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罷免黃國昌談民主政治的弔詭

1692
建立時間:2017/11/15 10:26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力推大幅降低罷免門檻的《選罷法》修正通過,自己卻首當其衝,被視為民主政治的弔詭。資料照片

許亞齊/台聯青年部主任
 
隨著罷免黃國昌的程序進入最後階段,大幅降低罷免門檻的《選罷法》修正施行至今,首次中央層級民意代表的罷免案,主角竟是當初主導並力挺修法的黃國昌委員。對此有人嘲笑是自食惡果、有人則批評為多方勢力的惡意操弄;然而,在筆者的眼中,降低罷免門檻與黃國昌罷免成案間,恰好突顯出許多政治學者不斷強調,民主政治內在的弔詭。
 
民主政治的基本預設,即是通過人民理性判斷政治人物所提出的政見,自由選擇對於自己或社會最有幫助者,來避免權力被少部分的人長期把持;同時,部分國家亦賦予人民罷免權,同樣是透過人民理性判斷政治人物當選後的表現,提早讓明顯不適任者下台,來避免權力被濫用造成自己與社會的傷害。無論是選舉或罷免,「人民理性判斷」均為民主政治正常運轉的前提。
 
但觀察現實的情況,人民往往受限於生活上的忙碌、資訊取得的不對等、對政治議題的冷淡、媒體的有心誤導等因素,讓「理性判斷」成為空中樓閣,進而腐蝕民主政治避免惡質政治誕生的原初目的。不只是台灣有這樣的困境,納粹德國的掌權也是人民透過民主程序的產物。
 
因此,降低罷免門檻以及廢除不合理的禁止宣傳規定,確實都是讓台灣的發展更符合民主政治精神,將選擇良好政治的權利還給人民的優質修法;但同時,若台灣人民無法跳脫非藍即綠的二元對立、無法理性判斷「適任」與「不適任」間的合理分界,民主政治的兩面刃性質則會浮現,不管獲得多少次優良立委、提過多少用意良善的法案,都將成為罷免者眼中的不適任理由。
 
簡單來說,這次黃國昌罷免案的本質,無非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士與國民黨推波助瀾的鬧劇,在大法官已明確宣告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的此刻,以推動同性婚姻修法作為理由要求罷免,無非是與人權保障站在對立面。但在民主政治的弔詭下,我們必須接受黃國昌立委選區的民眾認為支持同性婚姻,是他不適任立委的主要判斷標準。
 
最後,我們必須永遠謹記,民主政治從來都不是避免惡質統治的萬能藥,該如何學會理性選擇、該如何走出政治惡鬥、該如何辨讀正確資訊,才能讓我們透過民主程序迎來更美好的政治環境。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