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中政權認證!哈薩克正式承認新疆存在再教育營 向脫疆者發難民證

出版時間: 2020/10/18 03:45
更新時間: 2020/10/18 07:04
哈薩克政府核發給穆薩汗的難民證。 中央社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哈薩克人權團體「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創辦人賽爾克堅(Serikzhan Bilash)指出,哈薩克政府已對兩名逃離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哈薩克族人核發難民證,代表哈薩政客府正式承認「新疆存在再教育營(集中營)」。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創辦人賽爾克堅昨(17日)在電話中告訴中央社記者,去年10月從新疆逃到哈薩克的穆薩汗(Kaster Musakhan)、阿利穆利(Murager Alimuly)16日在阿克莫拉州(Akmola)移民廳取得難民身分。

賽爾克堅也向中央社記者提供兩本藍色外皮難民證的照片,封面以哈文和俄文寫著「哈薩克共和國難民證」,內頁分別貼有穆薩汗和阿利穆利的大頭照,證件效期均為2020年10月15日至2021年10月16日。

賽爾克堅說:「這是向來跟中共一唱一和的哈薩克當局『第一次』對逃離新疆的哈薩克人核發難民證,意味著哈薩克政府首度正式地以文件的形式,證實並且承認新疆存在再教育營。」

哈薩克官員與中共互動密切,但因為中國政府以「非人道手段」打壓境內的穆斯林及維族、哈薩克族等少數民族,引爆哈薩克人民不滿,導致當局與人民對中共有不同的感受以及糾紛。哈薩克70%的人口為穆斯林。

不堪中國當局「系統性壓迫」(大舉把少數民族關進集中營),穆薩汗和阿利穆利於去年10月逃離新疆、非法入境哈薩克,之後被捕,並且服刑。兩人在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協助下,向哈薩克當局申請庇護。

兩人去年10月14日在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的記者會中指出,他們不堪中國當局多年折磨而被迫逃亡,兩人的證詞揭發了「再教育營」內幕。

當時25歲的阿利穆利表示:「(新疆)額敏縣是一個小縣,當地就有9個營區。不論80歲的老人,還是20歲的年輕人,都遭到囚禁。」

當時30歲的穆薩汗說:「如果放了5個,他們會立刻再抓20個。我的一個兄弟2016年被抓,我們至今不知道他的處境。我們不敢去問,我們自己可能也會被拘禁。」

穆薩汗去年底曾在臉書上發布影片,指他和阿利穆利是生意上的夥伴,他們在新疆額敏縣遭到中國警方拘留後,受到虐打。由於得知警方可能會再拘捕他們,於是兩人決定冒險,於10月初徒步經一個沒有守衛的地方,偷渡進入哈薩克。他們希望哈國看在同族的份上,能為提供他們政治庇護。但他們因為偷渡,在哈薩克被捕。

為了搜集失蹤親人的資訊,一群哈薩克族人、流亡人士在2018年初成立「阿塔珠爾特志願組織」(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除了搜集訊息,該組織也聯繫哈薩克共和國外交部要求中國政府釋放人民。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長年以來揭發「再教育營」內幕,因而不斷遭到哈薩克親中人士誹謗和哈薩克當局長期騷擾,賽爾克堅最近將組織搬到土耳其註冊,目前仍在申請過程中。他於9月間入境土耳其,現居伊斯坦堡。

賽爾克堅表示,6位「脫疆者」中,除穆薩汗和木拉格爾.阿里木之外,43歲的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在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奔走下,已獲瑞典庇護。

他說:「土耳其政府接納數以百計逃離新疆的維吾爾人,哈薩克政府卻連幾個哈薩克人(族)都幫不了,還要看中共的臉色,你們好意思說自己是個獨立國家嗎?」賽爾克堅強調,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將會繼續全力協助另外3人向哈薩克當局爭取難民身分。

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曾揭露,中共的「再教育營」分3種,第1種是曾接觸「邪教」(伊斯蘭教)或極端思想的人,他們會被送到「強管班」,審判後可能移送監獄。

第2種是「嚴管班」,專關曾經「去過」被中國列為26個穆斯林「敏感國家」的人。阿塔珠爾特志願者組織的成員巴特爾(Batyr,化名)說:「然而,這些被中國稱為恐怖主義的國家,卻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支持者、依附者,也是在聯合國幫集中營說話的國家」、「這不是很可笑嗎?這些政府很無能,都已經被中國收買了。」

而第3種是不會說漢語的少數民族,他們會被送到「普管班」,上語言課和思想課,至少待7個月才能出來。其中不乏耕田放牧一輩子的老人家,巴特爾就曾訪問過一名連腰都挺不直的70多歲哈薩克族老嫗,只因為不會說漢語被送進「再教育營」。(中央社)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