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皓宜專欄:親密關係中的透視眼

1419
出版時間:2018/08/11 00:20
許皓宜

許皓宜/諮商心理師

朋友和我抱怨她的母親,總把自己搞得像個僕人一樣,朋友卻沒有因此而過得舒服,反而每當看母親做這些雜事,就忍不住升起一把火。特別是,當她看到母親在餵自己兒子吃飯時,滾在心上的火球彷彿要炸開一般,惹得朋友忍不住向母親大罵:「他沒有手嗎?妳讓他自己吃會死嗎?媽,你不能就好好地當個給愛的長輩就好了嗎?」母親卻不解:「我這不就是在給愛了嗎?」

我當然可以理解朋友的痛苦,在於母親的付出,往往不是她真正需要的。但我也明白,為家人「多做些什麼」早已是那個時代的女性,認為自己存在的價值了,你和她們說太多西式的大道理,她們腦中根深蒂固的,仍是她們的母親教給她們的傳統婦德。我朋友是位聰明女性,不可能不明白這個道理,雖然我可以體會,與這樣的母親相處時,難免還是會感到不舒服,但她說話如此不留餘地,有沒有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呢?

朋友想了想,說:母親不斷餵她兒子吃飯,好像是在說,自己沒有能力把兒子養得好、養得壯。「而且,她都餵兒子,不餵女兒,就是重男輕女,就是比較愛男孫啊。」

話匣子一開,她忍不住泣訴母親對弟弟有多寵愛,而她這個做女兒的,在母親心裡卻顯微不足道,「餐桌上總是我弟愛吃的菜,我有沒有回家,對我媽來說根本沒差啊。」

「妳怎麼知道?妳有問過她嗎?」我問。

「我幹嘛要問?又不是要討拍!」她說。

 嗯?和自己的母親討拍,有什麼問題嗎?

內心聲音吐露之後,朋友終究向母親發動抱怨:「為何妳總是只做弟弟愛吃的菜?」沒想到,母親聽了此話也沒否認,只是悠悠地說:「對厚,可是妳好像都沒有跟我說過,妳喜歡吃什麼耶?」

這下朋友也被母親問傻了,一直以來,她似乎忙著關注弟弟愛吃的東西,所以從沒好好想過,自己究竟愛吃母親的哪樣手藝?好像在家庭裡,弟弟是那個總會表達需求的人,而她自以為弟弟才是母親心頭的最愛,便不知不覺地放棄了表達需求的權利。

看來,在人與人的關係裡,自以為十分了解對方,並不見得是件好事。對於自以為非常理解的人,有時,我們反而失去該有的好奇了。

關鍵字

許皓宜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