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消防隊員的告白:​我保護民眾 誰保護我?

3590
出版時間:2018/04/17 10:02
台南市警方追捕通緝犯過程中受到攻擊,使用警械致其身亡(圖),民眾雖幾乎力挺警方,但仍有少數言論質疑警方作法是否適當,讓身為消防員的論者感到不平。翻攝畫面

陳茂軒/消防隊員

台南市警方追捕嫌犯過程中受到攻擊,使用警械致其身亡,雖然民眾幾乎力挺警方,但仍有少數言論質疑警方作法是否適當?讓同樣身為執法人員的筆者,對於本次執法中「身、心受傷」的警察,感到無比心疼!我們每天都在保護民眾的身命財產安全,但誰來保護我們?

在此舉兩例筆者執勤時曾遇到的案例說明。某日,一間倉庫火警警鈴大作,筆者和同仁抵達現場發現鐵門緊閉、聯繫不上屋主,透過窗戶看到裡面霧茫茫一片,周邊又緊鄰民宅,有立即之危險,指揮官立刻下令佈水線、破門進入,最後證實是虛驚一場,但事後卻接到屋主電話破口大罵,要「告」消防隊賠鐵門?

《消防法》第19條明確規定:「消防人員對火災處所及其周邊之土地、建築物、車輛及其他物品,非使用、損壞或限制其使用,不能達搶救之目的時,得使用、損壞或限制其使用。」當天出勤的同仁執行勤務於法有據、站得住腳,但卻得承受民眾無理的謾罵,難道要消防員在現場等到火燒出來了、屋主終於同意了,才能展開救援行動?

第二個案例是執行行為神智異常患者強制送醫個案。當天筆者抵達救護現場,民眾驚慌告知有人拿菜刀不斷揮砍、作勢傷人,語畢驚見該患者持刀衝向救護員,幸好被絆倒由後續支援警力壓制,但一陣纏鬥中患者趁隙咬住筆者的手臂,當下鮮血直流,卻不敢還擊於他,就怕過程中對患者造成任何的傷害,都有被告的風險。

上述案例中,筆者均提到「被告」二字。雖然警察、消防等執法人員,執勤過程中均受到相關法規的授權及保護,但別忘了,民眾的權利(力)也依然受到法律的保護。至於執法過程中採取的手段符不符合「比例原則」,也並非當場執法人員說的算,由司法定奪,就算最後確定執法人員勝訴了,纏訟過程冗長耗時,讓被告者(警/消)身心俱疲,所以筆者在文章一開始才會提到對本次案件中「身、心受傷」的警察,感到心疼。

在民權高張的現今社會,無庸置疑執法人員在執法過程中,越來越覺得綁手綁腳、顧忌很多。有人說執法人員這樣很「俗辣」(懦弱),但這樣的說法有失公允。每位執法人員都絕對胸懷保障民眾生命財產安全、維護社會正義等等情操,但從另一個面向來說,我們也是家裡的經濟支柱,我們也是有家庭的人、甚至,我們也是家裡的寶貝!當我們今天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更多民眾的安全時,卻要遭受到如此對待,試問,有多少執法人員還能永保熱情、初衷、夢想呢?我們保護民眾的同時,誰又能保護我們呢?端賴上位者多加思考了。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