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雲起時】武肺不同切諾貝(陶傑)

【坐看雲起時】武肺不同切諾貝(陶傑)

出版時間:2020/02/23 15:09



中國武漢肺炎擴散全球,有人指是「中國版切爾諾貝爾」,預測是此一共產政權走向完結的先聲。

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與武肺危機不同。核電廠當年在蘇聯境內,幅射傳播範圍有限,最多只到烏克蘭的基庫一帶,並無影響歐洲。

武肺卻全球四散,事至今日,武漢還有相當外國僑民,包括娶了湖北妻子的一名法國佬。武漢肺炎因為中國深度加入全球化經濟,而影響全球包括西方在內的公民生命安全。切爾諾貝爾則只是蘇聯境內一孤辟地區的核電廠,論損害之深遠,蘇聯自然落後於中國。

切爾諾貝爾令蘇聯共黨體制深為震動。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是一樣的:發生了意外,高度政治化,不公佈事實,先想到政權穩定,救人並非當務之急。最後是真相無法遮掩,人命死亡拾級而上。

切爾諾貝爾事件發生時,蘇共總書記是良知無泯、兼有點知恥近乎勇的戈爾巴喬夫,有道德底線,因此痛定思痛展開政治改革。蘇聯共黨帝國跨台,今日俄羅斯人民擁有一定的民主,俄羅斯不但沒有亡,人民生活更好。

當年蘇聯跨台,許多中國人驚恐萬狀,指中國不能走上蘇聯之路。但蘇聯完結了,俄羅斯得到永生。今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又是中國的大佬兼偶像。中國武肺危機之後,是否會得到新生,視乎今日的總書記是不是中國式的戈爾巴喬夫?答案當然不是。

中國任何重大變革,只能來自三分面:第一是因為生命和糧食無保障,饑餓與恐懼促成的大規範民變。一旦十多個城市因封關而爆發示威,瘟疫的恐懼也蔓延到當地的警察和公安,這時在前線的武裝人員開槍有機會手軟。當中國人不畏死的時候,民間的造反就會發生。

在這一層次,最大的問題是中國人怕死苟活的太多。而且今日網絡科技加先進武器,中國政府牢固掌握社會的穩定基制,亦即比起張獻宗李自成,中國百姓要所謂揭竿而起,需付出更大的成本。何況今日早已不是陳勝吳廣的時代:當年農民造反成為流寇,只需鋤頭扁擔加搶掠到官府的一些武器即可,今日中國完全缺乏武裝力量的均衡。

習近平對軍權到底有多大的掌控?雖然不貪防腐整肅了一大批軍方高層,但幾十年中國軍方缺乏魅力領袖人物。一九七六年毛澤東死亡之後,毛澤東留下來的還有一個葉劍英。葉劍英聯同李先念和中央辦公廳的汪東興,暗中與華國鋒通聲氣,方可發動政變。

但條件是當時的華國鋒已經是中共中央第一號權力人物。江青張春橋手上並無實權,只有上海一點民兵。解放軍的權力不在江青張春橋手上,因此可以一舉粉碎。

此一層面的因素,今日的大陸權力結構中,似乎也不具備。

第三就是中共元老強行召政治局擴大會議,有如一九八六年罷免總書記胡耀邦。但當年胡耀邦是二皇帝,權力與今日的習近平相比,有名無實,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趙紫陽也無法調動軍隊。以各種先例因素判斷,今日的權力結構可謂穩定,亦即中國官場也無一個有足夠的男兒膽色。

但這樣一來,反而令大陸局勢有如三歲小兒患上了腦膜炎,高燒不退。政變和民變的突發風險若低,那麼中國經濟為武肺危機付出的代價則越大。外資如恐慌撤出,失業率大面積增加,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即使有三頭六臂,當然沒有當年周恩來的權力,況且周恩來也受制於毛澤東,因此此一局面實為中國史上未見之局。

因為帝王專制,即使皇帝再昏庸,宰相的制約非常重要。明代有張居正,清末則有李鴻章曾國藩。今日的中國是世界工廠。這樣的病壞制度,完全腐爛,絕對不可能應付一場如此巨大的末世瘟疫。

香港不行,是沒有了殖民地管治這層保護罩,完全暴露於中國病毒。這一點,若三十年前香港人在還有時間的時候,堅決反對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強力要求續約五十年,今日局面,又可至於如此殘酷悲情?


----------------------------

【壹週刊 武漢肺炎專頁】

緊貼防疫資訊!口罩訂購情況、確診個案、病徵潛伏期、封關國家名單、保險點賠?

與你遠離瘟疫 睇清官謊!

立即睇

-----------------------------

【壹週刊直播平台 ChannelNEXT】

專家教你自保攻略|口罩點揀|防疫點做

立即睇

-----------------------------

疫情追蹤,最新消息,Follow 壹週刊Telegram:

點擊追蹤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