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加薪亂咁揈】3萬警供114億金庫 揭開7筆糊塗帳

【警隊加薪亂咁揈】3萬警供114億金庫 揭開7筆糊塗帳

出版時間:2020/06/04 07:00



近日警方醜聞百出,早前有休班警於非法賭博場所被捕停職,警隊高層即指非常重視警務人員的操守,絕不姑息和容忍。不過,爛賭、借高利貸、欠債漏稅等問題,一直在警隊中存在。以往有不少警察選擇在坊間的財務公司借錢,最後卻又因為「利疊利」而無法還償,最後鋌而走險或賠上性命,根據立法會文件,2019年有51個警員無力償還債務。

7、80年代有名句,「好仔唔當差」。不過本着「家醜不出外傳」,警隊早設一把「保護傘」保護他們。一個俗稱「遮仔會」的警察儲蓄互助社,由1981年成立,一直提供低息貸款,讓有需要的警員還債。

當全體公務員凍薪之際,三萬個警察已經加薪,加上狂開OT、享受豪華俱樂部及住宿福利等,有錢無地方使,大部份都會選擇供錢予這個遮仔會。三十年來,會內資產不斷累升,今年已累積達114億資產。不過揭開遮仔會的帳目,竟然是七筆糊塗帳!本刊發現,這個幫警員理財的機構,本身的理財能力亦有限,而原意為警察培養儲蓄習慣的遮仔會,現時已淪為吃喝玩樂的福利機構。

你覺得這些是警察自己錢,蝕錢也不管你的事?你有否想過今時今日,這份可以多到拿去揈的高薪其實本來就是屬於香港市民。

警察儲蓄互助社社員數字在過去一直增長,截至今年2月底,社員人數達45,000個,有現任亦有退休警察。有社員向本刊透露,很多警察都會選擇入會,因為一個月儲多少錢乃豐儉由人,由數十元至過千元不等。「有些人甚至每月存入過萬元,我自己就每個月儲千幾蚊囉。」他說。不過,當戶口存款達到99萬元後,每月只可以存入50元,「因為定期存款,所以很多人都儲爆了。」由於愈收愈多社員,近年遮仔會的資產愈來愈高,由81年的100萬,至2016年80億,至今年初再增至114億,即平均每名會員存款逾25萬元。

有社員指透過遮仔會儲蓄吸引之處是借貸利息比坊間財務公司低,門檻又比於銀行申請貸款低,可以貸款的理由千奇百趣,包括支付醫療費、購買房屋,甚至出外旅遊及購買傢電等。例如「子女轉校教育貸款」,最高貸款額為子女每學年學費兩倍,上限為港幣30萬,不同貸款亦有不同利息,借貸利息為1.7厘至5厘不等。而不用借錢的會員,就可收取存款派息,息率比銀行高。年報顯示,遮仔會成立初期,每年派息率高達6厘,而到近10年,息率跌至介於2至3厘,去年派息約3厘。

不過,近年會員借貸需求大減,相比90年代高峰時期有超過11,000宗申請,2016年只有1,756宗貸款申請獲批,牽涉金額共1.5億,一年貸款利息收入為1,984萬。

過去多年,遮仔會都是把集資所得放在銀行,或借錢予會員賺取息差。但16年,遮仔會十分勇猛,一炮過買入六層由新地發展的九龍貿易中心(KCC),翻查合約,買賣除了六層逾萬呎單位外,更包括停車場7樓的25個車位。遮仔會僅留半層作為辦公室,其餘全數租出,不過本刊發現,車位留來予警方自用,並沒有在市場公開放租。

車位有價有市,由新鴻基出租的車位每月盛惠4,200元,但遮仔會卻有錢不賺,買入的25個車位,有近三成留作「自用」。記者多次走訪這些車位,根據放在上址的車牌顯示,除了部分租予KCC的商戶,更多是警察自用。有一名曾租過車位的用家透露,遮仔會租出的車位三千多元,是低於市價,但只限「熟人介紹」。本刊亦找到遮仔會一名職員,希望可以租下車位,對方多次問記者是從甚麼途徑得知有車位出租。最後指某人介紹,對方隨即指可馬上讓出由董事佔用的車位:「有些車位都是我們自己在用,你想要入口位置,是個好位置,原本是我們自己老闆用的,那我就叫老闆讓出來給你。」她開價月租約3,500元等,比新地的車位租金平足700元。

遮仔會於2016年以14.1億連租約買入KCC五層全層單位,一炮過付款甚為豪氣。當時其中四層半早於2013年,由當時業主新加坡基金ARA資產管理租予美林證券,每層月租為372.5萬元,收租回報率達5.2厘,合約期為六年,買賣合約顯示,租約同時轉予遮仔會。然而19年租約到期,卻被大幅減租至月租343.5萬元%,賬面收租回報率只有約3.26厘,與原先回報率相差甚遠。

遮仔會似乎不懂計數,過去曾偶有買物業,但過去都是損手離場。第一個單位於94年,以874萬買入的尖沙咀新文華中心一個單位,持貨近17年至2011年,最後蝕51萬以823萬賣出。另一個單位為97年以865萬買入的永光花園二樓一個2,500呎單位,自用作辦事處,後於07年以833萬,虧32萬賣出。

直至2005年一舉翻身,遮仔會於2005年從sheen Wealth Industrial Limited手中以3,048萬買入華僑商業中心2樓商舖,一直持有13年至2018年,以6,761萬售出,市值翻逾一倍,為遮仔會歷年以來最大的斬獲。不過本刊發現,賣家Sheen Wealth Industrial Limited與承接單位的買家Crown Future Limited均由人稱「台灣張」的資深投資者張彥緒持有,台灣張一直活躍於香港地產市場,以長線投資為主,多次轉售時均能獲得豐厚利潤,這次買賣為警隊帶來帳面近3,713萬利潤。

不過,遮仔會帳目顯示,截至2016年底,投資重估值一項顯示錄得近4.4億虧蝕,投資重估值反映遮仔會資產貶值。

遮仔會財政大權並非由專業的基金經理掌握,而是由警務人員出任,現任「財政大臣」是「遮仔會」司庫、鑑證科總督察陳淑兒,她由2010年起出任至今,任內代表遮仔會簽下多單影響較大的合約,其中包括KCC近15億的買賣合同。而遮仔會的財經顧問曾是人稱「陸叔」的陳永陸。


除了投資物業,遮仔會亦有買股票投資,不過眼光奇差,64億銀行定期存款當中,有部份是股票投資,雖未列明股票投資佔這筆款項的比例,但在16年就曾經一年損手422萬元股票。

而遮仔會至16年間共負有2.5億元債務,除了數千萬元是撥作社員基金,其餘「 應付帳」、「應繳支出」等未知名目,一年都花緊550萬元,而買入KCC重新裝修及辦事處搬遷的費用竟達1.04億元,新辦公室面積逾萬呎,裝修豪華明亮,一出電梯大堂就見遮仔會的招牌,又有私隱度極高的玻璃室分隔,與以往只有2,500呎,形似銀行櫃台的辦公室大相逕庭。

根據《儲蓄互助社條例》,任何儲蓄互助社的董事或該社委員會之一的委員,都不得因作為因為董事或委員會委員而向儲蓄互助社收取酬金,但司庫可獲付儲蓄互助社在周年會議上定下的酬金。據了解,辦事處職員只有14人,惟年薪開支卻達800萬,而一年的電話費開支竟然是8萬元!

就算是遮仔會借錢,仍有警察「走數」,據知不時都有社員「走數」,16年周年會議上就指出,當年有9名欠款社員共欠近96萬,最後竟以無法追回欠款為由,動議用儲備金劃銷這筆金額。本刊就此向警察儲蓄互助社查詢,其回覆指法例列明儲蓄互助社任何的社員欠款均為民事債務,本社就借貸社員的股份享有留置權,因此有權以欠款社員的股金抵銷其借貸。不過借錢的人通常都是囊空如洗,試問又有多少可以抵銷?

借錢需求大減,遮仔會便定時舉行不同康樂活動如海洋公園一日遊及晚宴聚會,亦有不同家電,錶飾及旅遊優惠等,2016年為警察儲蓄互助社35周年,董事會便批出3,383萬元用作周年紀念準備金。

小恩小惠包括各式各樣的紀念品,過去遮仔會推出過背包、腰包、代表性十足的雨傘,甚至是利是封,筆等等,自誇「實而不華,十分實用,極受社員愛戴」,不過記者從網上二手平台可見,就有會員出售遮仔會限量版瑞士刀,開價250元二手放賣,35周年紀念八達通(無儲值)一張則開價500元。

本刊只能找到一份35周年時,由遮仔會出版派發予會員的年報,惟其後的年報就沒有公開。遮仔會根據《儲蓄互助社條例》成立,雖然可儲蓄存款又放債,但不受銀行規管,反而是由漁農自然護理署監管。記者曾按《公開資料守則》向漁護署索取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的財務報表,然而署方回覆指:「儲蓄互助社不同意披露有關資料,故拒絕向記者提供相關報表。」

事實上,遮仔會的社員可決定何時取回已投入的股金,不過現時除了死亡後取回股金、大部份人都會讓存款一直放在會中,無必要都不會領取,只要不是45,000個會員同一時間要求取回存款,就尚且不會爆煲。而對於114億如何運作,有資深警員指向本刊指,他們甚少理會,只知「有着數就得」。

不同於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及警務督察協會等其他警察工會,都並非警隊重臣擔任要職,反而遮仔會歷任社長「步步高陞」。時任總警司,現為警隊「二哥」的蕭澤頤便曾於2014至2018年間出任遮仔會的社長。2010至13年的社長區志光,現已加入熱廚房成為保安局副局長,2002至10年的社長馬維騄於退休後則加入恒隆地產出任顧問。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

壹呼百應 號召有心人 請香港人睇壹週刊

按此了解更多

----------------------------

APP 內訂閱 《壹週刊》

1Click 搞掂 輕鬆簡便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昔日紙本檔案庫】

30年壹仔經典 壹壹重現!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