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裘佩恩:公投議題 中選會公正嗎

1860
出版時間:2018/03/14 00:02
下一代幸福聯盟先後向中選會提出「婚姻定義」、「國民教育階段不應實施同志教育」等公投提案,惟接受委任的律師認為,中選會恐有逾越形式審查之界線。侵害人民權益之虞。資料照片
下一代幸福聯盟先後向中選會提出「婚姻定義」、「國民教育階段不應實施同志教育」等公投提案,惟接受委任的律師認為,中選會恐有逾越形式審查之界線。侵害人民權益之虞。資料照片

裘佩恩/律師

新修正《公投法》除了降低成案門檻外,另外一大修正就是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對公投主文的實質審查,而改由中選會為形式審查。依《公投法》第10條第2項規定皆屬程序審查事項,包括審核提出主文是否合於程序、是否2年內就同一事項重複提出、內容不能了解其提案真意等,均屬形式審查。

但筆者受委任代理的3件公投案:「婚姻定義公投案」、「專法保障同性結合權益公投案」及「國中小不實施同志教育公投案」,中選會均利用《公投法》第10條第2項第1款:「提案非第2條規定之全國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為由,再審查《公投法》第2條第2項:「全國性公民投票,『依《憲法》規定外』,其他適用事項如下:……」,其中的「依《憲法》規定外」,並將此一要件擴大解釋。

其實依立法原意,所謂「依《憲法》規定外」,應指如《憲法》已有規定,例如國土、國體,如欲修正應依修憲程序,而非屬《公投法》範圍。故若是依前述形式審查原則,應該僅限於審查有無違反《憲法》明文規定,而不及於所謂憲法原則、憲法解釋等,否則無非是任由中選會可以針對公投主文為實質的違憲審查,則將逾越形式審查之界線而違法侵害人民行使《憲法》保障的創制複決權。

未料中選會卻在前述3案中,均針對公投主文是否違反釋字第748號解釋文、違反平等權、其他基本權、比例原則等,分別列入聽證議題,要求提案人在聽證會中說明。其中在「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不應實施同志教育?」一案的聽證議題3:……「本案禁止國中、國小同性教育是否牴觸平等權、其他基本權或比例原則,而無全國性公民投票之適用?」除將原公投主文之「同志教育」改為「同性教育」已有爭議外,明顯為一實質審查的議題,由中選會此舉,可以發現中選會似已有預設立場,亦已違反中選會應超然客觀中立的基本要求。

更有甚者中選會原應以客觀中立之立場,進行形式審查,協助提案人釐清、修正公投提案主文,但是中選會在聽證程序中所選出的鑑定人,竟然全部是對公投提案持反對立場的專家學者,加上中選會已先設計好前述有涉及實質審查的聽證議題,如同先射箭再畫靶,做球給鑑定人打,則鑑定人之鑑定意見當然可想而知恐均會針對實質審查而提出對提案人不利的鑑定意見。在此我們要質問中選會究竟是依據何標準選出鑑定人?如此的中選會,如何能讓人民相信能夠持守公平公正?

事實上依人民主權原則,一個公投提案經過形式審查釐清爭議後,原本應該進入連署及投票程序接受民意考驗,不知道中選會在擔心什麼?揣摩上意嗎?還好,聽證會全程會在中選會網站直播,那就請全體人民共同監督見證,今日下午2時的聽證會,中選會是否進行實質審查?中選會找來的鑑定人是否在進行違憲的實質審查?暫且不論你是否支持公投議題,台灣《公投法》已經進入新的里程碑,已經不容中選會違反國人期待走實質審查的回頭路,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看看中選會真的會公正嗎?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