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洛伊德案大審關鍵進展 專家證死因是缺氧而非用藥

出版時間: 2021/04/09 13:39
更新時間: 2021/04/09 13:40
佛洛伊德死前遭跪頸時,曾大喊「我無法呼吸」,成為後來的示威標語。法新社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備受全美關注的非裔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頸致死案,法院開審一周後出現關鍵進展。辯方自始主張佛洛伊德死於先前攝取的鴉片類止痛藥吩坦尼,但周四(4/8)出庭作證的醫學專家表示,佛洛伊德是死於「姿勢性缺氧」,「即使是健康的人遭遇佛洛伊德遭遇的事,一樣會死」。

45歲的白人警察蕭文(Derek Chauvin)去年5月25 日獲報後,赴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處理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涉嫌在商店使用20美元假鈔一案,他與另兩名警察將46歲的佛洛伊德逮捕,要求他趴在地面並將他反手上銬,蕭文以膝蓋壓制佛洛伊德頸部長達9分半鐘,佛洛伊德最終喪命。蕭文之後被控謀殺及誤殺罪。

美聯社報導,周四是庭審第九天,伊利諾州羅耀拉大學醫學院肺臟科專家托賓(Martin Tobin)作為控方證人,在法庭詳細解釋佛洛伊德當時遭遇的情況。他表示已將現場影片看了上百次,佛洛伊德被「跪頸」9分半期間,蕭文的膝蓋「超過90%的時間」都壓在佛洛伊德頸部。

托賓表示,除了蕭文的膝蓋之外,還有幾個因素導致佛洛伊德難以呼吸,包括警方拉高佛洛伊德被反銬的雙手、人行道的堅硬地面、佛洛伊德被迫趴著、頭部遭扭轉、以及另一個壓在他背部的膝蓋。

托賓指,佛洛伊德被跪頸約5分鐘後,即可從臉部變化判斷他已缺氧死亡,「可以看到,一開始他意識清醒,表情會有些許抽動,之後這些抽動就消失了,那就是他失去生命的時候」。

托賓表示,在佛洛伊德嚥下最後一口氣後,蕭文還將膝蓋壓在他頸部長達3分2秒,此時佛洛伊德體內的氧氣已降至零,「一絲氧氣都不剩」。

佛洛伊德被跪頸後,一開始還大喊「我無法呼吸」,警方則嗆他「能說話就能呼吸」。托賓則作證指,人的氣管即使縮窄到只剩15%仍能講話,「再縮窄就麻煩大了」,但能講話並不表示呼吸到足夠空氣。他表示,從佛洛伊德的腿部動作可看出他的腦部因缺氧而受到致命損傷的跡象。

托賓表示,蕭文有時以腳趾離地、膝蓋「近乎垂直」的姿勢壓在佛洛伊德頸部,等於壓上全身一半重量,估計此時佛洛伊德頸部受到約41.5公斤的壓力。

去年6月發布的毒理學報告指,佛洛伊德體內有在美國常用作毒品的鴉片止痛藥吩坦尼(fentanyl)以及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之後蕭文的律師尼爾森(Eric Nelson)就主張佛洛伊德缺氧的原因是吩坦尼,以及他本身的高血壓與心臟疾病。

托賓則表示,吩坦尼通常只會讓呼吸降低40%,不會少到缺氧,「即使健康的人」遭遇佛洛伊德經歷的事,「一樣會死」。托賓也說,佛洛伊德停止呼吸近10分鐘後,才得以接受急救人員的人工呼吸,因此送抵醫院時體內二氧化碳濃度極高,這和吩坦尼抑制呼吸的狀況不同。

尼爾森詰問托賓時則稱,先前有證人指,明尼亞波里斯巿警察受訓時,都被告知「能說話、就能呼吸」。他辯稱蕭文是依照受訓所學的方式辦事。

佛洛伊德之死去年掀起「黑人的命也是命」反種族歧視示威狂潮。針對蕭文的審判本周進入第二周,預計還將持續一個月。 (李寧怡/綜合外電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