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均與中國友好 兩國衝突衝擊一帶一路

出版時間: 2020/10/18 08:13
更新時間: 2020/10/18 08:18
亞塞拜然一名父親痛悼命喪亞美尼亞砲火下的10個月大女兒。她的葬禮17日在第二大城岡賈舉行。
圖片來源 : 美聯社

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在俄羅斯斡旋下,17日再度達成「人道停火」協議。事實上,兩國情勢不僅受俄國影響,中國也與這兩國保持密切關係,影響力逐漸擴大。兩國衝突也牽涉中國、俄羅斯在當地的利益與勢力,對中國「一帶一路」計劃也產生衝擊。

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和俄羅斯一樣,與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都有武器交易,但中國對事十分低調,不對外聲張。而中國與兩國的往來與合作也日益增加。

強人執政的亞塞拜然,政治體制與中俄兩國都有相似之處。總統阿利耶夫的父親是前蘇共領導人,阿利耶夫接掌政權後已執政多年。他時常訪問中國,去年4月就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峰會。

中國對亞塞拜然的油氣資源頗感興趣,甚至想參與當地的能源計劃,也試圖投資首都巴庫的港口。中國通訊設備巨頭華為公司在西方國家漸受抵制,但在亞塞拜然則日益活躍。

至於亞美尼亞,多任領導人都曾訪問中國。兩年前在民眾示威中上台執政,被認為親西方的現任總理帕辛楊去年5月訪中,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中國近年也向亞美尼亞提供優惠貸款等援助。中國有意幫助亞美尼亞興建境內的南北鐵路系統,以及連接伊朗與亞美尼亞間的鐵路。

與亞塞拜然相比,亞美尼亞與中國的關係更為久遠。亞美尼亞商人幾百年前曾獲得中國朝廷的善待。

中國與亞美尼亞關係的另一個看點是,亞美尼亞國家雖小且位於內陸,但中國在當地卻設立規模龐大的大使館。有亞美尼亞新聞界人士說,中國在當地的大使館規模之大,外交官人數之多,與亞美尼亞的國際地位似乎都有些不太相稱,這也反映了中國對亞美尼亞和南高加索地區的重視。

除了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外,中國與南高加索地區另一個國家喬治亞也在加強互動。中國外長王毅去年5月曾訪問提比里斯,這也是中國外長多年來首次訪問喬治亞。

南高加索地區地理上鄰近歐洲、中東、俄羅斯和中亞,因此在中國推動其一帶一路項目中扮演重要角色。中國商品和貨物經中亞穿越裡海後,可經過南高加索地區抵達歐洲和中東,這也被視為中國陸上一帶一路項目能減少對俄羅斯依賴,甚至可取代俄羅斯的另一個重要選擇。

但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衝突升級,當地戰事膠著無疑嚴重妨礙中國在那裡推動一帶一路。許多政治分析人士注意到,中國目前對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衝突的表態非常謹慎,中國盡可能避免讓外界覺得在這場衝突中選邊站。

俄羅斯同樣與衝突雙方都保持密切關係。但俄羅斯不願意看到中國在自己的後院,包括南高加索在內的前蘇聯地區不斷擴大影響。納格爾諾-卡拉巴赫衝突再起,無疑為俄羅斯阻止中國擴大在南高加索地區的影響提供機會。

有亞塞拜然的智庫人士說,俄羅斯不希望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完全講和,但又不願意衝突擴大和失控,俄羅斯希望雙方之間的對峙和緊張局勢能持續下去。另一方面,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一直在納哥諾-卡拉巴克問題上扮演主宰地位,但這一地位目前正招致來自強鄰土耳其的挑戰。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