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判決是否該符合社會期待?

1260
出版時間:2018/03/13 20:13
百歲人瑞陳罔市(右)向水利會借地建屋,水利會賣地給新地主後遭告須拆屋還地。左為外孫女賴碧珍。資料照片

倪國榮/自由業

朋友在臉書上發問,他的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如果我們把期待前加兩個字:情理,那麼,法官判決是否該符合社會情理期待?又可以通了。

社會之存在,是先有情理支撐,法律之制定實在維護情理次序,並不是以法為本行之──這是酷吏,濫用法律,不是法律存在維持次序的要旨。

當一個案件被報導,持續報導下內容大綱已昭然於眾,當然會引起大眾情理的期待,除非是簡短報導,看過約十幾分鐘即忘,否則有些合乎生活常識細節的報導,很快會引起讀者看戲一樣同理同情下,情理的期待,再加上若進入法庭程序後,依然追蹤報導,細節越來越多,當然法官必須考量到大眾情理的期待。

因為法官是社會的一份子。

惡法似毒藥,惡法亦法沒錯,但好的法官沒必要猛吃毒藥,他會儘量用好的法律來補救,甚至繞過惡法亦法的毒藥攻擊,來支撐案件裡普遍性的情理次序期望。

以「惡法亦法」為主的法官心態才是該淘汰的。

舉瑠公圳水利會發生的迫遷百年阿嬤為例,百年阿嬤的先生在日據時代即住在該水利會地上,後蓋屋,好大半世紀下來,該地誰不知誰不曉,水利會長也換過好幾個,為何在阿嬤行動不便時,竟發現屋地已被賣給建商,而面臨迫遷流離失根之危機;阿嬤根據水利地條款不是有優先購買權嗎?為何不公文通知要不要購買 ?水利會長與建商完成買賣,跳過點交,很明顯暴露出建商已知阿嬤居住甚久,兩者故意合作為之,其心態自是惡劣,不只違情違理而已。

法官要判建商贏,只要強調建商是無辜第三者,不理阿嬤住那麼久產生的默示使用借貸下之地上權、財產權、生存權與優先購買權;反過來,法官判阿嬤贏,就用合乎情理的默示使用借貸下之地上權、財產權、生存權 與優先購買權,以之為法律依據。

但一審時卻有一位法官更依據《兩公約》的旨意,判阿嬤贏了,卻不表示阿嬤必然一定勝訴下去,因為國際《兩公約》的落實還有待普遍,可見好法官用法,應先考量案件裡的情理,再用法律支持,即使社會期待太強,也應以案件裡的情理為主,來導正社會期待壓力的傾斜。

我們法律賦予法官審判「自由」心證,其實該修改為「情理法」心證,才較具體確實,兩三字之差,其實往往淪為「欲望」心證,為所欲為,帶來社會很大痛苦與衝突啊。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