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風暴】CNN:外資在中國做生意越見困難 想賺錢須在人權問題妥協

更新時間: 2021/04/03 21:37
外資想在中國做生意,往往得在某些方面做出妥協。美聯社資料照片

外國公司想進入中國賺人民幣,一向慣於妥協低頭,但近年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外交關係越趨緊張,更牽涉到香港自由和新疆人權這些普世價值。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訪問專家分析,國際品牌在中國經商也面對越來越大壓力,需要在「利潤」和「原則」之間艱難取捨。

H&M、Nike和Adidas等國際大品牌棄用「新疆棉」,也拒絕跟新疆的供應商工廠合作,中國網友高呼抵制。為了中國的龐大市場,西方企業過去一直選擇配合中國,但這次面對人權和外交問題,西方企業在自己國家也受到不少壓力,不容易向中國低頭。

北京冀脅迫外資 令外國政府退讓

安可公關顧問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華區主席麥格雷戈(James McGregor)說︰「這些公司被迫夾在中間,而且沒有靈丹妙藥。我認為中國真的因為這些制裁措施而感受到威脅,決定盡全力反擊,企圖讓這些企業影響他們的政府退讓。」

外國公司不願輕易放棄中國市場,中國持續增長的中產階層正是眾多企業的目標消費市場。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學者葛來儀(Bonnie Glaser)說:「進入中國內部市場一直吸引人。幾年前,當這些公司剛開始進入中國時,即使頭幾年都沒錢賺,他們仍然留下來,這是因為人們將會富裕起來,然後有錢可花。」

外資為難 配合北京便在本國受壓

可是,外資進入中國市場要配合許多條件,例如跟中國企業合營,甚至要交出若干技術以換取生意。Google曾經於2006年至2010年進入中國市場,提供經過審查的搜尋內容,當公司不再配合中共審查資訊,就遭拒諸門外。當Google數年後想重返中國,則遇到人權組織猛烈批評,反對Google助紂為虐,反映西方企業左右為難。

外資在中國投資可謂處處地雷。2017年,南韓讓美軍在當地部署薩德(THAAD)反飛彈防禦系統,引起中國不滿及民間抵制韓貨,導致南韓樂天百貨多間在中國的分店關門。翌年,北京又要求多間美國民航公司改變對台灣的稱呼。在美國比較受關注是2019年的NBA風波,火箭隊總經理莫瑞(Daryl Morey)在推特支持香港爭取自由,中國一度停播NBA賽事以示不滿,包括球星詹姆士(LeBron James)在內的NBA各單位憂慮無法再賺人民幣,莫瑞在壓力下道歉。但事件仍在美國引起爭議,有人認為美國公司不應為了賺錢而犧牲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

研究機構「策略風險」(Strategy Risks)行政總裁費許(Isaac Stone Fish)表示︰「企業被迫選邊站,而他們努力嘗試不必公開這樣做。」NBA就是最為眾所皆知的例子,「他們希望在最重要市場(美國)、和最重要的成長市場(中國)之間取得平衡,有時他們得作出一些道德犧牲」。

中國自恃市場大 無視國際關注

葛來儀說,外資企業跟中國打交道時往往處於下風,中國自恃有龐大市場,經常針對某個特定產業或特定公司,而中國自己不必付出代價,例如中國懲罰澳洲進口商品,以殺雞儆猴,「他們(中國)完全知道其他國家正注視事態發展」。

新疆人權更加是難以「皆大歡喜」的議題,Nike和Adidas自去年夏季以來就受到壓力,人權組織要求他們確保供應鏈之中斷絕與新疆的關係。葛來儀說,這些企業安撫了自己國家的民眾之後,又在中國陷入危機。

H&M被中國網購平台封殺,Nike和Adidas卻得以避過,可能是跟他們在中國已有深厚貿易根基有關。麥格雷戈說,兩間運動品牌的宣傳費「對中國體壇十分重要」,「不少中國組織十分依賴Nike、Adidas以及其他品牌的金錢」。

分析認為,這種緊張氣氛在未來數個月可能會再升溫,因為有數十個團體正呼籲杯葛北京主辧的2022年冬季奧運,麥格雷戈認為︰「大部份外資公司只想保持低調,等待事情過去。」(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