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弘芯半導體資金斷鍊 IT專家:中國有機器無人才

出版時間: 2020/09/08 03:24
更新時間: 2020/09/08 03:43
武漢弘芯官網首頁
圖片來源 : 武漢弘芯

中國窮舉國之力,欲造出最先進的7奈米晶片。武漢弘芯半導體董事長李雪艷借空殼公司上馬,投資1,280億元人民幣(約5494.5億元台幣),將債務轉嫁給銀行和工程承辦商,並邀請曾任職台積電和中芯國際的半導體行業風雲人物蔣尚義擔任總經理。在項目剛啟動時,李雪艷還喊出驚人口號:「弘芯半導體將主攻14奈米工藝,項目啟動一年後將拿下7奈米,產能將達到每月3萬片。」項目運作3年,近日傳出爛尾,全國唯一一部價值5.8億元人民幣(約24.89億元台幣)的7奈米光刻機也被抵押,而廠房和宿舍更已於去年12月停工。香港《蘋果》記者嘗試聯絡武漢弘芯,但電話無人接聽,網站亦已停止運作。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認為,中國只掌握到12至14奈米晶片技術,遠遠落後國際水準,華為最近靠台積電供貨也面臨斷供危機,加上中國有機器無人才,武漢弘芯出現資金鏈斷裂,也只是冰山一角。

中國企業的豪言,一度震驚晶片行業。當前全世界僅台積電、三星具備7奈米晶片量產能力,中芯國際要到2020年底才能實現7奈米晶片投資研發。英特爾(Intel)近日更宣布研發7奈米晶片因「重大瑕疵」要延後上市至少6個月。


官宣預警武漢弘芯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

弘芯半導體資金斷鍊早有先兆,武漢東西湖區政府在7月30日公布《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官方文件,預警「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項目基本停滯,剩餘千億資金今年難申報。」不過,這份文件曝光不久已被刪除。8月28日,武漢市東西湖區官方回覆,經區商務局投資協調管理調查,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因為資金鏈問題,項目暫停了。

據一名承建武漢弘芯員工宿舍的分判商趙先生投訴,按照計劃,要建成4幢樓房,但由於分包商沒拿到工程款項,去年12月已沒有工人繼續施工。有市民投訴武漢弘芯一項目去年至今拖欠工資。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顯示,分包商武漢環宇基礎工程有限公司因為4,100萬元人民幣(約1.76億元台幣)工程款項,將總承建商火炬集團和項目公司武漢弘芯告上法庭,並申請戶口凍結和查封其他財產。2019年11月,法院裁定查封武漢弘芯300多畝土地使用權,查封期限3年。對此,武漢弘芯曾於去年11月公開發聲明稱,實際情況是武漢弘芯按期足額支付火炬集團工程款,火炬集團與武漢環宇的糾紛屬於內部結算糾紛。


7奈米光刻機被抵押

武漢弘芯曾經引以為傲的7奈米光刻機也被抵押。中國查冊網站「啟信寶」顯示,武漢弘芯進行一筆動產抵押,登記日期是今年1月,抵押物是一部ASML掃描式光刻機,狀態為全新尚未啟用,評估價值約5.8億元人民幣(約24.89億元台幣)。相關的借貸合約數額為5.8億元人民幣,債務履行期限為2019年4月19日至2024年4月18日。

根據紀錄,截至2019年底,弘芯半導體已完成投資153億元(約656.8億元台幣),2020年計劃投資87億元人民幣(約373.5億元台幣)。根據官網顯示,武漢弘芯成立於2017年11月,總部位於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主攻邏輯晶片、系統集成。

同時,在官網公布晶片工藝的詳細時序,去年3月,已啟動技術研發計劃,目前為第一階段的廠房建設時期。無塵室工程預計同年10月完成,設備機台正加緊進行採購發包作業中,預計2019年11月開始移入作業。同時期也將啟動光罩製作及技術開發與量產調校工作,2020年開始進行7奈米的自主技術研發。


中國晶片技術與國際差距15年

中媒近日報導已潑冷水,指中國晶片製造基礎科研能力不足,製程從微米深入奈米後,中國根本無法跟上世界頂尖企業的發展步伐,缺乏市場競爭力,差距逐漸拉大。業界頂尖公司已將製程推進到7奈米、5奈米,中國現有自主晶片製造能力,與國際先進水準差距約15年。

方保僑分析指,晶片技術領先的台灣、南韓都是美國的同盟,也不敢出貨給華為,雖然華為也在自行研發「麒麟」晶片,「有機器但無人才」,暫時也未能成功製造高階晶片應用在5G手機上,而晶片講求「高成品率」(production yield),需要精準的工藝技術,中國遠遠未能追得上。


經濟學者:人才不敢到中國發展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則以經濟角度分析,中國舉全國之力也未必能製造晶片,「過往做中國人有信心喝的奶粉都做不到,這麼低的技術都不行,更何況晶片。」他指,晶片需要科研投資和經驗累積,過往都是靠進口晶片支撐再加工,中國工業一向重應用研發、輕基礎研發,「過往沒有制裁,這個分工是對數的,中國做世界工廠,專做代工和加工」,但面對美國制裁就要面對現實了。

弘芯半導體研發項目短短3年便告吹,徐家健認為,這反映中國心急要研發出晶片,過往就有「漢芯一號」買來進口晶片磨去別人的品牌再印上自己商標,「中國會有偽造、造假的問題。」他又提到,科技頂尖人才也不敢到中國發展,以「千人計劃」的專才為例,「想一半時間在美國,有時候去中國,現在就很敏感了,這些人才一去中國之後就回不去西方世界,因為外界會懷疑他會不會做商業間諜,或者偷技術。」(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