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教授:​檢視台大歹戲拖棚的成因

3461
出版時間:2018/05/17 16:52
12日台大臨時校務會議中做出「盡速聘任校長,且代理校長行使完整權力」的決議,持續受到質疑。資料照片

駿志/台灣大學教授、校務會議代表

上周六的台大臨時校務會議,在校內外均出現質疑校方行政不中立的聲浪下召開。由於代理校長不願認真討論法律上可行的方案,其作出的決議,當晚立即被教育部以「在台大臨時校務會議表現其自主期待後,應即依法行政,督促遴委會依主管機關教育部的意見,處理校長遴選相關事宜」的公開宣示,將球踢回台大。《蘋果日報》的「蘋論」隨後也以「歹戲拖棚的台大」呼籲教育部可堅持其適法性監督立場,以免這種荒謬的「自治」方式,傷害3萬多名師生的真正權益,也為台灣高等教育的長遠發展立下違法濫權的負面示範。

教育部委託授權給台大遴選委員會遴選台大校長,理應為國舉才。但遴選委員與候選人間出現利益迴避的問題,就如同高普考,出題老師與考生串通作弊;這是教育部做為監督機關所不能接受的。唯一一位因爲作弊帶違規物品的考生雖達到錄取標準,但公告前已經知道作弊,當然無法宣告錄取,不然對其他考生不公平。

不論有無其他考生出來說不公平,難道教育部就要錄取作弊的考生?而教育部要求遴選委員會重起遴選,就是要作弊老師不再出題,且所有考生只要被認定符合資格都可以再補考一次,如此而已。但為什麼台大要一直掩護那兩位作弊的老師跟學生呢?顯然台大內外有各式各樣黑手,一定要掩護該考生。這也是導致台大歹戲拖棚至今的主因。

黑手一是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明明有人作弊,他們確說無法判斷對考試結果有沒有影響,作弊的學生仍然品德高尚,因爲對作弊的事情,只要關係人不說明就是沒做。

黑手二是台大的行政團隊。委辦遴選單位(教育部)希望補考重新錄取考生,但台大行政團隊(代校長、主秘、人事處與特定的一些校務代表們)不去處理作弊的事情,只說違規所帶的東西過去一直有人帶,但沒人檢舉就讓他帶,也不處理。台大只會對教育部說「我們已經建議錄取一位考生,無論考生的人品如何、是否有作弊、是否有帶違規物品,我們都認定沒問題」。但明明就是作弊啊?最後台大說你不聘我們建議錄取的考生,那我們給你一位代理的校長,代理到你要聘用那位有爭議的考生為止。

黑手三是特定媒體。為了讓這位作弊的考生錄取,跟考生關係密切的媒體還故意片面報導(如中國兼職資訊不報)和偏颇新聞(如故意報導獨立董事與薪酬委員會屬同一兼職,但事實上屬不同兼職要分別送系務會議同意等),甚至惡意抹黑學生代表和校務代表(只因在校務會議發表與挺管者不同意見) 。

黑手四是中國政府。與考生關係密切的中國大陸國台辦還幫了一手;考生明明帶了中國製造有程式功能的電子計算機,但台灣規定是不能帶這樣的電子計算機,結果中國還幫忙宣稱該中國製造的電子計算機完全不具程式功能。

這些黑手的目的為何,不言可喻,就是讓作弊錄取的考生能佔到好位置,以及幫這些黑手獲取資源(跟考生相關的財團和政黨得到他們想要的經商和選舉利益),不然爲何要一再掩護作弊的老師跟考生呢?黑手們也不願意重起補考,讓所有考生公平競爭,因為那不是他們在意的。

要如何破解這個歹戲拖棚的困境,唯有呼籲: (1) 教育部要展現魄力,要求代理校長立刻重啟遴選,否則應予撤換。(2) 遴選委員會應該重新組成,原本的「護航作弊」委員應該知恥近乎勇,不能再擔任遴選委員。(3)台大師生積極推動真正的校園自主,進行校內改革,確保行政團隊中立,不受特定退休高層和政黨人士的操控。(4)推動校務代表年輕化,改變席次分配,才能實現真正大學自治。(5) 呼籲台大師生及國人,就事論事,不要被媒體和政黨操弄,陷入民粹和内耗。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