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翻車釀33死 負責人不起訴確定理由出爐

38728
建立時間:2017/11/15 15:02

(更新:新增再議駁回理由)

蝶戀花旅行社遊覽車今年2月在國道5號南港系統交流道翻覆,造成33死11傷慘劇,士林地檢署調查認為,肇事駕駛康育薰已死無法追究刑事責任,而蝶戀花負責人周比蒼、周繼弘父子,負責行程規畫及駕駛調度的員工王淑鳳、鄭木昇、黃鳳珠、黃河清等6人,罪證不足,處分不起訴。62名被害家屬不服,認為司機已經生病又超時駕駛,才會在過彎時疏於注意,造成車禍的發生,提出五大理由聲請再議。

高檢署調查後,認為車禍是因為遊覽車司機康育薰,在進入匝道彎道時,因未煞車減速,導致車速超過臨界速度以致翻車,而康男因為連續出勤及超時駕車所致之疲勞,「只不過是康育薰行經肇事路段未減速的可能原因之一,而非必然之唯一原因」,檢察官認為,除非有其他積極證據可以排除其他可能性,否則在證據評價上就難被認定為「已排除其他合理的懷疑,而達到有罪判決的高度可能性的起訴門檻。」因此駁回再議,全案確定。

家屬提出的五大再議理由:

第一點、依照士林地檢署的處分書,已經死亡的遊覽車駕駛康育薰,在車禍發生前,以正常的經驗法則,已經處於疲勞駕駛狀態。

第二點、周比蒼等6人應注意遊覽車駕駛必須處於安全駕駛的狀態,但事發18天,康育薰因為支氣管炎有咳嗽、疲倦症狀,又違法調派康連續出勤,使其處於長時間工作過重而不能安全駕駛。

第三點、依照一般合理經驗法則,一個處於精神狀態良好者,駕駛車輛遇有危及生命情況時,通常都會採緊急避難措施,而這件車禍因超速造成,至少會踩煞車以來迴避傷害或車禍,但康育薰自進入交流道彎道直到車輛翻覆停止前,煞車燈從沒有亮過,經士林地檢勘驗後,遊覽車煞車沒有故障,顯然駕駛在車禍前沒有踩剎車,以經驗豐富的職業駕駛而言,顯不合理。唯一可能的解釋,應該是康在車禍發生時,並非處於精神狀態良好情形,這個與康因支氣管炎而有疲倦狀態情形不謀而合。

第四點、駕駛姐姐康麗玲曾表示,弟弟曾告訴她,身體不舒服、請假常遭刁難、常常咳嗽、連續開車,無法好好睡覺,但原承辦檢察官認為,康女所說的事距事發日已過18天,無法認定她的證詞是因為超時駕車致精神恍忽,以致未減速而肇事,但家屬依照法醫研究所解剖報告及康的出勤資料,認為康女所言為真,而1名自蝶戀花離職的張姓司機,也證稱曾因為身體不舒服請假,而與被告周比蒼發生爭執,被告周比蒼因他請假,之後為了懲罰他,故意不排班給他長達半個月以上,讓他有經濟壓力,但張的證詞並未被採信,原處分書也沒說明。

第五點、發生車禍的遊覽車,是1998年4月出廠,並以書面審查方式取得行車執照,周比蒼於2016年2月間購得,靠行於友力公司後多次經台北市監理所檢驗合格,由此可見這輛遊覽車實際上僅為書面審查,並沒有就車輛的實體安全檢測,周比蒼等專挑車齡高達19年之老舊遊覽車,除了因接近報廢階段價格更便宜,最重要的是不受法規修正後對車輛安全性 檢測的嚴格規範。6名被告以老舊遊覽車為賺錢工具,獲利大,風險卻讓乘客承受,未考量乘客的生命安全,發生車禍後,該車幾成廢鐵,乘客死傷慘重。

高檢署收案調查後認為,士林地檢署偵查後認定車禍是因遊覽車司機康育薰進入匝道彎道時,因未煞車減速,導致車速超過臨界速度以致翻車,而蝶戀花旅行社所挸畫的旅遊行程,就出勤司機的排班、調度,確實也違反《勞基法》、《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連續出勤的規定。

但是這個車禍的生發,駕駛康育薰連續出勤及超時駕車所導致的疲勞,只不過是康育薰行經肇事路段未減速的可能原因之一,而非必然之唯一原因,還有許多可能,像是「康育薰是否有可能係跟隨車導遊討論行駛路線而分心,也有可能是在想其他事情而分心,也有可能是平日生活作息不正常以致太累,也有可能是因為過度自信導致車速過快,或是希望早點回家,趕時間以致車速過快,也有可能是因為平日行走國道5號高速公路接國道3號高速公路北上匝道彎度較為平緩(速限時速50公里),而國道5號高速公路接國道3號高速公路南下匝道彎度較大(速限時速40公里),因不熟悉,依平日速度下匝道以致超過臨界速度而翻車」,而這些可能,都與連續出勤及超時駕車所導致疲勞無關。

高檢署認為,這個案件,「除非有其他積極證據可以排除其他可能性,否則在證據評價上就難被認定為已排除其他合理的懷疑而達到有罪判決的高度可能性之起訴門檻。」士林地檢署的不起訴處分,難認有違背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或違背法令的情形,再議無理由,駁回處分。(呂志明、游仁汶/台北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9:26
更新時間 15:02

蝶戀花遊覽車今年2月在國道5號南港系統交流道翻覆釀33死11傷。資料照片

蝶戀花負責人周比蒼。資料照片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