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兄金正男被殺 妻兒逃命過境台灣2天「CIA搶人大戰」秘辛曝光

出版時間: 2020/11/18 18:12
更新時間: 2020/11/18 18:14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胞兄金正男2017年在馬來西亞遭暗殺後,其長子金韓松在反北韓組織「千里馬民防」(Cheollima Civil Defense,後改名「自由朝鮮」Free Joseon)協助下,自澳門抵台灣後在桃園機場停留了兩天,隨後搭機前往荷蘭。「自由朝鮮」的神秘領袖亞德里安•洪昌(Adrian Hong Chang)日前首度以真實身分接受美國《紐約客》雜誌專訪,透露了當時緊急營救金韓松和他母親、妹妹的緊張過程。

亞德里安透露,金韓松一家人在桃園機場停留期間,一度遭航空公司禁止登機,之後由中央情報局(CIA)官員現身介入,金韓松一家人才得以登機前往荷蘭。

現年36歲的亞德里安身分背景特殊,出身自韓裔傳教士家庭的他,目前擁有墨西哥國籍及美國永久居留權。他在美國接受中小學教育後,進入耶魯大學攻讀歷史系,因參加一場北韓人權研討會開始投身於推動北韓民主化,2006年在中國協助6名脫北者逃出國境時,曾失事遭關押。之後他更曾協助美國中情局(CIA)等政府部門,協助強人格達費垮台後的利比亞成立革命政府。他曾表示,希望借助這些經驗推動北韓人民起義。

亞德里安背景特殊 致力推翻北韓金氏政權

亞德里安向《紐約客》表示,金正男2017年2月13日在吉隆坡機場遭抹神經毒劑暗殺後,第二天他就接到當時住在澳門的兒子金韓松(Kim Han-Sol)的消息。他與金韓松2013年經人介紹認識,當時18歲的金韓松穿著一雙Gucci鞋,向亞德里安表示聽說過他推動的反北韓工作,此後兩人一直保持聯絡。「我從沒見過這麼有錢的孩子,金正男一輩子累積了大筆現金。」亞德里安說。

金正男遭暗殺後,金韓松立刻發現,原本常在家門外駐守的澳門警察都消失了。他打電話請共同友人轉告亞德里安,他和媽媽、妹妹必須立刻離開澳門。不難想見,金韓松身為金氏王朝長孫,無論落入誰手,都大有利用價值;此外,許多國家情報機構也會對他有興趣。

當時身在美國的亞德里安,立刻致電同為韓裔的好友安克里斯(Chris Ahn),克里斯曾在美軍陸戰隊服役6年,認識亞德里安後也投入反北韓政權的工作。

韓裔前美軍陸戰隊員飛台北 協助金韓松一家過境

接到亞德里安電話時,克里斯正在菲律賓。「太好了,」亞德里安說,「你可以今晚到台灣的機場和他們(金韓松一家人)會合,確定沒人跟蹤他們嗎?」克里斯隨即動身,在翌日凌晨抵達桃園機場。他知道金韓松一家人的航班號碼,在機門邊的一家麵店等候,可藉此查看旅客中是否有可疑人士。

金韓松一家人當天清晨自澳門飛抵,戴著口罩下機,金韓松身高約178公分,母親是美麗的中年婦人,穿牛仔褲的妹妹還未滿20歲,氣質近似美國少女。亞德里安已告知金韓松,會有一名穿黑色T恤、戴道奇隊棒球帽的男子等候他們,名叫Steve。

金韓松看到克里斯後,上前問:「Steve?」克里斯點點頭,說「我們走吧」。他和金韓松兄妹說英文,和他們的母親說韓語。金韓松母親擔心前途茫茫,但金韓松指著克里斯說:「我相信他,因為我相信亞德里安。」

克里斯隨即帶他們到機場內一間有私人房間的貴賓休息室,讓金韓松的媽媽和妹妹在同一間房休息。克里斯打開自己iPad上的Netflix讓她們觀看,自己則和金韓松待在隔壁房。一小時後,亞德里安致電,表示正與三個國家交涉,請他們接納金韓松一家人。

為了讓金韓松轉移緊張情緒,克里斯先和他聊美國BBQ文化,然後問他北韓生活如何。金韓松談到曾與祖父金正日去釣魚,聽起來祖孫關係曾經親近。

當天深夜,亞德里安再度致電克里斯表示,已有一國願意收留金韓松一家人,亞德里安已為他們買了三張前往荷蘭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的機票。此時他們已在桃園機場停留了18小時。

荷蘭願接收 三人在桃園機場登機卻遭攔阻

克里斯送金韓松一家人到登機門,穿越排隊登機的旅客,直接將他們的護照交給航空公司人員。對方看到護照時吃了一驚,隨即表示「他們不能登機,他們遲到了」。克里斯說:「但還有人在登機啊!」對方堅持「他們不能登機!」克里斯立刻撥電話給亞德里安,開擴音讓他聽到與航空公司的對話,航空公司人員說:「你們絕對知道他們為何不能登機。」

克里斯此時只好再送金韓松一家人回貴賓休息室。數小時後,兩名自稱是CIA官員的人士現身,包括一名韓裔美籍官員韋斯(Wes)及一名年長白人。他們注意到克里斯佩戴伊拉克戰爭的紀念手環,克里斯表明自己是退役軍人,「我愛我的國家,但我現在不在美國,也沒有犯法,我不需要跟你們講話」。

兩名CIA官員要求與金韓松談話,克里斯則向金韓松說:「在我們搞清楚情況之前,我認為你不應該和任何人談話。」

第二天一早,機場人員到來,態度明顯友善得多。他們協助克里斯另外訂購前往阿姆斯特丹的機票。金韓松鬆了一口氣,但韋斯已告訴克里斯,他會和這家人一同搭機。他們登機前,克里斯在亞德里安指示下,用手機拍攝金韓松感謝他們協助確保人身安全的影片,甚至自拍合照。

克里斯表示,這是為了證明「我們沒有綁架金韓松」。三周後,這段影片上傳到YouTube,全世界也因此得知金韓松與千里馬民防的存在。

千里馬民防的網站上,則感謝荷蘭時任駐南韓大使安布烈茲(Lody Embrechts)同意金韓松轉機,並承諾協助他們一家人,安布烈茲對此拒絕評論。

金韓松一家人抵達阿姆斯特丹機場時,「自由朝鮮」派出的團隊及一位荷蘭人權律師已在登機門等待;但在安布烈茲協助下,一家人未經機門就入境了荷蘭。金韓松致電亞德里安,表示他曾想走出登機門,但被從一扇側門帶走,住進機場旅館。

CIA攔截 金韓松一家人不知去向

亞德里安問金韓松是否要向荷蘭申請庇護,金韓松表示願意,亞德里安隨即通知「自由朝鮮」團隊及荷蘭人權律師轉往旅館大廳,並表示金韓松會下樓來和他們會面,但他們始終不見金韓松人影。

多名消息人士向《紐約客》記者透露,當時CIA人員帶金韓松一家到別處去,但究竟去了哪裡並不清楚。一名「自由朝鮮」成員說:「各國政府的部門很少團結合作的」,「這就是其中一例,外交部和秘勤局彼此有嫌隙」。

曾任職CIA的美國戰略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研究員蘇美泰莉(Sue Mi Terry)則說:「我想亞德里安輸了,讓金韓松落入CIA之手」。

亞德里安說,失去金韓松是他生涯第二大錯誤,第一大錯是在中國被捕。不過他雖然能同理作為脫北者的金韓松,但他最終目標是終結北韓金氏王朝,而金韓松仍是那王朝的一份子。 (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相關新聞回顧:【救援片】金正男兒子逃亡來台灣 據稱是因這個原因

出版:11:46

更新:17:25(新增影片)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