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脫貧】宣布全面脫貧只為宣傳維穩 日收入38元才算「貧困」

出版時間: 2020/12/31 07:36
更新時間: 2020/12/31 08:14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任後提出中國要在2020年全面脫貧,邁入小康社會。上月官方宣布中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代表全中國都已脫貧,當局對此大肆慶祝,習近平也迫不及待在本月召開論壇,向國際分享中國的脫貧經驗。然而學者分析,「脫貧」只是習近平對內穩定政局、對外宣示威權模式成功的一步棋。

相關新聞:【中國式脫貧】當貧困戶要靠關係 民工做保全月入6千擔心被脫貧

事實上,中國訂立的貧窮標準遠低於國際水平,很多人是脫了中國的貧,卻未能脫生活的貧,有在城市打工、將子女留在山區的農民工向香港《蘋果》表示,自己老家「講關係」,做不了貧困戶,只好與妻子離鄉工作,留下子女當「留守兒童」;供養孩子後,夫妻倆每天僅有30元人民幣(約130元台幣)可用;也有貧困戶在城市找不到工作,返回老家小鄉鎮當保全,擔心自己很快也會在這項全國脫貧運動中「被脫貧」。

中國式脫貧:凸顯威權模式

2020年12月14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人類減貧經驗國際論壇」,邀請20多國代表網上與會,習近平致賀函,「今年中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已經全部脫貧……為全球減貧事業作出重大貢獻。」就像論壇名稱一樣,中國要脫貧,不但是為了要讓人民過得好,更是要國際知道中國模式的偉大成就。

北京清華大學政治系前講師吳強向香港《蘋果》表示,「脫貧」對中國來說,是要凸顯威權模式成功、爭取國際影響力的其中一步棋,「在目前中國孤立的情況下,脫貧對中國來說就有很強的、幾乎是唯一的國際正當性,是包括新冠肺炎的威權治理模式在國際社會上脫貧的有效性、正當性的一個證明。」

聯合國在2015年提出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其中包括要求成員國在2030年前消除絕對貧窮,中國也在當年定下的「十三五規劃」中,提出脫貧攻堅戰的目標任務和要求,要在2020年「全面脫貧邁入小康社會」。根據中國官方報告的數字,2015年有5500萬貧窮人口,到了2019年只剩550萬,上月中國表示已經「全面脫貧」,同時也聲稱自己提早10年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

不過,中國是滅了什麼貧?目前聯合國採用的貧窮線,是每日收入1.9美元(約53元台幣),而中國官方去年公布的農村貧困標準為每人每年收入3218元人民幣(約1萬3854元台幣),即每日收入約38元台幣,遠低於聯合國貧窮線。

值得留意的是,根據我國衛生福利部公布的108年低收入戶資格審核標準,台灣省為每人每月平均所得1萬2388元以下,金門縣、連江縣為1萬1135元,台北、新北等直轄巿則較高。至2019年6月,我國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總計62.1萬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最新公佈的貧窮人口數字則為149萬人,一人住戶貧窮線是月入4500港元(約1萬6000元台幣),4人住戶則為2萬1400港元(約7萬7000元台幣)。

學者直言:還有好幾億貧困人口

今年11月,中國貴州省聲稱最後9個縣都已經脫離「貧困縣」名單,官媒隨後指這代表國務院扶貧辦確定的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當時中國學者胡星斗曾經提出質疑,中國的脫貧並不是真正脫貧,因為中國的貧窮標準依然遠比國際貧窮線,他估計中國目前還有好幾億貧窮人口。

12月下旬,香港《蘋果》記者再聯絡胡星斗希望更深入了解中國貧窮問題,但他表示已經答應別人不再受訪。

要說中國有多少貧窮人口,或許出自國務院總理的說法最權威。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5月底在兩會記者會上說,當前中國有6億人口每月收入僅1000元人民幣(約4300元台幣)左右。

除了中國標準遠低於國際標準,脫貧路上的手段也引非議。新華社11月中曾報導,很多「扶貧」官員的工作之一,就是要解決他們眼中的「碰瓷戶」、「難纏戶」,認為他們不願退貧,便「一遍遍入戶、一遍遍溝通」,勸說對方承認自己已經脫貧。而今年年初,為了「敲響中國脫貧事業進入最後直路的鑼鼓」,江蘇省先宣佈全省只有17人還未脫貧,但全江蘇有8000萬人,令人質疑「17人」的數字是如何統計出來。

中共無所不用其極要宣布全面脫貧,除了要向國際宣示中國模式的成功,吳強說,還是為了要維持國內政局穩定。習近平推行這種舉國運動、要求地方官員脫貧的同時,可以動員、觀察,甚至豎起自己的威權,「脫貧對北京、對習近平是非常重要的,這是地方和中央的平衡關係。過去8年,(習近平統治手法)一手是表忠心,另外一方面就是以脫貧運動之名對地方官員,進行動員;在反腐敗同時,以脫貧方式來動員人,這是維持習的威權,有事幹,逼他們幹事情,是過去八年習統治的核心。」 (香港《蘋果動新聞》)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