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與民進黨分手後,選戰操盤才是真正考驗

2918
出版時間:2018/05/17 21:39
民進黨近日確定與柯文哲(圖)分道揚鑣,將自提候選人而不再策略性結盟;若民進黨選舉資源完全撤出,柯將以何策略打選戰,各界關注。田裕華攝

韓綺霄/曾任市府公務員,現為家管
 
民進黨近日確定與柯文哲分道揚鑣,將自提候選人而不再策略性結盟,確定了未來的政治格局,其關鍵仍在分道揚鑣的程度,猶如情人分手是不相往來,拿回各自住處的東西,甚至選戰公事公辦、同室操戈,還是只是名義上的分手,黨內小雞們仍能自由選擇母雞,黨內友好人士仍能助選,未來隨時能再復合?
 
柯文哲2014年的當選,不僅僅是因為民進黨提名上的禮讓,更重要的是,民進黨選舉資源的大量投入,包括青年軍、組織操盤、議題操作、網路戰、經費募款等等。但那次選戰不單只有民進黨所屬的人馬,還有2012隨各項政治社會議題跟著網路一起壯大的組織團體,包括1985的青年網絡、對政治跟改革有想法的素人,還有外圍的政治浪人,這之中,對柯仍有極大重要性的莫過於熟悉網路生態與操作的青年世代組織。
 
面對2018選戰,柯最大的問題或許不在民進黨禮讓與否,更關鍵或許在於民進黨選舉資源的投入與否,如今的分道揚鑣,若真的是確切執行,代表柯在選戰上得要自力救濟,而他能憑藉的,只有他過去三年市政經驗,即是以他高人氣為中心、仰賴網路生態的青年軍操作,這也是柯認為以市政成績去打選戰,即是最好的策略,這不是什麼政治打高空,而是當民進黨的選舉資源撤出後,對於選舉,柯只剩下操作市政的經驗。
 
不過,柯的市政經驗究竟是什麼?在執政這幾年,重要的政務官不斷地離開出走,市府內鬥頻傳,後續已幾無人才可用,柯文哲事實上並不會組織團隊,也因此只能透過手上權位資源吸引欲競逐的人,不斷拔擢既有的事務官公務員與透過遴選素人入府。未來選戰團隊的構成,大概就是大量首長離退潮後仍殘存下來,多半是民進黨中央執政後未選入閣的「遺珠們」,仰賴柯獲得更上一層樓的機會,以及,公務員出身老事務官與遴選素人們,他們更多是聽命於府方,而非能面對選戰激烈砲火的政治人物。柯所謂的市政經驗之所以仍能支撐民調,最主要的仍是仰賴柯的人氣與外圍的網路操作,這也將是未來柯打選戰最重要的武器。
 
反過來說,民進黨在台北市長選戰上究竟會跟柯分道揚鑣到什麼程度,若是徹底地切割、認真打選戰操作各項議題,則柯以上述選戰經驗跟團隊來說,勝選連任的機會不大。但樂觀來看,2018可以是自家練兵的場合,前進2020年。保守來看,2024才是柯較好的機會,但2020也難保無法複製阿扁1998年敗選後卻更凝聚廣大民氣,轉變而成直攻總統的高昂氣勢,
 
柯一直有前進總統府的企圖,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釋放支持蔡英文2020選舉的訊息,並認為這足以是份重修舊好的禮物,因為我禮讓你再等四年的意思是,總統位子本是我的囊中物。其實,據許多傳聞,上次總統大選前,柯有看過民調,知道自己人氣是足以進攻總統大位的,這或許是當初一日雙塔造勢活動的驗證與成果,他的人氣無疑是全國範圍的。但柯後來因為大巨蛋案以及局長出走潮而逐漸下滑,不過隨著蔡英文執政後又開始回溫。
 
其實,柯的人氣與蔡的人氣有著高度的負向連動關係。在過去,對民進黨的不滿是國民黨或馬英九的政治資源所在。台灣選民高度的負向黨性(negative partisanship),相較於喜歡,討厭某一政黨或候選人往往更能影響投票行為。但如今國民黨已不足以被拿來做為討厭民進黨的受體了,柯文哲才是真正夠資格的人。這也因此,民進黨對於國民黨強烈的抨擊(例如管案),並不以為意,但柯文哲在蔡英文執政後的頻頻放砲,卻能構築十足殺傷力。在這樣的結構下,隨著台北市長選舉分道揚鑣後,柯與民進黨的對抗關係,或許會越趨白熱化,不僅僅是民進黨對柯的不滿持續升高,反過來柯也必須藉批評中央更快速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本,以儲備敗選後的可能性。
 
若柯真的在2018最終無法連任,其必然的結果即是,柯將進攻總統大位,而這之中最為關鍵的,還是人民對民進黨的不滿忿恨,究竟能被柯文哲帶動起來多少?以及,國民黨若成功拿回雙北,其在2020的總統大選上,白主席究竟想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