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街頭歌手】由文職OL走到街頭表演 歌女:這一行競爭其實很大

【我是街頭歌手】由文職OL走到街頭表演 歌女:這一行競爭其實很大

出版時間:2020/01/27 00:01



「曾遇上幾多風雨翻,編織我交錯夢幻,曾遇你真心的臂彎,伴我走過患難,奔波中心灰意淡,路上紛擾波折再一彎,一天想到歸去但已晚。」農曆年前的一天晚上,在中環碼頭海傍,有人正唱著梅艷芳的《夕陽之歌》。雖然沒有太多觀眾,但她還是一首一首的唱下去。

「街頭唱歌競爭的確很大,剛才也看到,尤其是星期六,會發現自己比較少觀眾,因為實在太多人表演,很多時候觀眾會分薄了。」她叫冬雨,是一名街頭歌手。的確,在大媽歌檔壟斷的中環碼頭,本地表演者,真的面對很多困難。

未唱歌前,冬雨是做文職的,「之前的職業是採購文員,因為我很喜歡唱歌,所以認識一些歌唱團隊的人。」年多前,有團隊找她幫手表演,「最初不是在街頭表演,而是在酒樓唱歌,每個月大概唱兩場,以對方團隊名義演出。」後來,冬雨索性辭去本身的工作,全職唱歌。

除了酒樓,她的團隊也會在街頭賣唱,「後來團隊愈來愈多人,大約三、四個月前,自己就抽身出來單獨表演。」她覺得,一個人感覺會比較自由,感覺好像舉行個唱一樣,「喜歡唱什麼也可以,送給來到現場想聽我唱歌的人。」

她主要在中環碼頭和尖沙咀碼頭表演,「多數逢星期一、三、六,我都是看粉絲們什麼時候有空來聽歌,有時會有朋友來電,問我會否出來唱歌,這樣我可能都會唱,例如星期五都會出來表演。」

不過,唱街的始終收入不穩定,「我可以這樣說,如果比較勤力的話,都可以維持生活的,但當然不及酒樓固定演出這麼好,街頭表演收入就是不固定。」但她也試過一天有數千元收入,「如果好的話,一個月大概有兩萬多元的收入。」她十分感激一班粉絲支持,「已經算不錯,因為本身不是唱了很久。」

唱街頭的,尤其是中環碼頭,很多都被稱為大媽,「我不擔心被稱大媽,自己不是就是了。很幸運,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屬於另一類型。」

這一行,也都不少的辛酸,「看到其他人有很多粉絲,而自己不是太多,試過只有數個人聽我唱,這些情況都會比較失落。亦會有些負面評語,例如批評我很肥。我反而喜歡的是,你告訴我這首歌某個位唱得差,至少你聽完全首歌再評論,而不是歌都未聽就批評我,這樣我就覺得不太好。」

在街頭又唱又跳,一點也不容易。至少,要有那份勇氣和堅持。

採訪:程志康

攝影:田俊 王晴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立即睇

全城抗暴 區區論壇同你深度剖析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親臨旺角、銅鑼灣做升級壹會員,即送「香港人:抗爭之夏」限量明信片

詳情地址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