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儀:被「禮遇」的家屬較能代表公平正義?

出版時間:2016/11/25 00:25

小燈泡媽媽應邀加入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近日台北市議員王欣儀在臉書貼文,指小燈泡媽媽的臉書po文,「不像是一個媽媽寫給被割喉身亡女兒的文」,「文中所寫的『禮遇』也讓人有『特權』的聯想」,「我也是受害人家屬,怎麼不找我當司改委員?多元聲音?還是一元聲音?」引發網友激烈討論,王欣儀昨深夜再度於臉書貼文闡述心情,全文如下:
 
也許是我已千字文回應還表達得不夠清楚,也許有些人、基於某些原因,是根本不看就批罵,甚至不惜在我被迫不得不回應、揭開傷口時,寫出「姦殺王欣儀母子」、「消費」這種話!
 
我不過以我自身觀感寫「不像」而已,對比之下,同樣是受害者家屬,難道像這樣的網路霸凌,不更應該被譴責?正義的網民在哪裡?有關「不像」部分,應該算是中性的感觀字眼,我在之前的回應文中已清楚說明,沒有不好、不對、不行,不涉批評或謾罵。
 
而當燈泡媽貼出「應該」是寫給小燈泡的文中,自己寫到過往普遍認為台灣司法並不尊重犯罪被害者,我們確實在法庭上感受到對我們的「禮遇」,這不該是「特例」時,她自己已承認、感知這是特例,我寫這樣的「禮遇」,讓人有特權的「聯想」有錯嗎?
 
如果不是立場一致相近,蔡總統內定的司改委員,「一般人民」能有這樣的禮遇?
畢竟其他受害家屬是沒有這樣的「禮遇」!
 
以我自身的經歷來說,當時法官只問加害人有沒有悔意等,對兇手為怕死刑亂翻供是其他人唆使、只是協助等拖延時間的託辭,又要重新調查審理,卻不讓被害家屬有任何講話的餘地!我媽在法庭大叫、我爸寫信給法官,全部不理不回!
 
一個被「禮遇」的受害家屬,跟「毫無」發言機會的受害家屬;曾經是廢死成員,事後卻說因為以前沒想清楚、現在也還想不清楚要不要「廢死」的家屬,跟堅定「反廢死」的家屬;哪個比較能代表不是「特例」的司法「改革」、「進步」的受害人心聲?
 
在標榜民主自由的台灣,新政府要鴨霸、獨裁到連質疑「一元聲音」還是「多元聲音」都不行?
 
政府的立場、民意的聲音,難免會影響到法官的判決。況且小燈泡的案件還在審理中,已經定讞的各種受害家屬,難道就不比她具代表性?甚麼罪刑從輕、從重?該不該判死刑?只看加害人的律師如何教導說法規避、減刑,那受害者的權益跟一輩子的傷痛,誰來禮遇、教化?這是能代表多數受害人,真正的「公平正義」?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