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霸凌學生 已不是「非典型」案例

3693
出版時間:2018/07/12 17:20
上月有學童母親投訴因拒買補充教材,孩子遭老師言語霸凌;圖為陳師與家長在聯絡簿上針鋒相對。資料照片

王亦欣/國中老師

拜讀昨(11)日《蘋果日報》王子榮法官專欄,「老師為您好?談非典型霸凌」一文,筆者身為國中教育人員心有所感,認為教師霸凌學生的狀況已日漸嚴重,特別撰寫此文,願與讀者分享長年身處教育第一線的觀察心得。

事實上,回顧過去一個月全台各地方發生的新聞,除了震驚全國的板橋國一情侶因遭教師霸凌自殺一事之外,尚有許多教師霸凌學生的「非典型」校園霸凌案例在我們的周遭發生。

6月26日媒體報導,台中市國小教師因學生不買補充教材,公然在課堂對學生言語霸凌 ; 7月9日媒體報導,新北市國小教師帶著其他同學在背後辱罵犯錯學生,讓犯錯學生身心飽受壓力 ; 7月10日媒體報導,台南市國中教導主任在校園用玩具槍瞄準學生,造成校園恐慌。

從上述案例可以知道,短短一個月內,全國至少有4起以上教師霸凌學生的嚴重狀況發生,而這樣的高頻率難道我們還能稱教師霸凌學生的行為是「非典型」嗎?若我們持續用「非典型」三個字來稱呼教師霸凌學生的行為,是不是還在暗示教師霸凌學生只是所有校園霸凌行為的少數呢?而若我們持續用這樣的態度面對教師霸凌,我們有可能解決教師霸凌的問題嗎?

追根究底,教師的霸凌行為之所以難以遏止,主要原因是學生面臨霸凌問題時,往往的反應管道就只有學校老師一途,但如果霸凌的主體是教師,那學生通常就會面臨求助無門的狀況 ; 既使受霸凌學生回家向家長反映,多數家長在傳統尊師重道的觀念下,也總會先入為主的認為教師是在「管教」而非「霸凌」,反而優先責怪自己的小孩。

也因此筆者十分贊同新北市議員劉美芳所提倡的由地方政府成立反霸凌委員會,納外部專家,建立SOP及申訴專線,將解決霸凌制度化的方式,這樣一來可讓教師與校方不再「球員兼裁判」,由地方政府設立單一窗口處理校園霸凌問題,才能真正遏止日漸猖獗的教師霸凌行為。

近日,一部由甄子丹主演的反校園霸凌電影即將上映,甄子丹飾演一名特種部隊退役的軍人返回校園擔任教師,與片中的壞學生鬥智鬥勇。

但殘酷的是電影總是人們對於現實生活不滿的投射,我們不期待有一日自己的下一代能遇到甄子丹,但總能期許政府為我們孩子張開一支保護傘,讓孩子的成長過程少些風雨。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