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衛武營音樂會囝仔「哭到牽絲」 表演中斷樂迷搖頭

出版時間:2019/11/10 17:20

衛武營文化藝術中心日前慶祝營運一周年,高雄市長韓國瑜稱讚營運團隊達成賣出25萬張票的目標,「董事長(朱宗慶)不用辭職了。」但這座國際級場館的進場人數多,管理卻被專家批評只有「開發中國家等級」。不少資深樂迷抱怨,演出中屢出現包括小朋友哭聲、手機鈴響、館方幫遲到觀眾「貼心」帶位,國外樂團不得不暫停演出等亂象。有大老遠從北部南下的樂迷無奈地說:「來高雄是練修養的!」

對樂迷質疑,衛武營文化藝術中心總監簡文彬今出面說明,他表示衛武營四個場館有各種不同類型演出,每種演出觀眾都不一樣,營運團隊會用最大的努力與誠意讓民眾在場館內享受到最好的演出,但他坦言運作迄今仍有很多需要調整的地方。本身亦為專業指揮的簡文彬說,有些觀眾投訴認為因演出觀眾遲到進場,讓台上指揮感覺無奈,但事實上各場館演出開放遲到觀眾進場時機,事前都與演出單位、指揮家等充分溝通,大家都同意後才會讓觀眾臨時進出,場館一定依照此規範運作。
 
《蘋果新聞網》整理近期樂迷抱怨與入場觀眾有關亂象,包括10月14日維也納少年合唱團演出後10多分鐘,多位遲到觀眾被帶進場。10月19日由法國繁盛古樂團演出的《彌賽亞》,陸續有遲到觀眾在樂章間入場,當時指揮發現只好插腰望向觀眾席,等待遲到觀眾坐定,指揮才繼續,前後演出中斷約一分鐘。

10月20日由高雄市交響樂團交演出、旅美指揮家陳美安、大提琴獨奏家王健演出的音樂會,則是在演出德弗乍克大提琴協奏曲第一樂章結束時,為等候遲到觀眾入場坐好,指揮家硬是等待超過2分多鐘才開始演出第二樂章。

10月25日的馬勒第二號交響樂,外籍指揮殷巴爾、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演出,一開始觀眾席就傳出手機聲,更離譜的是最後樂章演奏時,台下小朋友即興發揮,哭了超過1分鐘,讓樂迷事後在網路發文自嘲:「最終章的最大高潮肯定是由小朋友的哭聲所引發的,真是好棒棒!」

資深樂迷、衛武營無限卡友S先生擁有國內外各大城市音樂廳40年聆賞經驗,衛武營開幕後參加過30場演出,他直批衛武營對場館的管理是「開發中國家等級」,連最基本的維持演出者及聆賞者最起碼不受不當干擾的維護都做不到,就算是31年前兩廳院剛開幕,或是高市文化中心的場館管理,也未曾看過如此放任觀眾的做法。

他點出衛武營管理最失當的就是對幼小觀眾毫無限制,不管節目類型為何,只要有家長陪同,就算是嬰兒也能入場,但以10月25日馬勒第二號交響樂的演出為例,全場歷時約80分鐘,主辦單位事前已宣布中場不休息,「家長還帶小朋友入場、館方也讓對方入場,並期待他能全場安靜不哭鬧,簡直是匪夷所思」,結果第四樂章時小孩大哭,還持續了約一分鐘才見館方出面帶離家長和小孩。

S先生還批評館方不管任何演出都會在中場休息前,讓遲到觀眾入場,同時還協助帶位,問題是有時演出未有好的入場時間點,像是10月19日的《彌賽亞》,全部50多段音樂,音樂間隔不過3、5秒,觀眾不可能在短時間入座,結果台上指揮受不了台下觀眾持續在演出中進場干擾,一度停下指揮,把手放眼眉上,作勢要看清楚台下狀況,場面相當尷尬,也確實影響台上演奏進行。

對衛武營放任觀眾帶嬰幼兒及遲到觀眾在演出中入場,S先生不滿質疑是為全力衝高入館人數,所以什麼都不管,連最基本起碼的演出和欣賞不受干擾都做不到,等於是為了少數人而犧牲絕大多數守時守規矩觀眾的權益,對館方作法相當不以為然。

高雄市電器公會音響委員會主委、《MUZIK謬斯客》古典音樂月刊主筆黃裕昌,曾在國家音樂廳聽了超過200場以上音樂會,去年迄今也參加衛武營演出超過30場,他說衛武營演出中有手機聲、LINE訊息聲已是司空見慣,這確實牽涉到觀眾的素質,但太過頻繁出現是否代表館方應對此更加強管理與宣導。

他也提及,去年開幕音樂會上就出現不只一位小朋友哭,甚至有人「哭到牽絲」,問題1年來持續存在,他強調不是反對小朋友入場,而是無法理解為何家長會對小孩在音樂會上的情緒管控如此有把握,結果不只影響到台上演出的音樂家,對期待欣賞可能是人生中最重要演出的觀眾也造成難以抹滅的干擾。

他強調,台灣有新的音樂廳不是新鮮事,難道沒有彼此經驗可觀摩學習嗎?對遲到觀眾理想的處理應該是在曲目間或是樂章間找到空檔,開放觀眾儘速入場找到空位就近坐下,或是統一集中在特定空間看轉播,待中場休息時再進場找到自己座位,目前館方「服務太好,還幫忙帶位」,甚至把開放遲到觀眾進場責任推給承租場地單位,明顯就是不想得罪遲到消費者。

黃裕昌提醒,音樂廳的存在是為音樂服務,所有人都應服膺在此目的下,而非凸顯或張揚自己的重要性。他語重心長說,衛武營的主事者應讓場館把音樂做出來,而非強調誰對場地管理有主導權或是誰比較大,「否則現在連一個三樂章的完整作品,演奏到第一樂章時就因為等觀眾進場而被打斷,音樂就已經斷掉了!」

他反問,「到底誰比較大?結果最大的是遲到的觀眾,這樣對嗎?」但他也說,遲到的觀眾知道自己遲到,但若非主管的人去同意觀眾進場、入座,甚至是這麼多觀眾反應館方卻還堅持既有做法,「觀眾能做什麼?罷聽嗎?」身為熱血古典樂迷的他苦笑,「不行啊,罷聽只是害到自己。」

針對觀眾席傳出小孩哭泣、手機鈴響等,簡文彬說前台仍會持續積極與善意提醒,特別是演出票券上都會有建議入場年齡,若碰到有明顯低於建議年齡觀眾時,工作人員在進場時也會善意提醒家長,主動詢問,並提醒若有狀況要儘快把小孩帶出場,廳院內工作人員也會努力在不打擾觀眾前提下,迅速有效解除吵鬧狀況。

時任衛武營公關推廣組長的張泰嘉也說,每檔演出事前會跟演出團隊討論適合欣賞年齡,在相關文宣上會標註建議欣賞年齡,不過實際上不會嚴格限制,畢竟確實有小觀眾已有豐富觀賞演出經驗,不會吵鬧。但若進場時遇到幼童年紀明顯不是建議年齡層時,前台工作人員會主動向陪同家長說明,提醒若小孩真有哭鬧,要請家長配合帶離現場。

至於帶位干擾演出,衛武營認為應該是頻率性問題,開放遲到觀眾入場時機事前也都與演出單位討論,會儘量在曲目間等適合時間,入場機制有固定流程,只是有時演出座位滿座,要安排遲到觀眾就近先入座也沒有辦法,大原則是儘速入座不要影響演出,這部分會再收集觀眾意見調整。

館方解釋,他們把這場館定位是「眾人的藝術中心」,希望欣賞演出不會限定在特定族群身上,讓以往沒有機會進來的人願意進場,藉此推廣文化平權。他們理解樂迷的「我有觀念來看演出,為何要忍受沒有觀念的人干擾」等抱怨,但這是過渡期,工作人員會收集觀眾意見調整,更希望能確保第一次來的人之後有第二次、第三次,不會是因為第一次欣賞過程的挫折就不願意再進來。

張泰嘉強調,衛武營雖是國家級場館,外界會有高標準與期待,但館方希望這場館的定位是「眾人的藝術中心」,希望欣賞演出不會限定在特定族群身上,把文化平權觀念透過場館發聲,過程中一定會有「我有觀念來看演出,為何要忍受沒有觀念的人干擾」等抱怨,這很難避免。

時任衛武營公關推廣組長的張泰嘉認為,就場館公共性來說,會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走進來,這確實會有過渡期,也是推廣過程中的挑戰,希望讓以往沒有機會進來的人,要有機會願意進來,更要確保第1次來的人之後有第2次、第3次,不會是因為第一次欣賞過程的挫折就不願意再進來了。

中山大學音樂系副教授李思嫻說,館方在票券審核上要規範進場年齡,並嚴格執行,較不會有爭議,若未確實執行,也真的有孩子哭了起來,館方就要該立即帶出去,至於手機靜音還是建議在演出前跑字幕宣導,當然觀眾也應該注意禮儀,共同維護表演品質。(周昭平、涂建豐/高雄報導)

出版時間:00:01
更新時間:17:20(新增學者認為館方在票券審核上要規範進場年齡)

衛武營是國際級場館,但館方在演出中協助遲到觀眾入場引發樂迷反彈,批評管理只有開發中國家水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是國際級場館,但館方在演出中協助遲到觀眾入場引發樂迷反彈,批評管理只有開發中國家水準。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開幕一年來吸引不少觀眾入場,但有樂迷認為,不該為了衝高入館人數就什麼都不管。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開幕一年來吸引不少觀眾入場,但有樂迷認為,不該為了衝高入館人數就什麼都不管。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周年慶活動上,藝術總監簡文彬(中)與觀眾同樂。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衛武營周年慶活動上,藝術總監簡文彬(中)與觀眾同樂。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提供

有樂迷在臉書反應演出中竟出現小孩哭聲。讀者提供
有樂迷在臉書反應演出中竟出現小孩哭聲。讀者提供

網路PTT也有樂迷對演出中手機鈴響感到不滿。翻攝PTT
網路PTT也有樂迷對演出中手機鈴響感到不滿。翻攝PTT

樂迷對演出中出現小孩哭聲表示驚嚇。翻攝PTT
樂迷對演出中出現小孩哭聲表示驚嚇。翻攝PTT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今出面說明館方營運團隊會用最大的努力與誠意讓民眾在場館內享受到最好的演出。衛武營提供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今出面說明館方營運團隊會用最大的努力與誠意讓民眾在場館內享受到最好的演出。衛武營提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熱門》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