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城寨】名落蕭生(劉細良)

【壹週城寨】名落蕭生(劉細良)

出版時間:2020/05/29 10:00



宋朝時候,蘇州有個書生,名字叫孫山,為人風趣幽默。 有一次他和一個同鄉老友到省城參加科舉考試。到了放榜的時候,孫山考上了,但他的名字卻是榜上最後一名,而同鄉就沒有考上。 孫山先回到家鄉,家鄉的親戚朋友都來向他祝賀,那位同鄉的父親也來到打聽自己的兒子有否高中。孫山沒有直接回答,就隨口作了兩句詩說:「解名盡處是孫山,賢郎更在孫山外。」意思說,榜上最後一個名字是孫山,您兒子的名字還落在榜末孫山的後面。這是成語「名落孫山」典故

2020年香港,自朝廷拋出國安法後,人心惶惶,朝廷派鷹犬制作一份所謂甲級戰犯名單在民間廣為流傳,名單共達二百九十四人,聲稱國安法一旦通過,立即遞捕這些顛覆朝廷欽犯。大家紛紛奔走相告,核對自己是否上榜,一旦發現自己名字,就同家人抱頭痛哭。有人向名單上排尾二的蕭若元先生詢問,名單上有沒有自己兒子的名字,蕭生不愧是一代才子,他隨口以兩句詩回覆:「解名盡處是蕭生,賢郎更在蕭生外。」這名父親立即鬆了一口氣,蕭生在欽犯榜尾,排名在他之外,即是沒有上榜。自此香港網絡流傳一句潮語:「名落蕭生」,對比宋朝那位蘇州書生孫山,意思剛剛相反,成語「名落孫山」是考試失敗,壞事一宗,今天成語「名落蕭生」,是逃過朝廷追殺,美事一宗也。

但「名落蕭生」的故事沒有就此完結,因為這份朝廷欽犯名單,同宋朝科舉考試不同,是沒有名額限制的,蕭生不是最尾一個,他之後會不斷有新的朝廷欽犯補上,所以「名落蕭生」也不會代表逃脫。看著千億大孖沙公開表態撐國安法,心中一陣快意,究竟他們是否不知道復活了的政治部Special Branch每天在幹什麼?藍絲的開心只是出於無知,以為國安法足以抓掉名單內蕭生對上二百九十三人,投進天牢永不超生。其實,大家有否想過;肥佬黎、馬丁丶李卓人同中共交手多年,在中共國安部的file肯定高過肥佬本人,還要勞師動眾搞條國安法去監控這些「老朋友」?

政治部工作是捉「把柄」,而對象是「名落蕭生」的人,他們是政府AO丶紀律部隊高層丶律政高層丶外籍法官丶地產富豪丶金融鉅子丶外商頭領以至左派權貴,這些才是朝廷最放心不下的人。我介紹大家看一本香港史研究《The Death in Hong Kong》,這是關於1980年在何文田警察宿舎自轟五槍身亡的英藉同性戀警官麥樂倫事件,他曾任職Special Branch,看過一份情報:香港權貴同性戀名單,當時肛交是刑事罪行,政治部監控對像是警察丶司法丶司級官員丶行政立法會議員的性傾向,當時麥樂倫被指控犯下粗獷性行為罪,預約拘捕,是否因準備攬炒爆出殖民地權貴狎玩華人男童名單,最後被滅口,外界不得而知。最後麥理浩委任楊鐵樑主持獨立調查,當時剛入官場的小AO陳德霖負責聆訊行政工作,最後,報告說他死於自殺。



英殖政治部監控這一章,相信很多人已忘記了。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