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沙士風暴】港府抗炎工作失敗與無能 累八名醫護殉職 |壹經典

【2003沙士風暴】港府抗炎工作失敗與無能 累八名醫護殉職 |壹經典

出版時間:2020/02/14 13:00



至六月中為止,共有兩名私家醫生及六名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因搶救沙士病人而染病死亡。

這些醫護人員不幸殉職,揭示本港抗炎工作的失敗和無能。當局沒有及早向醫護發出警報,到疫症爆發後又沒有徹底替醫護做足預防措施,是導致前線員工紛紛倒下的禍根。到人死後才逐一追悼讚美表揚,在靈柩鋪上區旗,安葬「浩園」,也是於事無補,如果想藉此掩飾過錯,更是自欺欺人。

今次八名殉職人員,均是本港出色的醫護工作者,他們在疫潮中不幸陣亡,是醫護界一個無可挽回的損失,但他們那分捨己為人的精神,卻綻放著人性至善至美的光輝,在我們心中永遠長存。

五十六歲的劉大鈞,是首名因感染沙士逝世的醫護人員,他的死,揭開病症恐怖的序幕。

患有心臟病的劉大鈞,在名醫雲集的尖沙嘴東英大廈一三○室執業,是兒科及外科專科醫生。他在三月中肺炎疫潮爆發不久,曾診治一個持續發燒的十來歲女童,懷疑她感染了非典型肺炎,於是馬上寫了介紹信給她到瑪嘉烈醫院。不過,當這女童拿著介紹信到醫院急症室求診時,當值人員竟說她的病徵不似沙士,不讓她留院。女童唯有再到劉大鈞的診所求助,劉大鈞救人心切,親自駕車送女童入浸會醫院留醫,更連續多日巡房,跟她有很多近距離接觸,結果被感染。而該女童亦被證實為沙士病人,感染了多名浸會醫護人員。

三月二十日,劉大鈞出現肺炎病徵,兩日後送入瑪嘉烈醫院,證實感染非典型肺炎,在醫院與病魔搏鬥十三日後,於四月三日終告不治。

「他對病人,對小朋友都很關心,做私家醫生多了私人時間,他又做義工,扶輪社都是我一叫,他就來,永不『托手踭』。」劉大鈞生前好友,跟他相識三十多年的黃志偉醫生說。

黃醫生說,兩年前劉大鈞和他一起去泰國看望愛滋病人,有小朋友因為父母患愛滋,受到社會嚴重的歧視,劉一口氣領養了幾個,到今日他們仍有通信。

劉大鈞行醫初期,曾在瑪麗醫院工作,有份替該院成立小兒外科,引進不少先進技術。對小朋友尤為細心,曾有兒科病人因吸風入肚,肚子脹起,要到私家醫院動手術,本來一切已準備好,但病人父母不放心,在動手術前找到劉大鈞,劉大鈞一看便說不用動手術,只須準備大批喜劇的影帶,大笑一場後肚脹自然消失。病人父母照劉大鈞的吩咐做,果然見效。

劉大鈞生前十分愛馬,本身亦是馬主,擁有愛駒「一畫開天」,是一隻五歲澳洲馬。對《易經》有研究的劉曾解釋,將愛駒命名「一畫開天」,是因為兩儀八卦中的乾卦三畫,第一畫便即是天地萬物之始。劉曾養的過另一隻馬「一言既出」,亦寓意「駟馬難追」,但早已退役。

劉大鈞一家三口,包括妻子程渼唎和女兒也是醫生。劉太為紀念亡夫,正籌備「一花行動」,成立基金作對抗沙士用途。

三十八歲屯門醫院男護士劉永佳,是首名在疫症中殉職的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屯門區議員更打算將近輕鐵車廠的L18A公路,命名為劉永佳路,以表揚這名抗炎英雄。

人稱「佳哥」的劉永佳,生前駐守屯門醫院外科病房。三月底,劉從外科部調到A5「沙士」病房,照顧沙士病人,結果在替病人插喉時受到感染,四月三日開始病發,留院接受治療,但病情一直沒有好轉,在四月廿六日病逝。「佳哥染病期間,我買過腸粉給他吃,但忘記落豉油,他都話沒所謂,還笑說腸粉好甜。」劉的同事說。

醫院病房經理亦讚揚劉是一名非常盡責的員工:「他好專業,臨時叫他上班,都不會推搪。平日又能夠照顧同事,低級、高級都肯幫。每次他都會積極搶救病人,絕對不會做了一半就交給第二個人做,做到身水身汗。人人都說他是好好先生。」

劉永佳加入屯門醫院前,在九龍醫院任登記護士。九四年,他開始在屯門醫院護士學校修讀註冊護士課程,九七年成為註冊護士。同年,他和在九龍醫院骨科病房任登記護士的李寶蓮結婚,育有歲半兒子,一家三口住在屯門卓爾居。

劉住院初期,很多同事都勸劉太請假照顧丈夫,但她見他沒大礙,仍滿有希望,還說待丈夫出院後一同旅行。到劉病情惡化,劉太便一直守在他旁邊,陪伴他走完最後一程。

劉永佳護士與謝婉雯都來自屯門醫院,他是六名殉職醫護的唯一男性,終年三十八歲。(《蘋果日報》圖片)
劉永佳護士與謝婉雯都來自屯門醫院,他是六名殉職醫護的唯一男性,終年三十八歲。(《蘋果日報》圖片)


屯門醫院呼吸系統科醫生謝婉雯,亦是和劉永佳照顧沙士病人時染病,於五月十三凌晨四時不治,那日剛剛是她度過三十五歲生日的第三天。謝婉雯的離去,卻牽起全港人的感情神經,引起無與倫比的震撼力,因為她不單是一名奮不顧身的醫生,而且還對愛情至死不喻。

三十五歲的謝婉雯,洋名Joanna,花名「表妹」,性格溫文,做事盡責。與她在急症室共事的Sam說:「病人如飲醉酒,見到她弱質纖纖,都會立刻收斂起來。她入院前兩日,我碰到她,她的傳呼機仍響個不停,表示工作好忙。她當時在沙士病房工作。我叫她小心,估不到兩日後就發病。」

謝婉雯是會考女狀元,八五年中學會考取得八科A,在中大聯合書院就讀,九二年畢業於中大醫學院,主修內科的吸呼系統科,其後到屯門醫院內科及老人科行醫。謝婉雯的大學同學表示,她為人文靜,感情非常內斂,但對感情卻至死不渝,令人感動。

謝婉雯丈夫陳偉興,生前是博愛醫院急症室高級醫生。陳偉興中學就讀名校皇仁書院,港大醫科畢業,曾移民澳洲,後回流返港,在屯門醫院急症室當資深醫生,並於九三年結識了謝婉雯,兩人於是展開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謝陳二人同信基督教,所以特別合拍,戀情萌生。可惜天意弄人,拍拖期間,陳偉興患上了血癌,但謝婉雯並沒有嫌棄,兩人互相扶持,感情反而更鞏固。不久,陳偉興轉去元朗博愛醫院工作,任職急症室高級醫生,後來病情惡化,要做骨髓移植手術,手術十分成功,以為從此可擺脫病魔。手術後兩人便挽手走進教堂結婚。婚體上,陳偉興把詩歌《彩虹下的決定》送給妻子,象徵愛妻是心中的「雨後彩虹」,情深意重。

婚後數月,謝婉雯在醫院安排下到英國進修半年。好景不常,陳偉興舊病復發,謝在英國收到消息,立即回港,一邊兼顧醫院工作,一邊在照顧患病丈夫,但都沒有隨便請假,十分堅強。但陳偉興終於零二年五月不治病逝。

雖然承受喪夫之痛,但謝婉雯仍十分堅強,繼續投入工作,亦不隨便請假。篤信基督的她曾說:「上帝將我留在世上,有祂的心意,要我為祂做點事。」

三月底,屯門醫院爆發沙士初期,醫院只有兩名內科及胸肺科專科醫生,謝婉雯是其中一個,另一個剛巧有其他工作,謝於是自動請纓,到沙士病房當值。她在半小時內為四名病人插喉,她亦因而不幸染病。

謝婉雯原計劃相約同事於四月四日往台灣散心旅行,但上機前一晚卻發覺自己發燒,於是叫救護車入院,翌日便開始氣喘,入院首十天病況尚算穩定,之後卻突然惡化,四月十五日轉入深切治療部。其間中大及港大的教授均到醫院替她診治,中大內科及藥物治療學系系主任沈祖堯說,他去屯門醫院看謝婉雯時,情況已非常嚴重,兩邊肺全部「白了」,要插喉維持呼吸。「我們替她驗過體內的冠狀病毒,發現含量不高,但免疫系統就散晒,於是替他加一些抗生素,防止受其他細菌感染;又加用蛋白酶抑制劑,阻止病毒擴散,可惜情況沒好轉。」

而謝在病房昏迷前,曾叮囑好友「請記住代我安慰媽媽」。

夫婦兩人一年內先後去世,對親人來說,痛不欲生,在婉雯的家姑眼中,這位媳婦樂於助人、孝順、愛幫人、常做義工。「她兩夫婦生前好恩愛,本來好想生BB,但因為結婚只有兩年,所以沒有。她不時上來探望我,又會陪我食飯。我有高血壓,她又同我檢查。」

中大醫學院院長鍾尚志說,謝婉雯捨己為人的精神,是中大醫學院的驕傲,更稱頌她為「香港的女兒」。

「香港女兒」謝婉雯醫生,她的笑容十年間已深深印在香港人心裡,終年三十五歲。(《蘋果日報》圖片)
「香港女兒」謝婉雯醫生,她的笑容十年間已深深印在香港人心裡,終年三十五歲。(《蘋果日報》圖片)

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鄧香美及劉錦蓉,均在照顧一名淘大花園E座沙士患者時,受到感染,分別在五月十五及廿七日去世。

三月底,一名二十歲印傭因發高燒及腰痛進入聯合醫院,醫生以為她患了急性尿道炎,所以沒加留意,把她安排入住12A普通病房,剛巧當時病房爆滿,惟有讓她睡在走廊。翌日才知她來自淘大花園,檢查後證實患上沙士,立即將她調往沙士病房,但已經太遲,其間負責照顧這名印傭的二十一名醫護人員,均被感染,當中包括鄧香美及劉錦蓉。

三十六歲的鄧香美,生於貧窮家庭,自小在元朗村屋長大,閒時常與兄弟姊妹到山澗田野玩耍,自小養成節儉習慣,出來工作後,每逢假日都帶備食物探望年逾百歲的祖母。去年她應徵做醫管局外判合約員工,為期一年,被編排在聯合12A老人病房工作,月薪約六千元,負責照顧病人餵食和清潔工作,和病人有很多近距離接觸。她受到感染後,於四月一日入院,九日後病情轉差進入深切治療部。

聯合醫院助理院牧吳秀麗憶述,鄧香美在老人病房工作,很疼錫老人家,對病人甚有耐性,「老人家都會扭計不肯吃飯,她會講笑話逗她們,是一個很開朗,積極的人。」

而四十七歲的鄧錦蓉,兩年前加入聯合醫院,於十二樓內科病房工作,由於表現良好,一年後便轉為長期聘用。她於四月二日病發入院,八日後病情惡化進入深切治療部,雖然院方曾嘗試不同治療方法,可是沒有好轉,遺下丈夫和一對廿多歲子女。

人稱「蓉媽」的劉錦蓉,熱愛烹調,常為同事準備美食,如茶葉蛋、雞翼及糖水等,在醫院為她而設的追思閣,有人便在心意卡上寫道:「你的笑容永遠是最燦爛的,你的茶葉蛋永遠是最好吃的,永遠懷念你。」

有出席鄧香美及劉錦蓉喪禮的市民,讚揚二人象徵了南丁格爾的提燈精神,「雖然她們在低下層工作,但任勞任怨不怕艱辛,十分偉大。」

鄧香美生前是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終年三十六歲。其丈夫在喪禮上,向妻子送上劉德華的《一起走過的日子》,表達「剩下絕望舊身影,今只得千億傷心的句子」的悲痛。(《蘋果日報》圖片)
鄧香美生前是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終年三十六歲。其丈夫在喪禮上,向妻子送上劉德華的《一起走過的日子》,表達「剩下絕望舊身影,今只得千億傷心的句子」的悲痛。(《蘋果日報》圖片)

另一名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劉錦蓉,終年四十七歲,她的同事最記得,阿蓉生前煮得一手好菜,最懷念她的茶葉蛋。(《蘋果日報》圖片)
另一名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劉錦蓉,終年四十七歲,她的同事最記得,阿蓉生前煮得一手好菜,最懷念她的茶葉蛋。(《蘋果日報》圖片)

年僅三十歲鄭夏恩,洋名Kate,九七年畢業於港大醫學院,翌年加入大埔醫院,在內科病房工作,志願是做一名有意義的醫生。

四月中,一名患有中風的沙士病人入院,初期病徵不明顯,醫院最初只把他送入普通病房,結果先後將病毒傳給同房的五名病人及兩名醫護,其中一名受感染的護士幸運地康復出院,至於另一名不幸中招的醫護人員,正是鄭夏恩。

原來鄭夏恩早於四月初自動請纓,向醫院表示願意照顧「沙士」病人,惜未加入行列,便已不幸受感染。「她與醫管局尚有一年便約滿,她之所以主動照顧非典病人,是因為想在約滿前做些有意義的事。」她的同事說。

鄭病發後,在四月二十一日接受治療,病情不斷惡化,七日後轉送深切治療部,情況一直危殆,延至六月一日晚上不治逝世。

曾與鄭夏恩共事五年的林喜潔醫生說,鄭生前為人樂觀,又樂於助人。「記得沙士剛開始時,醞釀抽籤揀醫生入沙士病房。她知道我要照顧年幼孩子,便安慰我即使中籤,她也會代我上陣,以免把病傳染給孩子,令我很感動。」此外,鄭夏恩亦主動與已婚的同事對調假期,讓對方可以在公眾假期享受家庭樂。

鄭夏恩近年愛上拉小提琴,入院初期還常拿著小提琴譜溫習,臨終前正修讀港大感染及傳染病學深造課程,有志成為傳染病專家,可惜未及完成兩年課程,自己竟被傳染病害死。

大埔醫院內科醫生鄭夏恩離世時,年僅三十歲,為最年輕的殉職醫護。(《蘋果日報》圖片)
大埔醫院內科醫生鄭夏恩離世時,年僅三十歲,為最年輕的殉職醫護。(《蘋果日報》圖片)

有「娣姐」之稱的王庚娣,自八三年開始擔任公立醫院病房服務員,負責清潔,派食等工作,翌年轉到威院工作,二十年來從不間斷為病人服務。由於她任職威院時間比很多醫生更長,可說是「開院功臣」。

五十三歲的王庚娣,一直在威院8B女內科病房工作。三月七日,她被派到8A病房幫忙,其間曾照顧睡在十一號床的「威院源頭病人」廿六歲陳先生,就因為這一天工作,她被感染沙士,之後她和炎魔搏鬥了八十日,直至五月三十一日才逝世,鬥志甚頑強。

威院同事形容王庚娣「胖胖大大、聲音洪亮」,做事從不錫身,對年輕的醫生、護士如子女般。她逝世的噩耗傳出,威院上下均抱頭痛哭,說威院少了娣姐洪亮的聲音,等於少了一顆開心果。

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醫護都認識在醫院工作近廿載的「娣姐」王庚娣,對她「無私奉獻,無限感激」,「娣姐」終年五十三歲。(《蘋果日報》圖片)
威爾斯親王醫院的醫護都認識在醫院工作近廿載的「娣姐」王庚娣,對她「無私奉獻,無限感激」,「娣姐」終年五十三歲。(《蘋果日報》圖片)

王庚娣兒子(白色孝服)送母親最後一程,當時他腦海一片空白,沒有因為高官出現(包括左一起:馮康、林秉恩、何兆煒)而有特別感覺。
王庚娣兒子(白色孝服)送母親最後一程,當時他腦海一片空白,沒有因為高官出現(包括左一起:馮康、林秉恩、何兆煒)而有特別感覺。

為紀念六名殉職醫護,著名雕塑家朱達誠○四年為各人鑄造銅像,最終共有七個,放在最上的,是同樣因沙士離世的私家醫生張錫憲。目前銅像放在香港公園。(《蘋果日報》圖片)
為紀念六名殉職醫護,著名雕塑家朱達誠○四年為各人鑄造銅像,最終共有七個,放在最上的,是同樣因沙士離世的私家醫生張錫憲。目前銅像放在香港公園。(《蘋果日報》圖片)

六名在沙士抗疫中殉職的醫護人員,長埋浩園十年,其中香港人最有感覺的謝婉雯醫生,其得天使守護的墓前,常插鮮花。(梁百豪攝)
六名在沙士抗疫中殉職的醫護人員,長埋浩園十年,其中香港人最有感覺的謝婉雯醫生,其得天使守護的墓前,常插鮮花。(梁百豪攝)

作者簡介:

黎明輝,資深醫療記者。《沙士風暴》作者;《壹週刊》沙士十年紀念特刊《沙士起與落》作者。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