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夯人誌:骨科醫師 變身白宮御醫 康利

更新時間: 2020/10/19 03:00
■白宮醫師康利(中)在川普總統感染武漢肺炎後,隱瞞川普病情,引發批評。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撰文/蔡文英

美國總統川普月初確診武漢肺炎,舉世震驚。他的病情牽動世局,年僅40歲的白宮醫師康利隨之躍上國際媒體。負責治療地表權力最大的武肺患者川普,康利挨轟未如實對外說明川普病況。他也未能阻止出院後急於投入競選造勢的川普,同時得避免川普病情惡化或再傳染他人。面對媒體提問,康利的說明多所保留,甚至說謊,好讓川普維持強人形象,御醫任務棘手,進退維谷。

白宮爆發群聚感染,隨著更多工作人員確診,康利(Sean Conley)領導的醫療小組要保持其他人員免於感染是一場硬仗。然而,他最大挑戰在於如何控制川普,因為所有跡象顯示是這位病人在給醫師下指令,而不是病人聽從醫囑。

行醫逾14年的骨科醫師康利在4日說明總統病情記者會中,坦承他在前一天針對川普是否使用氧氣發表誤導聲明。他在川普住進馬里蘭州「華特里德國家軍事醫療中心」後,於3日舉行的首場記者會上說川普沒使用氧氣治療,隔天改口稱川普曾兩度使用氧氣。

康利在一連兩天的病情說明記者會避重就輕,前後矛盾的說法讓外界對總統御醫的功力開始有所質疑,媒體紛紛起底他的背景。不過,部分人士認為康利無法實話實說,可能因為川普不准他透露太多自己的病情。

康利在2018年3月被任命為白宮代理醫師,同年5月成為正式醫師。先前他很少上新聞版面,外界開始注意他是今年5月,他讓川普服用未經許可的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引發醫界議論。他在川普染疫住院後連兩天記者會的表現招來更多負評。

針對川普服用羥氯奎寧預防武肺一事。康利解釋,他與川普根據贊成和反對使用羥氯奎寧的證據,經多次討論後得到的結論是,「治療的潛在好處勝過相對風險」。然而,一項全球大型研究指無證據顯示羥氯奎寧能對抗武肺病毒。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亦稱這種藥不太可能對武肺患者有效。

在3日記者會上,康利向全世界說明川普的病情。他被問到一些細節,例如:川普的血氧飽和度、發燒到幾度等等問題,皆採取迴避策略,僅稱川普「狀況很好」,「無需擔心」。

但當天稍後,白宮幕僚長米道斯(Mark Meadows)卻向記者表示,川普在過去24小時的生命徵象「令人擔憂」。當天康利還說川普確診已經72小時,代表川普早在9月30日就確診了,跟川普對外公布確診的時間差了36小時。後來康利又改口稱那是口誤,他指的是總統確診進入第3天。

在隔天記者會,康利幾乎重複前一天說法,但承認川普用過兩次氧氣。還提到川普在用「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抗體療法 REGN-COV2外,再新增類固醇藥物「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他說未公開川普某些病情細節,「是在反映醫療小組及總統在他生病過程的樂觀態度。」

康利說他在前一天樂觀評估川普的病情,是因為「我不想提供可能將病情導向另一方向的資訊。這麼做,看似我們試圖在隱藏某些東西,但這不一定正確。」英國《衛報》指兩場記者會後,醫學專家、政治分析家和大眾都在探討川普病情的真相究竟為何。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傳染病學專家陳子平(Peter Chin-Hong)教授說,許多醫師看完記者會後都很驚訝,康利傳遞的臨床資訊欠缺透明性、沒條理、不合邏輯、很難聽懂。

幫川普塑造強大形象 「如穿白袍的公關人員」

美國《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以「串通的醫師」形容康利。他對於川普在何時感染武肺,病情如何,透露的訊息很有限,只說總統「狀況好多了」。在川普出院返回白宮後,康利微笑稱:「他回來了!」從康利的說法來看,川普這場病彷彿從「這裡沒啥好看的」直接跳到「任務完成」。

即使住院,川普仍可在醫院總統套房辦公。出院後搭總統專用的「海軍陸戰隊1號」(Marine One)直升機回白宮,拿掉口罩,並向直升機致敬的畫面,很快就剪成競選影片。川普推文稱,不要怕武肺病毒,「不要讓它主宰你的生活!」

《大西洋月刊》指出,川普的說法很危險,康利幫川普塑造出他即使染上武肺仍然強大的形象。康利猶如穿白袍的川普公關人員,每次都向美國大眾說川普很好,不提細節。報導批判康利在美國人需要知道總統病情真相時,他卻只想告訴美國人總統有多強大,形同與川普串通,淡化武肺威脅。

美國感染症醫學會不建議將地塞米松用於非「嚴重」、「命危」的病患身上。而康利選擇了這種藥來治療川普,當記者要求康利解釋為何這麼做,康利略為動氣地回答:「我不針對他治療的細節做說明。」直到川普出院後在9日接受媒體訪問時,才承認自己的病情的確一度危急。

此外,川普在住院隔離期間,竟然一度搭著休旅車離開醫院,只為了向在醫院外的支持者致意。許多醫師看了直呼此舉「瘋狂」、「荒謬」,但康利仍為川普的決定開綠燈。

康利在8日稱,川普生命徵象穩定且病情沒有惡化跡象,10日是川普確診第10天,預期他屆時能安全恢復公眾活動。10日川普就在白宮南草坪陽台向數百名支持者發表演說。部分人士擔心他仍具感染力,那次公開活動飽受左派媒體抨擊。儘管如此,川普仍於2天後開始在佛州、賓州等地辦造勢集會。

川普只住院3天就出院,重啟競選活動,力拼追趕在民調和募款都領先的對手拜登(Joe Biden)。美媒《彭博》(Bloomberg)點出康利的難處,要阻止一心急於投入選戰的病人川普是一項嚴峻挑戰。如果讓川普太快行動,恐危及他的健康,想緩一緩的話,則得面對來自川普的壓力。

讓川普出院回白宮,康利保證白宮的醫療團隊能提供總統復元所需的醫療。白宮未明確公布內部醫療設施規模,據悉至少有2處醫療站,能應付從頭痛到所有醫療緊急狀況。

柯林頓總統(Bill Clinton)和布希總統(George W.Bush)時期的白宮副醫師蘭格(Bill Lang)表示,總統當然有權以隱私為由不公開健康資料,但會產生反效果。他說:「盡可能完整、你所說的每件事都要精準、壞消息不會隨著時間變好。這是過去我們遵守的3項準則。」

白宮發生群聚感染後,康利領導的醫療小組在疫情調查和接觸者追蹤方面的作為也為人詬病。部分在白宮活動上接觸過確診者的賓客接受訪問時抱怨,他們未曾聽聞過接觸者追蹤這回事。

首位非醫學士的御醫 傳未經適當審核即晉升

原任海軍骨科醫師的康利在川普提名原本的白宮醫師傑克森(Ronny Jackson)出任退伍軍人事務部部長後,晉升為川普的個人醫師。美國從南北戰爭(1861-1865)後,就有聘請軍醫出任總統御醫傳統,部分原因是民間醫療機構的醫師,很難在一接到通知就可離開原工作崗位進白宮工作好幾年。曾任白宮醫師的馬利安諾(Connie Mariano)表示,軍醫很適合出任白宮醫師,因為他們都是急救人員,「在白宮行醫有如在戰場。」

賓州出身的康利在2002年取得聖母大學理學士學位後,再到費城骨科醫學院就讀,2006年取得骨科醫學士(Doctor of Osteopathic Medicine)學位。這種學位不同於醫學士(Doctor of Medicine)。骨科醫學注重了解人體骨骼、肌肉和神經如何影響整體的健康,以及生活方式和環境等因素對健康的影響。

康利於2006年加入美國海軍,2013年在維吉尼亞州樸茨茅斯海軍醫學中心完成急救醫學住院醫師訓練。他表現優異,獲榮譽畢業生獎、護士票選傑出資深住院醫師獎等殊榮。

2014年海軍中校醫官康利被派到阿富汗,擔任「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在坎達哈機場醫療設施的創傷部主任,他的小組因拯救1名在當地被土製炸彈炸傷的羅馬尼亞士兵性命,獲得羅馬尼亞政府頒發榮譽徽章表揚。康利在阿富汗待了半年。他在2016年底進入白宮醫療小組前,是樸茨茅斯海軍急救醫學部研究主任。

康利的妻子克莉絲汀(Kristin Conley)也是醫師,兩人在念醫學院時相識,婚後育有2子1女,女兒出生時,康利人在阿富汗。克莉絲汀現為馬里蘭州費德瑞克健康醫學集團內科醫師。

去年2月康利領軍12人醫師團替川普做健康檢查,當時康利稱總統「很健康」,「我預期他將可在總統任內保持那樣的狀態,之後亦然。」他針對那次4小時的健檢結果,未再公布進一步資訊。

現年74歲的川普在2017年初上任,是美國歷來上任時最年長的總統,他的健康狀況一直高度受矚目。去年11月他臨時上過一次醫院,康利發布備忘錄稱那只是「例行、預定的期中檢查」,有一說川普是因胸痛就醫,但遭康利否認。

康利是美國國會在1982年正式設立白宮醫師一職以來,首位非醫學士,而是骨科醫學士出身的御醫。國家廣播公司(NBC)報導,康利是由前御醫傑克森推薦進白宮。2位匿名人士向NBC透露,康利晉升為川普御醫並未經過適當的審核程序。

被提名為總統個人醫師之前,康利是白宮醫療小組的資深醫師。若爆料屬實,倒也不足為奇,因為川普這位白宮主人一向不按牌理出牌,他的個人醫師不走一般程序,符合其行事風格。在11月3日大選前,川普的健康仍將是全球關注焦點,康利的角色吃重可想而知。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