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觀點:從分配彩金被課徵贈與稅,看國稅局搶錢心態

5247
出版時間:2018/02/12 20:37
5人合資中威力彩29億元結果被國稅局課了近10億元稅,引發爭議。圖為民眾買彩券情形。莊宗達攝

周泰維/律師
 
據ET TODAY報導日前有嘉義民眾在去年11月未報備集資購買的情形下中了3.2億元頭獎,向台彩要求將一半的獎金匯給集資友人,卻被課徵贈與稅2,185萬元。報導中並稱,根據彩券所適用的規定,若事前報備集資,也就是影印彩券後,將空白處寫上集資者個資,並以書面方式(或傳真)送到國稅局,就可免繳贈與稅,但現實上並無多少人在集資購買彩票前會去向國稅局申報集資行為云云。
              
《憲法》第十九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的義務。這句話的意義不僅在於約束人民要遵守《憲法》義務外,更在於約束國家課稅權力不應該逾越《憲法》和法律限制而恣意課稅。讓我們重新來檢視整筆交易,分析其中的法律問題。
            
從交易的進行順序來看,集資購買彩券交易應該會出現三段金流:
1、代表人以外之集資者集資到代表人。
2、中獎後,代表人代表領取彩金。
3、代表人按照出資比例將彩金分配到各人身上。
          
依據《稅捐稽徵法》第十二條之一第二項規定:「稅捐稽徵機關認定課徵租稅之構成要件事實時,應以實質經濟事實關係及其所生實質經濟利益之歸屬與享有為依據。」代表人依據第二金流取得彩金後,即將第三金流將彩金分配到各資金人身上,更何況在本案內,代表人係直接請台彩公司分配彩金給各集資人,因此代表人應未取得全部彩金的經濟上最終歸屬。由此可見真正應該支付所得稅者,應該是各集資人,也不應該是代表人一人。然依據《所得稅法》第十四條第八款規定,機會中獎所得屬定率分離扣繳完稅,將課稅主體認定為各集資人,純論所得稅而言,並不會使所得分散而發生降低綜所稅率的問題,在國稅局亦無稅損可言。
              
但國稅局顯然未依據前述法律明文規定去解釋法令,反而刻意去割裂這三筆金流去形式觀察,以遂其多徵贈與稅的目的。首先,國稅局在法無明文的前提下創設所謂集資買獎券必先申報的申報義務去苛責人民,如有不從,即藉此否認第一金流的存在。其次,針對第二金流,將全部彩金視為代表人所得,而向代表者就分配前的彩金先課一次所得稅。最後,再將第三金流當成是代表者對其他集資人的贈與,再課一次贈與稅。
               
這樣解釋適用法律很明顯有兩個問題,首先是怠於適用實質課稅原則。
             
蓋實質課稅原則原本應該是一個中立的稅法解釋方法,只要是因為租稅法律的固定僵化而無法適當賦予人民依據交易實質而應該負擔的租稅時,不論是用結果會是增加或減少人民負擔時,均應有所適用。
 
依據前述我國《稅捐稽徵法》的規定,亦未規定限定增稅時始得適用。但在國稅局長期以來將「實質課稅原則」錯誤操作成專用來調整增加稅負的片面打擊人民的法則在前,行政法院又默許放任國稅局實務在後,行政法院或國稅局會採用所謂實質課稅原則來減少人民稅負的情況,簡直比鳳毛麟角還要罕見。本案顯然又是一個國稅局視法律明文規定為糞土的例證。
               
其次,國稅局的解釋方法也明確違反實體稅法的規定。《遺產及贈與稅法》第四條第二項明文規定:「本法稱贈與,指財產所有人以自己之財產無償給予他人,經他人允受而生效力之行為。」,依據前述規定,國稅局本須積極證明代表人主觀上係將該彩金無償給予其他集資人。當國稅局未盡自己舉證責任的前提下,若考量集資買獎券中彩而代表人獨吞獎金、悶聲發財的故事時有所聞的現實下,代表人願意主動聯絡獎券公司分配金流給其他集資人,這難道不足以作為所有人係依據集資協議分配彩金,而非無償將自己財產給予他人的反證?
              
國家的經濟發展,不完全取決於經濟部的政策良窳,更在於財政部的執法心態。蓋在國稅局能做到依法課稅前,各行各業在無法預測租稅負擔的前提下,交易和投資意願必然受到影響。現在連一般老百姓買個夢想博翻身的獎券,可能都會意外被國稅局剝兩次皮。據報載,某國稅局官員擔心的是未來可能有許多集資購買獎券的報告蜂擁而來,使其自身不堪負荷,但我擔心的卻是財政部和國稅局為求徵稅而不惜違法的搶錢心態,究竟有無改善的一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