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救「孝順子女拋棄繼承父之遺產」的疏漏──請求分配剩餘財產

9694
出版時間:2018/02/13 21:11
繼承如何處理才能保障權益,是門學問。司法院外觀。資料照片

簡松柏/台南高分院公設辯護人
 
《壹週刊》《孝順子女拋棄繼承父遺產,竟害到媽媽》一文提到,62歲的阿明和太太阿美倆人從鄉下到台北打拼,阿明10多年前買了一間房子,即將繳完貸款,卻於不久前車禍往生。兩人所生的子女為了將阿明的「房子」完全交給媽媽阿美,所以都到法院辦理「拋棄繼承」;但是,之後前往地政事務所辦理不動產繼承登記時,地政事務所卻要求阿美找阿明的弟弟一起來辦繼承......阿明的「房子」反而變成「媽媽」和「叔叔」各二分之一的公同共有,這個結果讓全家人都很難過。
 
在這個事件裡,爸爸的「遺產」應該就只有這間「房子」,別無其他;就文中的法律解說來看,這解答似乎是說:如果叔叔堅持要繼承這「遺產」(房子),「媽媽」最終也就只能和「叔叔」共有這間「房子」、各擁有二分之一的所有權(一般稱之為『持分』)。就這個案例來說,如果「叔叔」堅持要繼承,這個解說是否一定是正確的?這值得我們再想一想......這涉及到夫妻「法定財產制」(阿明、阿美應該沒有辦理『約定』的財產制,沒有辦理約定財產制,就適用『法定財產制』;《民法》第一00五條:『夫妻未以契約訂立夫妻財產制者,除本法另有規定外,以法定財產制,為其夫妻財產制。』) 

1.夫妻之「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
 
關於「婚前財產」、「婚後財產」,《民法》第一0一七條第一項的基本規定是:「夫或妻之財產分為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由夫妻各自所有。不能證明為婚前或婚後財產者,推定為婚後財產;不能證明為夫或妻所有之財產,推定為夫妻共有。」依照這個規定,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夫妻的財產在「法定財產制」裡也有「婚前財產」與「婚後財產」的分別。
 
針對「婚後財產」,在「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後,《民法》接續有所謂的「剩餘財產的分配」規定......配偶一方死亡(婚姻關係消滅)也是「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的原因事實之一,所以也會有這個「剩餘財產的分配」問題。就這一個事件來說,「阿明」的這間「房子」,顯然是「阿明」和「阿美」倆人結婚後到台北打拼所買下來的,所以一定是屬於阿明婚後才取得的財產;既然是「婚後財產」,如今「阿明」辭世,就我國《民法》規定,後續的「剩餘財產的分配」,就「阿美」的權益來說,就不應該被忽略。
 
2.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後「剩餘財產的分配」
 
《民法》第一0三0條之一第一項前段規定:「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為什麼特別要針對「婚後財產」來作這樣的規定?簡而言之,就是將適用「法定財產制」婚後所取得的財產,評價為夫妻二人共同努力、奉獻於這個家的成果;既然是共同努力、奉獻的成果,「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原則上二人就應該「平均分配」財產上彼此之間的「差額」。於此,引述下列立法理由與判決要旨以供參考:

a.101年12月26日立法理由:「二、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制度目的原在保護婚姻中經濟弱勢之一方,使其對婚姻之協力、貢獻,得以彰顯,並於財產制關係消滅時,使弱勢一方具有最低限度之保障。參酌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20號解釋,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乃立法者就夫或妻對家務、教養子女、婚姻共同生活貢獻之法律上評價,是以,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既係因夫妻身份關係而生,所彰顯者亦係『夫妻對於婚姻共同生活之貢獻』,故所考量者除夫妻對婚姻關係中經濟上之給予,更包含情感上之付出......。」
 
→婚後,夫妻二人即使經濟收入確實有分別,但倆人對家庭生活、教養子女的付出與奉獻,在法律上應該獲得同等的評價,所以,在「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就有這樣追求公平、彰顯平等評價、保護經濟能力弱勢一方的「剩餘財產之差額」的「財產分配」制度。

b.105年度台上字第2290號民事判決要旨:「民法第一千零三十條之一第一項規定之立法意旨固在使夫妻雙方於婚姻關係存續中所累積之資產,於婚姻關係消滅而雙方無法協議財產之分配時,由雙方平均取得,以達男女平權、男女平等之原則,例如夫在外工作或經營企業,妻在家操持家務、教養子女,備極辛勞,使夫得無內顧之憂,專心發展事業,其因此所累積之資產或增加之財產,不能不歸功於妻子之協力,則其剩餘財產,除因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者外,妻自應有平均分配之權利;反之,夫妻易地而處亦然,俾免一方於婚姻關係消滅時立於不平等之財產地位,是夫妻就其剩餘財產係以平均分配為原則......。」
 
→最高法院這個判決,其實就是重伸上述規定的立法意旨。就這判決所處理的個案而言,更是強調「妻在家操持家務、教養子女,備極辛勞,使夫得無內顧之憂,專心發展事業,其因此所累積之資產或增加之財產,不能不歸功於妻子之協力」,這個判決顯然在在肯定「妻」對家庭的實質貢獻,用以確認「夫妻就其剩餘財產係以平均分配為原則」的正當性。

c.本於前面所說的立法理由、法院判決要旨,我們可以進一步、大膽的說:這個規定所指的「剩餘財產」,在實質意義上,就約略相當於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財產;並且,本於「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的規定,我們也可以同樣大膽的說:夫妻對於「剩餘財產」的權利,雖然法律上沒有明文規定,但實質上也幾乎認同夫妻二人原則上各擁有「二分之一」的所有權。 

3.「繼承」與「剩餘財產的分配」
 
如前面所說的,配偶一方「死亡」,是「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的一種原因,所以實質上也會產生「剩餘財產」的分配問題;又基於「剩餘財產」約略相當於就是夫妻二人的共同財產,所以依據「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而可以分得的財產,其實就相當於是在世者自己原本就有、不應計入往生者「遺產」之內的財產。
 
因為《民法》第一一四七條:「繼承,因被繼承人死亡而開始。」與第一一四八條第一項:「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規定,被繼承人一死亡,他/她的財產馬上就變成「遺產」、馬上就成為全體繼承人所公同共有的財產。因為被繼承人已經往生,在這種情形之下,仍然在世者「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的行使「對象」,就只能轉為全體繼承人(相當於全體繼承人所繼承的『遺產』);換言之,生前適用「法定財產制」的夫妻,繼承開始後仍然在世的配偶,她/他對所謂的「遺產」,可能會有兩個權利:一個是本於「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後所形成的、是自己原來已經就有的「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這相當於是說,在所謂的『遺產』之中,有部分約略等同於是她/他的個人財產;就這被計入在『遺產』之內的個人財產,她/他有權利來取回);另一個則是本於「繼承」而得到的公同共有權(及衍生出來的遺產分割請求權等權利)。以下兩個完全一樣判決意旨,謹供參考:

a.104年度台上字第773號民事判決要旨:「民法第一千零三十條之一規定之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乃立法者就夫或妻對共同生活所為貢獻所作之法律上評價;與繼承製度之概括繼承權利、義務不同。『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在配偶一方先他方死亡時,屬生存配偶對其以外之繼承人主張之債權』,與『該生存配偶對於先死亡配偶之繼承權』,為各別存在的請求權,兩者迥不相同。」

b.106年度台上字第2512號民事判決要旨:「民法第一0三0條之一規定之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乃立法者就夫或妻對共同生活所為貢獻所作之法律上評價,與繼承製度之概括繼承權利、義務不同,是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請求權在配偶一方先他方死亡時,屬生存配偶對其以外之繼承人主張之債權,與該生存配偶對於先死亡配偶之繼承權,為各別存在之請求權,二者在性質上迥不相同。」
 
結語
 
本於以上的說明,在這個事件裡,如果「叔叔」堅持要繼承這見「房子」,「媽媽」可以依據《民法》第一0三0條之一第一項前段:「法定財產制關係消滅時,夫或妻現存之『婚後財產』,扣除婚姻關係存續所負債務後,如有剩餘,其雙方剩餘財產之差額,應平均分配。」規定來主張取得這「房子」價值的二分之一;所剩下的另二分之一,才是「媽媽」與「叔叔」所共同繼承的財產......因此,辦理繼承登記時,「至少」可以要求將這「房子」登記為「媽媽」持分四分之三、「叔叔」持分四分之一。這樣一來,「媽媽」的損失就會少些。(就這案例而言,如果涉訟,『媽媽』與『爸爸』共同拼經濟、又要照顧家庭......她的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法院可能判處比二分之一更多的額度。又以上的說明,是假設『爸爸』沒有其他遺產,『媽媽』也沒有『婚後財產』。)
 
 註、《民法》:
1.第一一四八條:「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但權利、義務專屬於被繼承人本身者,不在此限。」「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清償責任。」─這是現行《民法》的法定繼承規定,是所謂的限定繼承,也就是有限責任之概括繼承。
2.第一一五四條:「繼承人對於被繼承人之權利、義務,不因繼承而消滅。」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