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專欄:政府發言人應有的高度與氣度

3963
出版時間:2018/10/12 00:05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打官司申請法扶引發爭議。論者認為,身為政府發言人,這麼利用法律扶助制度,不是應有的高度與氣度。資料照片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打官司申請法扶引發爭議。論者認為,身為政府發言人,這麼利用法律扶助制度,不是應有的高度與氣度。資料照片

呂秋遠/律師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面對訴訟時往往會有不知如何為自己辯駁的疑慮與恐懼,因此,國家為此設立法律扶助基金會,協助無資力民眾可以委任律師進行訴訟,律師則基於公益,僅取得象徵性的酬金,這是落實法治國家的基本態度。即便法律扶助制度在運行若干年以後,部分民眾認為在認定資力上尚有缺失可以改進;抑或是扶助對象有大量的毒品犯、幫助詐欺案,但是整體來說,法律扶助制度確實是一項促進法治的重要措施。

從民國102年3月21日,法律扶助基金會為了進一步落實原住民在法律上的弱勢,因此與原住民委員會簽訂契約,辦理「原住民法律扶助專案」。此專案由原住民族委員會編列預算,補助相關經費予法律扶助基金會辦理免費服務,而該委員會也已於民國103年訂頒「原住民族委員會法律扶助要點」,只要當事人具有原住民身分,即可無須審酌資力部分,對於原住民的訴訟權益當然更有保障。與漢人申請法律扶助比較,最大不同之處,在於漢人要審酌經濟能力、收入等要件,但原住民並不需要。除非明顯無勝訴可能性的案件,否則只要是原住民申請法律扶助,法律扶助基金會就必須指派律師予受扶助人,這也是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申請法律扶助得以通過的唯一原因。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因為陳姓律師對其影射與原住民族委員會前主委為「同居人」,因此提出民事訴訟求償,並且向法律扶助基金會台北分會提出法律扶助申請,要求指派一位原住民律師擔任訴訟代理人。陳姓律師認為,Kolas Yotaka曾凍結法律扶助預算,又以原住民委員會名義去函調其個人之法律扶助資料,更利用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制度設計,順利申請到扶助律師,對其提出50萬元求償,「這樣的公眾人物恐怕不是民主社會之福吧?」而Kolas Yotaka也針對她所提出的疑問在臉書上加以反駁。然而,不論是否曾經凍結法律扶助預算,也暫時擱置是否有函調其個人之資料。可是,Kolas Yotaka是否可以理直氣壯的認為,其基於原住民身分,使用法律扶助資源,既然沒有資力上的限制,她本來就有資格申請,何錯之有?

從制度上來看,因為排富條款並非「原住民法律扶助專案」之要件,只要Kolas Yotaka的身分是原住民,即便她的資力高於一般民眾,法律扶助基金會在專案制度尚未修改規定前,只要案情並非顯無勝訴之望,其又基於原住民身分而申請法律扶助,就應該通過審核,以免有因人設案的問題,這是可以同意的。而Kolas Yotaka的答辯在這部分較為無力,因為她只是指出她希望可以由原住民律師為其代理,比較能凸顯原住民的法律困境。

但是本案性質與一般漢人會發生的糾紛幾乎完全相同,就是加重誹謗的精神慰撫金請求,既非酒後駕駛,也非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國家公園法》等,與原住民的文化、社會經濟因素等關聯性極低。既然如此,特別希望由原住民律師協助的原因何在?遑論就其資力而言,除非Kolas Yotaka認為,制度既然容許免費請律師,何必自己出錢?否則要自費委任律師,也並無不可,何苦排擠其他原住民申請法律扶助之資源?

輿論之所以對Kolas Yotaka批評,就是在於其身為行政院發言人,已經是部會級政治人物,其公眾性質不言可喻。但是卻只在乎制度給予她這樣的權利,本來依法就可以申請。這種想法對於原住民法律扶助專案的傷害非常大,在本案曝光後,已經有提議要增列專案排富條款的聲浪出現,以免排擠其他真正有需要的基層原住民。因此,Kolas Yotaka如果真的有心要對陳姓律師提告,作為政府高層人士,請認真思考原住民法律扶助的意義,畢竟本案不是因為她的原住民特殊境遇而「被提告」,而是因為加重誹謗而「提告」民事賠償。身為政府發言人,這麼利用法律扶助制度,應該不會是應有的高度與氣度。

關鍵字

呂秋遠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