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夯人誌:疫苗神手的超前部署 沙辛夫婦

更新時間: 2020/11/23 03:00
■沙辛(右)和杜勒齊夫婦是全球最快公布研究成果的武肺疫苗推手。翻攝英國《每日郵報》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撰文/蔡文英

“It could be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of the Covid era.”

「它(疫苗)可望是武肺時代結束的開端。」

疫苗從研究到完成臨床實驗通常須7至8年,今年1月展開的「光速計劃」10個月內,就在武漢肺炎疫苗第3階段臨床實驗,獲逾90%防護力驚人成效。本月9日宣布的好消息,在疫情持續肆虐全球之際帶來希望。此疫苗是美國輝瑞藥廠與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合作的產物,主導者是創立BioNTech的科學家夫妻檔沙辛與杜勒齊。熱愛研究的他們連結婚當天都回實驗室工作,練功逾25年的成果將幫助世人對抗難纏的武肺病毒,並帶來豐厚財富,讓他們擠進德國百大富豪之列。

沙辛夫婦因「光速計劃」(Project Lightspeed)成功,領先全球同業,率先公布臨床實驗成效,頓時變得舉世皆知,被喻為武肺疫苗背後的「夢幻組合」,可能改變世界。先前,除歐洲生技新創業界外,這對土耳其裔德國科學家夫婦知名度不高。然而,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沙辛(Ugur Sahin)2年前就做出大膽預測。

當時沙辛出席柏林一場會議,他對滿屋子傳染病專家表示,萬一發生全球大流行疫情的話,他的公司可望使用「傳訊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mRNA)技術,快速研發疫苗。

沙辛和同為癌症免疫療法學者的妻子杜勒齊(Ozlem Tureci)2008年合創BioNTech,主要從事癌症治療研究,使用mRNA分子促使細胞產生特定蛋白質,讓它們訓練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公司已推動逾20項研發計劃,但尚未有產品上市。

沙辛說那番話時,根本還沒有武肺病毒,他的預言卻神準。如今全球已有逾5760萬例確診、137萬人死於武肺。各大藥廠競相研發疫苗,已有17家展開臨床試驗。輝瑞藥廠(Pfizer)與BioNTech研發的BNT162b2疫苗領先全球,率先公布第3期臨床實驗期中分析,有逾90%防護力。沙辛說:「它可望是武漢肺炎時代結束的開端。」

疫苗實驗效果達95% 最快下月可望供應

上周三,輝瑞與BioNTech再宣布,疫苗在第1劑打入人體28天後變得高度有效,對所有年齡層、族裔都有效。4萬3000多人參與第3期實驗的完整研究顯示,疫苗預防武肺效果高達95%。輝瑞上周五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申請緊急使用授權,最快下月初起可望有限度供應疫苗。預計年底供應5000萬劑,明年13億劑,目前還沒任何mRNA疫苗或療法取得美國或歐洲監管機構許可。

今年1月24日(周五)當沙辛從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讀到中國武漢出現快速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報告時,他判斷這可能釀大流行。3天後周一他召集同事開會,宣布要研發武肺疫苗。

有些同事認為武漢情況被誇大,部分董事和擔任要職同事反對,但在沙辛和杜勒齊堅持下,許多原訂要去滑雪度假的同事取消行程,動員500名大多是腫瘤學研究人員投入光速計劃。

當時世界各地對武肺病毒的危險多不以為意,但BioNTech已倉促成軍,準備迎接可能的大流行。沙辛日前受訪談到,全球許多公司都有辦法像BioNTech快速研發疫苗,因此當他決定要投入時,與其說是看中它的商機,比較多的是責任感,「因為我知道我們可以很快製造出疫苗」。

BioNTech找出幾種有潛力的候選疫苗後,沙辛認為要快速測試、取得許可的話須外部援助。他的公司跟輝瑞2年前開始合作流感疫苗,雙方在今年3月同意聯手推出武肺疫苗,輝瑞同意投入10億美元(約285億元台幣)資金。

能與輝瑞合作有賴沙辛與輝瑞執行長布拉(Albert Bourla)的私人情誼。沙辛在土耳其出生,而布拉則是來自希臘的移民。布拉和沙辛最近受訪表示,同為科學家和移民的背景讓他們建立好交情。他們約好待疫苗成功後,要共飲在倆人祖國都很受歡迎的茴香酒(raki)慶功。

沙辛和輝瑞疫苗研發製造主管詹森(Kathrin Jansen)的私交也助他一臂之力。他們3年前在輝瑞紐約總部首度見面,當時沙辛正替自家研發的傳染病療法尋找合作夥伴。同為德國人的詹森起初質疑BioNTech的能耐,但與沙辛交談後,她開始相信對方。沙辛說他耳聞詹森難搞,「她問了非常好的問題,10分鐘後我們就有很棒共識。」沙辛還找上海復星醫藥合作,在中國測試疫苗。

今年2月底,BioNTech就找出20種候選疫苗,全拜研發癌症療法和流感疫苗過程累積技巧之賜,大大縮短尋找候選疫苗時間。3月1日沙辛致電詹森,提議輝瑞與BioNTech合力測試疫苗。

詹森很快答應,她向《華爾街日報》表示:「它可能是我們所做最重要的一件事。」她說比起傳統技術,RNA技術更快達到臨床評估。3月14日2家公司60位主管和科學家,透過視訊會議談好合作的法律與科學條件,BioNTech同意開放mRNA研究成果給輝瑞。

沙辛說有170年歷史、員工10萬人的輝瑞藥廠,與1500人生技公司BioNTech合作意外順暢,但沙辛堅持疫苗要算BioNTech產品,輝瑞代表BioNTech在美國申請執照。輝瑞則要求在合作後得到的新發現,視情況決定屬於哪一方。

沙辛4歲隨母親移居德國科隆,與在福特汽車廠工作的父親團聚。他從小就想當醫師,長大後如願成為科隆大學醫師,1993年取得癌症免疫療法博士學位。沙辛在職場認識同為土耳其裔的杜勒齊。

對腫瘤學研究都感興趣的兩人決定共度人生,並在2002年結婚。完婚當天,兩人從登記處辦好手續後,就回實驗室換上白袍繼續工作。英國《泰晤士報》寫道,正是這種恬靜、專心,讓現年55歲的沙辛和53歲的杜勒齊躍升為億萬富豪,同時成為現代腫瘤學界有趣代表人物。

沙辛和杜勒齊婚後專心研究和教學,沙辛曾到瑞士蘇黎士大學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辛克納吉(Rolf Zinkernagel)的實驗室工作。2001年沙辛和杜勒齊一起成立Ganymed製藥公司,研發使用單株抗體的癌症藥。這家藥廠在2016年以4.22億歐元(約143億元台幣)賣給日本安斯泰來(astellas)集團。

學者兼企業家的沙辛夫婦於2008年設立BioNTech,由沙辛任執行長、杜勒齊任醫學長,同樣尋找包括mRNA等更多種技術來治療癌症。BioNTech去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近日市值突破210億美元(約5992億元台幣),沙辛持有18%股份,讓他們夫婦擠進德國百大富豪之列。

沙辛夫婦跟正值青春期的女兒住在梅因茲(Mainz)總部附近一處公寓,兩人都騎單車上班,沒買車,家裡沒電視。投資BioNTech的MIG AG創投公司董事克羅邁爾說,沙辛常穿牛仔褲、揹背包、拿著單車頭盔出席商務會議。

布拉形容沙辛是非常獨特的人,「他只在乎科學,不愛談生意,非常不喜歡。他是科學家,很有原則。我對他百分之百信任。」與沙辛同在梅因茲大學任教的腫瘤學教授西奧波爾德說,沙辛是「極為謙遜的人」。

在德國,移民議題仍具爭議,土耳其裔的沙辛夫婦成功是件可喜之事。當地媒體《焦點》寫道,「這對夫婦是德國族群融合的優秀範例」。BioNTech股價今年1月至今已翻了近3倍。

沙辛對免疫療法很感興趣,20歲就開始在實驗室工作,當時他還在科隆大學醫學院求學,下午4時下課後同學都回家,他卻鑽進實驗室,直到晚上9時或10時,有時甚至待到清晨4時才騎單車回家。

1992年畢業後,沙辛在母校附屬醫院擔任內科、血液科與腫瘤科醫師,數年後轉到薩蘭大學醫學中心,並在那邂逅還在念醫學院的杜勒齊。杜勒齊目前也在科隆大學授課,被視為癌症免疫療法先鋒。

杜勒齊受訪時說:「我受到行醫的父親影響,從小沒想過除了醫師以外的職業。」父親在自家開醫院,杜勒齊童年就在病患當中玩耍,「在我們家,沒嚴格區分工作和生活。」父親很重視患者,杜勒齊當醫師後,亦奉行以病患為主的醫療照護。

研究mRNA已逾25年 「總比別人早一步」

2001年起沙辛和杜勒齊都在科隆大學附屬醫院工作,他們想成立研究實驗室,研究如何訓練免疫系統攻擊癌細胞,但研究經費很難申請,他們決定創業。BioNTech的RNA生化與製造資深副總裁庫恩說:「我很少遇上像沙辛先生那麼聰明的人,他總比別人早一步。」他說沙辛的科學論點具說服力、工作熱忱激勵人心。

杜勒齊說她接受自己無法改變的事,但以決心和勇氣集中在她足以發揮影響的範圍。德國之聲指出,決心和勇氣是沙辛夫婦在疫情下常顯露的特點。BioNTech雖還沒有獲准上市的療法或疫苗,但沙辛夫婦研究mRNA技術已逾25年。

之前,從沒有疫苗的研發如此快速取得成果。當本月8日得知疫苗臨床實驗證實有效後,沙辛和太太在家泡了土耳其茶。他說:「當然,我們慶祝了一下。鬆一口氣的感覺很好。」一旦採用mRNA技術的武肺療法取得許可,將開啟藥物革命。沙辛說:「那我們就有機會形塑這個新產業。」

據美國《富比士》雜誌網站即時統計,沙辛身家43億美元(約1227億元台幣)。他向德國《經濟周刊》表示,「我對自己持有的股份價值沒興趣」,「我們想建立像美國安進(Amgen)或基因泰克(Genentech)那種大型生技公司,我們想創造長期價值,那才是我感興趣的事。」

沙辛夫婦小檔案

家庭:同為土耳其裔的兩人2002年結婚,育有1女

身家:43億美元(約1227億元台幣,根據《富比士》即時統計)

沙辛 55歲

出生地:土耳其伊斯肯德倫

學歷:科隆大學癌症免疫療法博士

身分:大學教授、BioNTech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

杜勒齊 53歲

出生地:德國克洛彭堡

學歷:薩蘭大學醫學士

身分:大學講師、BioNTech共同創辦人兼醫學長

資料來源:綜合外電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