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熬成婆的新臺幣

5464
出版時間:2018/02/12 11:39
直至九十一年公告廢止「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至此中央銀行自行印製、鑄造並發行新臺幣,新臺幣才順理成章站穩唯一「國幣」法定地位。資料照片

彭驛詔/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講師、前國防部北部地方軍事法院檢察署主任軍事檢察官
    
我國《憲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九款規定,幣制及國家銀行由中央立法並執行,現行《中央銀行法》第一條即規定,中央銀行為國家銀行,隸屬行政院;同法第十三條第二項亦規定,中央銀行發行之貨幣為國幣,對於中華民國境內之一切支付,具有法償效力。因此,現今日民眾持用交易之新臺幣,其上遂印有「中央銀行」字樣,要屬法律上所稱之「國幣」無疑。然而新臺幣發行初始僅「地方性貨幣」,其躍居「國幣」法定地位,有其歷史、政治及法律時空背景。
 
臺灣光復初期,國民政府為整理日治後的臺灣財政,於民國(以下同)三十五年五月二十日由財政部核准臺灣銀行改組,發行「臺幣」(即「舊臺幣」)。其面額區分一圓、五圓、十圓等三種。詎料三十七、八年間,受大陸地區銀元(國民政府大陸時期之國幣)惡性通貨膨脹、貨幣發行紊亂及「臺幣」貶值等原因,臺灣省政府遂於三十八年六月十五日公告「新臺幣發行辦法」,實施貨幣改革,即所謂「四萬換一箍」(臺語,「四萬換一元」),將先前發行的臺幣稱為舊臺幣,改革後發行的貨幣稱為「新臺幣」,該名稱沿用迄今。
 
三十八年底國民政府來臺,次年六月二十一日行政院發布命令,保留「銀元及銀元兌換券發行辦法」以「銀元」為國幣本位幣之法定地位,但因應政局變遷,自三十九年七月一日起,將記帳單位改為「新臺幣」,並以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最後牌告匯率固定為一銀元兌換新臺幣三元。
 
後因動員戡亂,臺灣宣布戒嚴,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嚴格取締黑市金鈔交易與偽造新臺幣犯罪,最高法院、各級法院,甚至司法行政部及財政部等機關單位,對應適用「《刑法》第一百九十五條」抑或「《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三條」論罪,見解不一,故該司令部呈報行政院轉請司法院聲請大法官解釋,認為當時「《刑法》偽造罪」處罰太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與現行條文相同),又無加重處罰之規定,難收刑罰嚇阻效果,且新臺幣為中央銀行授權臺灣銀行發行,依其性質顯係國家發行之貨幣,就法理而言得視為「國幣」,應依三十二年十月十八日修正公布之《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無期徒刑或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五千元以下罰金)治罪。
 
乍看之下,該司令部似乎僅為了預防及查緝偽造變造貨幣犯罪行為之目的而聲請釋憲,卻悄悄為新臺幣開啟進入「國幣」的大門。但處在「國共不兩立」的威權時代,此一議題涉關「統獨」敏感神經,何人安肯背書?故而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四十五年八月二十九日釋字第六十三號解釋以:「《妨害國幣懲治條例》第三條所稱偽造變造之幣券,係指國幣幣券而言。新臺幣為地方性之幣券,如有偽造變造情事,應依《刑法》處斷」為由,否定新臺幣為國幣之屬性,然依當時偽幣犯罪亂象,該解釋僅稍減新臺幣升格之時程。
 
為因應五十年七月一日中央銀行在臺復業,行政院遂於五十年六月三十日以臺五十財字第三九七九號令訂定發布「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使行政院以法規命令方式,讓中央銀行得委託臺灣銀行發行鈔面上印有臺灣銀行字樣的新臺幣。
 
但受限釋字第六十三號解釋,新臺幣尚未具有國幣的地位,為了解決此一問題,中央銀行遂以:「一、偽造貨幣之風近年以來日益猖獗,擾亂金融莫此為甚,究其案情主從人犯多有前科,愍不畏法,殊堪痛恨」;「二、各地法院對偽造新臺幣案件係照四十五年八月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六十三號『新臺幣為地方性之券幣偽造變造新臺幣案件應依《刑法》處斷不適用《妨害國幣懲治條例》』之解釋,悉依《刑法》判列三、數年不等,照目前情形實不足以收炯戒之效」;「三、本行在臺復業,奉總統核定復業方案第七條『中央銀行執行貨幣發行權,但得委託各省銀行代理發行業務,其發行之資產及負債均應屬於中央銀行,發行準備由中央銀行保管,發行費用由中央銀行負擔』,同時行政院公布『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並廢止前臺灣省政府公布之『新臺幣發行辦法』,本行遵照發行統一貨幣分區之國策,仍以新臺幣名義委託臺灣銀行代理發行,是實質上本行已完全掌握發行權新臺幣之性質已與國幣無異」;「四、現在流通貨幣有五十元及一百元較大面額者,似非加處重罰不足以杜偽造貨幣之風」,據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提起補充解釋,藉以安定當時幣政。
 
五十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釋字第九十九號解釋出爐,多數大法官從善如流,認為「臺灣銀行發行之新臺幣,自中央銀行委託代理發行之日起,如有偽造變造等行為者,亦應依《妨害國幣懲治條例》論科」,該解釋理由略以:「新臺幣原係地方性之貨幣,自中央銀行委託臺灣銀行代理發行後,其印鑄、存儲、,發行費用均由中央銀行辦理及負擔,發行之資產及負債均屬中央銀行,公私會計之處理復以新臺幣計算,是新臺幣自中央銀行委託臺灣銀行代理發行之日起,允宜認為具有《妨害國幣懲治條例》所稱國幣之功能,如有偽造、變造等行為者,亦應依該條例論科,以維護動員戡亂時期國家財政經濟上之重大利益,本院釋字第六十三號解釋,合予補充釋明」。
 
雖當時黃正銘大法官不同意見書提出:「一、依據二十四年五月二十三日制定公布之《中央銀行法》(當時法律)第二條已規定中央銀行既有發行本位幣之特權,更何能發行或委託發行新臺幣?」;「二、中央銀行該委託行為亦無變新臺幣為國幣之效力,委託前已發行之新臺幣是否亦取得國幣之地位?」;「三、《憲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九項規定幣制及國家銀行須由中央立法並執行之,未經立法程序,新臺幣決不能變為國幣。」;「四、三十八年七月二日制定公布之『銀元及銀元兌換券發行辦法』,銀元已被明定為我國國幣單位,該辦法未廢止銀元,仍為各種行政罰金或罰鍰之本位,載在法令斑斑可考,執行機關均以銀元一元折合新臺幣三元計算,且國幣特質之一以其為法償在一國領土內有強制通行之效力,而新臺幣則僅在臺灣省流通,在金門馬祖地區新臺幣之流行,即係由財政部呈准行政院命令執行全不具有國幣之功能,我國採罪刑法定主義,新臺幣既非國幣,則偽造變造新臺幣之行為難依《妨害國幣懲治條例》論科。」等理由質疑並不認「新臺幣」即有「國幣」之法定地位,但「新臺幣」列為「準國幣」大抵確定。
 
為杜絕法界對「新臺幣」身分的疑慮,六十八年十一月八日修正公布《中央銀行法》第十四條規定,將「本行於必要時得分區委託公營銀行代理發行貨幣,視同國幣;其有關發行之資產與負債,均屬於本行」入法,使「新臺幣」名正言順具有「準國幣」的法定地位。臺灣解嚴後,政府正視兩岸分治之事實,以八十一年八月五日總統令廢止「銀元及銀元兌換券發行辦法」,將「銀元」這個懷抱著大陸時期夢境的「國幣」,埋葬於臺灣歷史洪流之中;惟因受制五十年六月三十日訂定發布之「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仍有效存在,因此,當時新臺幣發行鈔面尚印有「臺灣銀行」字樣,仍屈居於「準國幣」。
 
在兩千年政黨輪替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前夕,行政院依《中央銀行法》第十三條第一項規定,於八十九年一月二十六日發布訂立「中央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而中央銀行亦於九十一年七月十五日以臺央發字第○九一○○四○二八二號公告廢止「中央銀行在臺灣地區委託臺灣銀行發行新臺幣辦法」,至此中央銀行自行印製、鑄造並發行新臺幣,而依《中央銀行法》第十三條第二項規定,新臺幣順理成章站穩唯一「國幣」法定地位。
 
近來某立委提出新臺幣改版議題,姑且不論預算花費的問題,如能成行,得否看在新臺幣「媳婦熬成婆」的歷程上,給她一個表彰身為「國幣」崇高地位的新面容呢?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