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李宣毅:回應柏楊之子─廢死,被害者保護才有機會被認真對待

2626
出版時間:2018/10/12 12:54
許多民眾認為國家若殺了加害人即有助被害人家屬,但卻不追問國家實際上如何進行被害者保護業務;家人因犯罪事件驟逝的律師指出,唯有廢死,被害者保護的議題,才有機會被認真對待。圖為8月底遭執行死刑的死囚李宏基。資料照片

李宣毅/律師、受害者遺屬

英國影子內閣脫歐大臣、工黨國會議員施凱爾(Keir Starmer)和英國知名人權律師,「死刑計畫」執行長雷紹爾(Saul Lehrfreund)兩度訪台推動廢死討論。台灣人權運動前輩柏揚先生之子特別撰文批評,文中特別提及一個觀點──討論廢死更應注重被害者保護。

筆者的家人因為犯罪事件而驟然離世,故對於郭本城先生的意見特別有感。討論廢死時,不但如郭先生所言應該注重被害者保護,筆者更認為,只有廢死,被害者保護的議題,才有機會被認真對待。

台灣社會很有趣,重大刑案發生時,人人上街悼念被害者、去派出所圍毆被告、上網喊殺以慰被害者在天之靈,但對於國家做了多少被害者保護的業務,毫不在意。

大部分民眾希望國家殺了加害人,認為這樣有助被害人家屬。至於被害者保護業務、國家表現如何,民眾卻不想追問。郭文之意是為了被害者保護,死刑勿廢,但通篇不見被害者應如何保護之議。郭文恰恰好反應了台灣真實狀態。

重大刑案發生後,通常行政機關會不斷主張「因為檢察官追訴中、法院審理中,故行政權不要動作」。被害者遺族也因此只能進入這樣的節奏,以刑事訴訟程序為主,作為創傷後復原的核心。

殊不知,法院審理的核心是「犯罪行為」,至於「犯罪成因」、「被害人如何平復」等,都不是審理的重點。這就是為什麼被害者常常在司法程序中,覺得自己並不重要。或者,當追求到被告死亡後,發現自己除了獲得死亡外,沒有被認真看待。

沒有人去告訴被害人遺族,追求死亡可能換來一片虛無感;沒有人去告訴被害人遺族,被告的生命當然不可能與被害者的生命等價、交換、相提並論;更沒有人去告訴被害人遺族,案發後,穩定自己的經濟、心理、基本生活狀況為優先,追尋了解案件事實為次。最後,當一切穩定了,透過了解犯罪真正成因,努力避免悲劇再次發生作為榮耀逝世家人的方式,重新定位被害人生命的意涵,是一個可以追尋的方向。

穩定被害者遺族的經濟、心理以及基本生活狀況,目前國家僅有半官方的財團法人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站在第一線,資源以及專職人手極度缺乏。該會董事長為台灣高等檢察署檢察長「兼任」,各分會主任委員甚或可能由社會熱心公益人事擔任,由此可見從犯保協會制度之「專業度」、「專心度」、「資源」都顯然不足。

這些公民應該關注的「被害者保護」議題,都輕易地因為死刑的存在,讓公民及國家在追求死刑之後,就卸除了社會壓力,好像已經盡力保障被害者了,所以不用再繼續關注前述被害者狀態。正好是死刑的存在,讓人們忽略被害者應如何被保護、忽略犯罪是如何生成、忽略應如何滅絕犯罪。

你支持死刑嗎?是為了被害者而支持死刑?除了支持死刑外,對於被害者你從未給予其他支持?如果三個答案都是正確,那你應當重新思考死刑存廢。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