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鄭問展來看台灣文化自主性

4563
出版時間:2018/06/14 09:14
故宮在本月推出「十年一問──鄭問特展」(右圖為鄭問,翻攝鍾孟舜臉書);論者認為應藉此機會重新思考何謂「台灣漫畫」、「台灣文化」。大辣出版社提供

培瑋/學生
 
日前,文化部與故宮博物院協辦一場主打「台灣國寶漫畫家―鄭問」展覽「千年一問」,除了掀起一股熱潮,也引發不少關於漫畫產業的問題與台灣本土文化的討論。
 
之前看過一篇網路文章《重新思考政府補助本土漫畫產業一事》,內文提及到「台灣其實是有漫畫的,但產業所面臨的窘境除了經濟匱乏問題之外,創作者跟閱聽大眾之間的關係太過疏離,導致創作者不知道市場結構以及閱聽大眾根本也不知道台灣本土的漫畫家有誰」,再加上資本市場與科技的與時俱進讓大量他國文化進入台灣,有些握有高資本之生產者也便擁有在市面上的文化的話語權,爆量的資訊傳播讓台灣大眾們逐漸變成文化雜食者,但自己卻無力於生產屬於自己的文化,甚至是不願意正視本土或貶低本土。
 
到底什麼是屬於台灣的漫畫,又或者更深層的問「什麼才能說是台灣文化?」

其實當我知道鄭問進入故宮作為藝術展覽被看待時,心情是五味雜陳,首先是漫畫被視為是藝術的標竿在哪?
 
再者是當鄭問的漫畫被放入故宮視為國寶時,其實意謂著本土文化的對外宣示,那我想問他的漫畫如何算是本土的?是因為創作者本人是台灣人嗎?如果是,那台灣其實有很多創作者都可以進入故宮博物院展覽,為何只有鄭問?
 
而如果是指漫畫內容的題材,鄭問的系列漫畫《阿鼻劍》、《東周英雄傳》、《刺客列傳》全部都是以水墨的線條、皴法在回應中國歷史,又跟台灣本土有何干係呢?
 
自日本漫畫大量流入台灣後,不少新生輩的漫畫家作品都以類日式風格的身影出現在市場,比如:林政德的《Young Guns》或葉明軒的《無上西天》等,均可從漫畫中的分鏡、大眼珠尖下八的人物造型和場景配置中觀察出一些端倪,然而在放眼望去台灣其他文化表現形式,比如:戲劇、電影或是音樂,其實很多操作模式如漫畫產業,都是再現市場上廣受歡迎的文化符號。
 
我並無意批評這一切早已發生的事,而是希望能夠思考這些再現符號既然都已經被過度濫用變成我們當今熟悉的視覺母題(比如一提到漫畫直覺想到日本風格、一提到電影直覺想到歐美場景),而當台灣創作者再度挪用這些符號去述說故事時,它仍然是台灣嗎?(比如以日式漫畫風格創造台灣故事),它如果不是台灣,那什麼才是正統台灣的符號?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