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寒冬中驅趕「中端人口」 香堂村遭斷水電強拆「文革武鬥再現」

更新時間: 2020/12/20 11:12
北京香堂村遭官方強拆,引起業主維權抗爭。 翻攝網路

中國北京市昌平區香堂文化新村(下稱香堂村)近日遭當局以違建為由強拆,當地屋主繼續在斷水斷電的嚴寒天氣下留守家園抗爭,形容事件是人道災難,較納粹德國的集中營更無人性。有中國學者批評,動輒以違建之名的強拆,慘烈情況及對社會的撕裂如同文化大革命時的「武鬥」再現,將幾十年的「法制建設」摧毀。

香堂村上千名屋主去年10月就曾圍堵鎮政府,要求解釋他們合法購買的房屋為何會被政府以「違章建設」論處,還逼他們於3天內遷離。在抗拆事件一年後,北京當局今年12月2日再到香堂村貼出告示,要屋主7天內搬走。當局派出大批人員封村,限期到後派出重型機械陸續拆卸村內房屋,並對留守維權的屋主斷水斷電,要逼他們離開。

相關新聞:北京強拆香堂村 村民怒指因掐住習近平「龍脈」(動畫)

北京政法大學教授楊玉聖,就是香堂村面臨強拆的屋主之一。在住房被切斷水電瓦斯後,他於本月14日一早開始絕食抗議,政法大學校方聞訊後到他家關切,而他還須授課,因此他目前已經停止絕食。不過,他向對美國之音透露,他家圍牆外已裝了新的監視攝影機,開車到學校途中也被兩輛車跟蹤。

楊玉聖稱家中被斷水電後無法生活,曾致電北京市長服務熱線求助及抗議,但無回應。他批評,當局採取斷水電瓦斯的做法是傷天害理的違法行為,突破做人底線,「大冬天的,斷水斷電就是置人於死地嘛……哪怕是在納粹德國時期,針對猶太人,在集中營,它也不會是斷水斷電斷氣的。」

報道指,根據網上流傳的短片顯示,目前香堂村的9區、10區和老4區仍有屋主留守抗爭,他們的居所外則有大批保全看守。有屋主表示,在楊玉聖家附近有屋主在房內放了兩個瓦斯筒,以保衛家園。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退休教授邢小群表示,鄰里們呼籲團結起來,但是人們在前去看望楊玉聖的路上被保全擋住。邢小群說:「大家集資給他們送點吃的什麼的。但是我們過去想看看楊(玉聖)教授,他那幾道崗,一道路障有兩排三排的黑衣人,就不讓我們進去。」

香堂村另一屋主金先生指,目前被斷水電的屋主僅靠儲存的食物和水苦撐,不敢踏出家門,「只要家裡沒有人,他們就可以破門而入了,就可以隨便拆了。有人的房子(他們)不敢硬來,因為怕出人命嘛」。

香堂村維權屋主之一的紅色詩人郭小川的長女、中國中央電視台前編導郭嶺梅,本月初被以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罪名刑事拘留。70歲的她被禁止與家人律師見面。

相關新聞:北京蠻橫稱違建強拆村屋 政法教授絕食抗議:「令人不恥的流氓行為」

郭嶺梅的兄長郭曉林18日向外媒表示,看守所稱其妹妹沒受虐待。他對國際媒體關注事件表示感謝,希望世界能關心中國的人權狀況。有知情人士指,郭嶺梅案是政治問題,即使有律師也難按程序處理。

郭曉林強調,希望政府能兌現讓人民過幸福生活的承諾:「至少要保證人家沒有這種突然財產被沒收、房屋被強拆的恐懼吧,是不是?」

香堂村是北京最大的小產權房集中地,有3800多戶,人口上萬,居民多為北京的中產階層,當中不乏知名文化人、紅二代、紅三代及外籍人士。據指當中約三分之一住戶只有香堂村的房子,遭強拆後將無處容身。

有分析認為,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為了爭取中共二十大上晉升中央常委,「敢於刺刀見紅硬碰硬」,不惜先後在寒冬季節驅趕「低端人口」和小產權房屋主。但客觀效果是製造出「人道主義災難」和「給習近平抹黑」。

過去一年,在北京和其他地區開展的強拆違建運動中,昌平區小湯山鎮的居民小區九華農業科普示範園、昌平區瓦窯等多個小產權房社區、懷柔區橋梓鎮雅園和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青島涵碧樓、河北野三坡等處屋主的家園均遭夷平,有些地方仍在清理,遭強拆人口多達數萬。

中國知名法律學者方流芳將中國當前頻繁的強拆「違建」與文革武鬥相提並論。12月12日,他在新浪微博指出: 當今強拆「違建」的慘烈,與文革武鬥有得比,幾十年「法制建設」蕩然無存。

方流芳認為,「文革『歷史遺留問題』,至今還在撕裂社會,而強拆的後果,恐怕也要一個世紀才消化得了。」 (香港《蘋果動新聞》)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