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城寨】從飛哥看建制與奴才(劉細良)

【壹週城寨】從飛哥看建制與奴才(劉細良)

出版時間:2020/05/22 10:00



飛哥離世,令人回想起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如何走向大敗局,因為李鵬飛在政壇的起落,就是最真實的寫照。今日人們稱呼中共老左政客為建制派,同時又稱呼李鵬飛為建制派,實在大錯特錯,九七前港英政府有建制派,九七後港共政權已經沒有建制派,只有奴才派。

建制與奴才是大不同,建制是支持British Administration in Hong Kong,這個行政體系及其施政,是獨立於英國執政黨,所以是支持香港建制,不是英國建制。香港管治一套建立於十四任總督盧吉提出的「就地而治」,由於大英帝國幅員廣闊,由肯雅到香港,根本就無法派遣大量文官及軍隊長駐海外,進行直接管治,那麼殖民地總督就要依靠當地精英支持殖民地建制,而他們所培育吸納的本土精英,提供一個必須的政治功能,就是爭取本土社會支持,增加政權的合法性。這些政治中介人因此要能包容,可以食四方飯。飛哥同馬丁是朋友,1983年同為訪問北京才俊團成員,也是麻雀腳,雖然八九年之後馬丁組黨,飛哥九一直選後也組黨,力抗來勢洶洶的港同盟。由於英國總督需要本土精英做中介,這個「政治買辦」在台前需要獨當一面,而總督、英國外交部、港府政治顧問,更絕不會走到台前,責成建制派指點他們怎樣工作。因為這樣一來,公眾就會視他們為奴才,得不到社會大眾及傳媒尊重,也毁掉了他們的政治功能。

英治時代是由兩局首席議員作為本土精英代表,我們認識的是行政局首席議員鄧蓮如爵士及立法局首席議員李鵬飛,英國人不會害怕他們成為權臣,挾本土支持陽奉陰違,而對他們處處防範制肘,以人釘人方式去監控,因為英國管治全球帝國已經有兩個世紀,發展出一套帝國治術及人材庫。我們認識的幾位總督,如栢立基,曾在千里達、海峽殖民地及北婆羅州任總督,來香港前出任新加坡總督,開始推動新加坡走向自治,一手發掘及培植李光耀。他們的管治能力、視野,並不是山西布政司之流可比。就地而治的精神,就是寬容,正面看待「差異」,尊重本土的文化、習俗、語言,英人從來沒有將英國歷史學習強加香港人身上,也沒有禁止學生討論鴉片戰爭的利弊。全球化的貿易海洋帝國,就是如此,否則無從管治。

只有大一統的內陸帝國皇帝,才會整天疑神疑鬼,他們不單時刻擔心黎民百姓造反,也擔心讀書人罔議朝政,散佈不良思想,擔心地方官坐大,成為割據一方的軍閥,更擔心外庭文武百官只聽命於宰相,而不聽皇帝指令。皇帝開始起用身邊的閹人,在書房伴讀的書僮,後宮佳麗的兄弟叔舅,由他們去制衡官僚,人釘人方式削弱宰相權力。在禁宮的皇帝認為天下百姓都用心不良,皇朝新建立時,皇帝認定人心未回歸,眷戀前朝,於是就大搞科場案文字獄,殺一批讀書人,震懾社會精英。

兩種帝國,兩種治術,也導致了「建制」與「奴才」的分別,內陸大一統帝國管治建基於「恐懼」、「猜疑」及「防範」,貿易海洋帝國建基於「利益」、「信任」及「寬容」。九七後香港再沒有權傾朝野的首席議員,今天所謂「班長」,只不過是高級一點的奴才,皇帝也害怕奴才勾結土著造反,於是實行「改土歸流」,將本土酋長土司廢掉,改由中央派出的「流官」去管治,流即是流動的地方官員,亦即是山西巡撫。至於奴才也被人為地分裂成各個派系,互相監視制肘,不容許一派獨大。

飛哥是英治末代建制派大佬,見識過英人的治術,留下一本叫《風雨三十年》的回憶錄,我有幸是此書的出版人,聆聽過飛哥憶述當年故事,他爽朗豪邁的大笑聲,彷彿就是昨天。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