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 鞏固香港「共產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徐家健

港版國安法 鞏固香港「共產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徐家健

出版時間:2020/05/29 12:00



面,係人哋畀嘅。

回應市場對港版國安法的憂慮,先有金管局前總裁兼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話:「港區國安法有助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約而同,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繼而白紙黑字在其網誌解釋:「社會安全、政治穩定是國際金融中心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國家安全法的訂立,能提供這方面的保障,同時不會影響正常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資金流的運行。事實上,其他國際金融中心都有他們的國家安全法例,卻並沒有影響其發展動力。」問題是,國際金融中心,從來不是單靠政府可以打造,亦需要在國際市場上有認受性。

論認受性,全球流通量最大的國際貨幣,亦即港元掛勾貨幣背後的美國,便向這「國際金融中心」說不。回應港版國安法,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即時回應,是「我們會非常強力地回應」。之後,白宮發言人更清楚引述他的話:

it’s hard to see how Hong Kong can remain a financial hub if China takes over.

明顯地,特朗普唔畀面。至於較具體的制裁行動,國務卿蓬佩奧確認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因此不再保證繼續享有美國法例賦予的特殊待遇。其他國家亦唔畀面,英國、澳洲和加拿大更發表聯合聲明關注港版國安法明顯破壞香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的高度自治的保證。當然,曹操亦有知心友,被美國金融制裁多年的伊朗,便公開支持執法以維持香港社會穩定安全。

又當然,論認受性亦不能只聽各地政府的三言兩語,最終「國際金融中心」是由國際市場的資金堆砌出來的,只是以為這些資金的流向完全不受大國政府的政策影響,就未免太過天真。在這樣的經濟及政治背景之下,港版國安法極其量只能鞏固香港「共產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具體影響,我認為值得討論的有以下三方面。

首先,是聯繫滙率。

我認為,港版國安法直接或間接都不會動遙聯繫滙率制度。這一點,即使是「攬炒派」也需接受的現實。實行了近40年的聯繫滙率制度,在法律上或實際執行上,都毋須美國認可。港元掛鈎美金,始於1983年,即比1992年才出現的《美國-香港政策法》早了近十年。換句話,即使從來沒有政策法,或一朝美國一刀切地取消政策法,聯繫滙率制度都可以獨立存在。

清醒一點吧,美國可以怎樣不認可任何其他地方的聯繫滙率制度呢?曾經一段時間,人民幣大致上是跟美元掛鈎的,後來才轉跟一籃子貨幣掛鈎。但從來,市場不肯定這一籃子貨幣是什麼,中國這樣做當然亦不需要其他國家認可。穩定貨幣,是加密貨幣年代的另一個例子,另一個毋須美國認可的例子。還記得97金融風暴港元被狙擊嗎?想當年,港元差點失守亦跟聯繫滙率制度有否美國認可沒有關係。美金是全球流通量最大的國際貨幣,眾人皆可自由兌換。除非在極端的特殊情況下,美國企圖以制裁伊朗的手段去制裁香港,美國是可以禁制香港在國際結算交易中使用美金的。但即使是運事上對美國有威脅的伊朗,美國實際上的制裁行動也只是如此:

There is no blanket ban on foreign banks or persons paying Iran for goods using U.S. dollars. But, U.S. regulations (ITRs, C.F.R. Section 560.516) ban Iran from direct access to the U.S. financial system. The regulations allow U.S. banks to send funds (including U.S. dollars) to Iran for allowed (licensed) transactions, but U.S. dollars cannot be directly transferred to an Iranian bank, but must instead be channeled through an intermediary financial institution. Section 560.510 specifically allows for U.S. payments to Iran to settle or pay judgments to Iran, such as those reached in connection with the U.S.-Iran Claims Tribunal, discussed above, but the prohibition on dealing directly with Iranian banks applies.

要留意,假如美國對香港動用這核彈級數的金融制裁,根本香港有沒有聯繫滙率制度也會受到極大傷害。是的,美國有足夠核武器毀滅香港,北京也可以這樣做。然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已表明「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這個定位又怎可能把香港當作伊朗看待?

港版國安法最直接地削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影響,我認為是透過去年修訂《美港政策法1992》時已計劃好的機制行事。當時提出的9項政策聲明:(一)重申1992年《美港政策法》的原則和目標;(二)支持《中英聯合聲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基本法》中保障港人民主的目標;(三)敦促中國政府信守香港「高度自治」的承諾;(四)支持香港推行特首及立法會普選;(五)支持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六)確保香港居民享有免於非法拘捕、羈押或監禁的自由;(七)引起國際關注中國政府任何違反香港居民基本人權的行為;(八)保護在香港的美國公民及永久居民;(九)維持美國與香港在經濟及文化的關係。

《美港政策法》,當然包括香港在美國眼中獨立關稅區的地位。削減甚至完全取消因獨立關稅區而提供的一些待遇,及向個別人士作出制裁,都只是按這修訂辦事。按這修訂辦事去制裁個別人士,對香港整體的經濟影響不大。以今天香港的經濟結構,即使是削減甚至完全取消獨立關稅區,增加的關稅或軍商用科技物品入口的一些限制,對經濟做成的直接破壞亦有限。全盤否定《美國-香港政策法》卻有重大的政治意義,因為這是向國際社會正式宣布「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失敗告終,這對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間接影響,可能比加關稅或限制入口的破壞更甚。

最後方面的討論,我認為是比取消獨立關稅區的直接影響更嚴重的,是股市上的金融制裁。正在美國國會審議的《外資企業問責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是針對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傳媒集中報導的,是法案對在美上市公司財務審計透明的要求,卻忽略了最針對中概股權的兩項披露:

the name of each official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who is a member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of— (A) the issuer; or (B) the operating entity with respect to the issuer; and

whether the articles of incorporation of the issuer (or equivalent organizing document) contains any chart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ncluding the text of any such charter.

換句話,上市公司董事會成員中的共產黨官員姓名、公司章程是否包含共產黨的黨章,都要如實披露,否則公司會被取消上市資格。可以預見,這會加快中概股來港上市的步伐。然而,港股進一步A股化的一個後果,是港股成為下一個被美國打擊的對象。當然,美國無權要求中概股在港交所除牌,但美國可以禁止一些美國基金投資這些被染紅的港股。這就是我最擔心的,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到時會淪為只有伊朗等國家認可的共產國際金融中心。

作者介紹:徐家健|美國克林信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及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經濟3.0」作者。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