機會。」

這場運動中,可供學習的有很多。最重要的,也許是反省過往對他者的依賴。「香港人過去,有票都未必去投票;居民大會以前都有,有幾多香港人出席過?圍標 一直都有,有幾多人反映過?」也許,港督的榮光一直遮蔽了普遍港人的公民意志。習慣了政府,習慣了警察,習慣了代議士,習慣了將自身應權利雙手奉上,由香港開埠以來已是如此。2019年,港府的失能與失信,竟成了港人覺醒的轉機。「如果我們經常說,這個政府是廢物,我們是否仍然寄望政府派4000元給你,抑或我們應該自己去創造財富?我們明白這個政府沒有甚麼用,那麼,我們不如架空這個政府。」民間如雨後春筍的自發年宵,正是個人從制度重奪主導權的例子,「政府必然會打壓,因為要表現到政府的作為。要表現到,沒有政府就不行,沒有警察就不行。」利維坦肆意張狂,卻忘了自身動力來源,源自牠欺壓的羣,「在我眼中,(民間自發)年宵就是抗爭的第二步……這不單只是黃色經濟圈,而是抗爭的手法。我們有的是智慧。我們就自己做吧。」

採訪:梁越

攝影:林金展,林志謙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