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希臘,起風了

出版時間:2015/07/11 00:48
希臘人口1079萬,人均收入其實和台灣差不多,並且名列發達國家。

     雨後花落,誰欠誰一滴眼淚?
 
    美國有線電視網CNN走訪距離雅典北方約一小時車程的工業城Chaldika,這裡距離阿波羅神殿不遠,曾經被認為「世界的中心」。只剩寥寥幾家工廠。基本上希臘除了觀光業提供約20%人口就業外,多數人皆靠政府(當公務員、退休公務員或福利金)吃飯。除了造船業,希臘早已沒有製造業。Chaldika的荒涼,有如二戰後頹廢沮喪的歐洲城市,當地居民在此次公投中近75%投了No(反對國際紓困案)。但它的經濟早在希臘債務風暴開始時已受到重創;資金撤離,工廠關門,食物靠慈善機構配給,每月領食物排的長長人群,一眼望去,快沒盡頭。早在歐洲及IMF三巨頭要求撙節前,當地經濟已經停擺;如今平均失業率30%,高於全國25%;年輕人失業率高達60%,也高於全希臘的50%。
 
    他們投了「No」;公投對他們是發洩,也是對日子苦熬的眼淚控訴;過去近六年的悲慘人生,至少有這麼一天Chaldika的人享受了24小時的狂歡。好似完成了什麼,好似為自己的「存在感」做了什麼。
 
    公投過後,一切回到原點。
 
    公投後CNN問當地人,「想留在歐元區嗎?」老人文不對題地回答:「我們需要錢,Money In Any Name,只要能夠維生即可…」
 
    希臘完全沒有「有錢人」嗎?希臘人口1079萬,人均收入其實和台灣差不多,並且名列發達國家。但在某些區域,現在看起來有若第三世界。希臘船商至今仍建造全球最多的貨船,當地曾以「世界級船王」著名,造船業歷史悠久;但長久以來這些公司泰半從未繳過一毛稅。在希臘收「Fakelaki」(希臘語)是各行各業的公開慣例,意思就是「小額賄賂」。船商拿錢賄賂主管財政稅收的官員,醫生看診只收現金不准刷卡且絕無發票,開一個盲腸炎動輒三千歐元,收費驚人,但從不繳稅。
 
    想到公家機關、國營事業吃閒差,Fakelaki幫你喬個位子,全國約25%就業人口皆為公務員或退休公務員,國家是希臘最大的僱主。當地法律本來規定57歲(希債危機後改成65歲)退休,有點良心的53歲鑽個漏洞退休,月退俸為原薪水95%,更沒良心的Fakelaki(小賄賂一下),竄改資料,45歲左右就退休。
 
    《華爾街日報》記者James Angelos新書《全面大災禍:走過希臘新廢墟》揭露希臘國庫每年短缺200億歐元的秘辛。根據官方資料小島Zakynthos盲人佔2%,共約680名,但Angelos 訪後發現却有498人根本視力健全,每兩個月各盜領724歐元,享受瓦斯電費全免。另外, Angelos也查訪,雅典竟然有住泳池豪宅的富豪至少5000人,造假自己是貧民身分,不只逃稅還領救濟金。Angelos訪問一位希臘官員:「若要抓逃稅坐牢或詐領福利金,一半希臘人將入獄」。
 
    這是一個從上到下,一起以「詐欺」、「Fakelaki」、「逃稅」為主文化的國度。希臘歷任總理包括左派的奇普拉斯,沒有人有能力「逆轉」這樣的文化。愈拿大刀改革的,死的愈早。因為,「你必須把幾乎一半的人抓到牢裡」,結果呢?最終政客奇普拉斯把那一半人加上可憐不知究裡的失業年輕人,變成選票;再變成投下公投「No」的票數。
 
    根據News Republie公佈的公投分析,61.3%的人投了No,38.7%的希臘人投了Ye s。其中年輕人為No的主力,18歲至34歲希臘年輕人約67%投No;35至55歲投No佔同齡人口49%;55歲以上希臘人(其實是養老金獲益的主體)投No只有37%。政治分析者認為55歲以上這批人走過希臘內戰,成長於軍事獨裁期間,他們不是80後的天真者。希臘政治經濟直至1981年才步上軌道,這些老人「知道」怎麼回事,他們理解No的後果;但他們總是少數。
 
    希臘公投後,1)歐洲央行拒絕提供更多資金,7月20日希臘將有一筆債務需要償還歐洲央行,歐洲央行依據章程,若希臘違約,將停止一切現金注資希臘銀行。希臘屆時銀行將關閉至少數月,甚至一年:被迫發行替代貨幣IOU。通貨膨脹,貨幣信心崩潰,一切將使希臘陷入「大蕭條」。希臘年輕人投「No」時說,「Nothing To Loose」(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他們可能不知道情況會更糟。希臘目前全國失業率25%,「大蕭條」時美國失業率30%,德國44%;除此之外,希臘還會出現至少幾個月類似1946年中國金元券吃碗麵就漲數倍價格的恐怖狀況。
 
    2)歐盟及IMF已充分掌握希臘倒債擴散至鄰近國家可能性很小,因此本周當奇普拉斯以大獲全勝姿態,天真地空手出席歐洲高峰會後,歐盟立刻發出最後通牒。7月12日前希臘必須提出養老金改革及「有效率」遏止逃稅的方案,否則紓困停止。
 
    3)IMF雖然同情希臘處境,認為有必要再度減記希臘債務,但前提是希臘必須做到養老退休及稅收的改革。因為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容許舉國一半人逃稅,詐領福利金,坐享退休金,然後不知國家經濟財政前景,收入在那裡。這樣的財政制度,就算希臘退出歐元區,貨幣貶值一半以上,債務全免,未來財政還是會破產。
 
    公投過後,希臘像做了一場夢,如夢之夢;整整演了12個小時。但全球只是睡了一覺,報紙多了一個頭版:問題還在,甚至更糟。
 
    由於銀行繼續關閉(公投前執政黨欺騙民眾,周日公投後,星期二就開門),當地人沒有足夠現金,觀光客擔心搶劫及治安,希臘正處旅遊旺季的觀光季,公投前後觀光客比去年下滑70%。而再過三個月,「起風了」,希臘艷陽天觀光季即結束;聖托里尼美麗的火焰夕陽,只能孤零零落入海中。
 
    真相在喧囂裡往往低頭不語,謊言在黑夜裡反而與目光結交;於是,我們看錯了世界,卻說世界欺騙了我們。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