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夯人誌:專揭戰狼遮羞布 BBC記者 沙磊

更新時間: 2021/04/12 03:00
■沙磊改來台駐點前曾派駐中國9年。圖為他2016年至杭州採訪G20峰會時作勢躺在紅毯上。翻攝沙磊YouTube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In the new global battle for ideas, we should never forget that it is China^]s citizens who continue to face the greatest risks for telling the truth.”

「在這場新的全球思想戰中,我們永遠不該忘了持續面臨說真相是最危險之事的中國公民。」

撰文/張悅

中國對媒體管控力道加大,派駐中國的外媒記者改來台駐點成趨勢。外交部月初表示,去年迄今新增21家國際媒體、共39名外媒記者派駐台灣。當中,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沙磊遭中國政府與官媒持續施壓與威脅,上月匆忙離開北京轉駐來台。中國外交部稱沙磊「不辭而別」、「非正常離境」;BBC發聲明稱:「約翰(沙磊)的報導揭露了中國當局不想讓世界知道的真相。」沙磊指他和家人離開北京時便衣警察一路跟到機場,「直到最後一刻,都能感受到在中國作報導的嚴峻現實。」

派駐中國9年的沙磊(John Sudworth)報導過武漢封城1周年、新疆維族人權受迫害等敏感議題,中國指他「製造假新聞」。中國媒體指沙磊的報導故意用色彩黯淡濾鏡抹黑中國,給他起了「陰間濾鏡」封號。

沙磊於去年12月「遭污染的棉花」調查報導中指出,新疆有成千上萬維吾爾族和少數民族被迫在廣大棉花田採集棉花。報導根據新曝光的網路文件,首度清楚揭露佔全球5分之1產量新疆棉的潛在強迫勞動問題。新證據顯示1年恐有高達50萬名少數民族可能被迫從事季節性採棉工作。

此爭議近日因瑞典H&M和美國NIKE等品牌去年發表不用新疆棉的聲明被翻出,遭中國官媒和民眾撻伐引發抵制,受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中國否認有強迫勞動問題。

親赴再教育營 報導追真相

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於2月禁止BBC世界新聞台在中國播出,呼應中國駐倫敦大使館控訴BBC報導中國新聞熱中編造「世紀謊言」。BBC當時播出新疆再教育營維族女性遭性侵、性虐和酷刑的報導,儘管沙磊未在報導掛名,仍遭中國外交部、國營與黨營媒體點名批判。

中國被控將上百萬維族穆斯林送進再教育營洗腦,引發全球關注。沙磊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去年獲得美國長島大學第71屆喬治波克獎(George Polk Awards)電視報導獎。

得獎原因指「中國的秘密營地」(Inside China’s Hidden Camps)報導紀錄了中國當局在新疆設營地的真相,是為對成千上萬穆斯林灌輸思想,抹去宗教與文化。官方安排參觀的再教育營雖呈現愉快友善氛圍,但沙磊透過衛星照、外洩文件、採訪被迫與孩子分離的父母,拼湊出一幅截然不同的畫面。

BBC透過官方推特稱,對沙磊在中國期間所作的得獎報導感到驕傲。沙磊近日向BBC《今日》節目表示:「無論我們在何時、拍攝任何題材,都面臨法律訴訟的威脅,以及大規模監控、阻礙與恫嚇。」他說來自中國當局的「壓力與威脅」在近幾個月力道更強。

中英兩國關係近來急速惡化,中國為報復英國、美國與歐盟就侵犯人權的新疆大規模再教育營對中國進行制裁,上月對部分英國政治人物、律師和學者實施制裁。沙磊事件成了兩國交惡最新一章。

沙磊本月2日發表《我被在中國報導的殘酷現實逼走了》一文,提到直到最後一刻,都能感受到在中國作報導的嚴峻現實。上月23日他帶著擔任愛爾蘭廣播公司(RTE)駐中國記者的妻子莫瑞(Yvonne Murray)以及3個孩子匆忙趕往機場準備離開北京,他們住處外有便衣警察監視,那些人一路尾隨他們到機場的辦理登機報到處。

北京否認沙磊在中國採訪面臨危險,中國外交部稱沒意識到沙磊有受威脅,發言人華春瑩說:「他跑什麼?說明了什麼問題?」共產黨控制的《環球時報》指出,「除了他可能因誹謗性報導遭到新疆的個人控告之外」。

中國外交部在記者會播放BBC在中國訪問大眾汽車(Volkswagen,台灣稱福斯汽車)在新疆設車廠的決定,稱「那就是會引起中國人民憤怒的報導」。沙磊指此說法不太成立,因BBC長期被封鎖,大多數中國民眾根本看不到。

沙磊寫道,他自2012年派駐中國,當時在關於中國的新聞分析和學術討論中,常可聽到隨著中國越來越富裕,將變得更自由的推論。然而,習近平出任中國國家主席後,利用中國原已極嚴格的政治系統,加強在社會各方面控制,如今媒體版圖成為決定性戰場。

沙磊指出,BBC的經驗顯示,任何揭露新疆真實情況、質疑中國對武肺疫情因應以及疫情源頭,或讓反對中國對香港專制計劃者發聲的外媒都會遭到攻擊。此外,他提醒世人別忘了,中國公民得繼續面對說真相是最危險的事。

另一方面,外國社交媒體被中國用來放大其宣傳攻擊。諷刺的是,當駐中國的外媒空間縮小之際,中國卻在海外媒體戰略投下鉅資,充分利用自由開放媒體容易接觸的優勢。中國國有媒體宣傳工作者可不受限在境外發布內容,但在中國境內,當局禁止獨立報導、審查外國廣播和網站、不准外媒記者加入中國社交媒體。沙磊稱他的離開可被視為一場針對思想控制,正在形成、高度不對稱的戰役。

在報導再教育營之前,沙磊就已踩到北京痛處。2017年3月沙磊和攝影團隊前往湖南省新渡村採訪打算上訪(到北京國家信訪局陳情)的民眾楊靈華。她父親在自家土地被侵占爭議中被打死,楊的姊姊楊晴華3年前在上訪途中接受過BBC採訪。這次沙磊團隊打算從楊靈華家一路跟拍她上訪,當時適逢中國年度全國人大會議在北京召開前夕,每年此時都有大量上訪民眾前往北京,希望政府能幫他們解決問題。

沙磊一行人在前往楊家路上被一群人堵住追打,並毀壞攝影機。他們離開村子時遭到約20人追趕,隨後來了穿制服的員警和2名當地外事部門官員。在暴力威脅下,沙磊等人被迫刪除部分拍攝畫面,還因「非法採訪」被迫簽署一份認罪書承認違法。

2017年12月沙磊報導中國大規模人臉監視系統。這個號稱世上最大的監控系統有1.7億個監視鏡頭,且計劃3年內再加裝4億個新鏡頭,許多監控系統都安裝人臉辨認系統,令人聯想起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1984》中,老大哥隨時在監控你的情節。

沙磊採訪了貴陽公安局,並親自測試此系統找人能力,結果他在7分鐘後就被員警找到。這些監控鏡頭及其對應軟體可連接到身分證、汽車、親友和同事,有些還能推估被監控者的年齡、種族和性別,資料能回溯到1禮拜前。

警方稱此系統只在民眾有需要時才派上用場,一般老百姓不必擔心。不過沙磊採訪了常批評當局政策的北京詩人季風,他說監控系統用於預防犯罪的效果小,反而是用來監控異議人士的作用較大。

沙磊妻子莫瑞任職的RTE在她抵台後,也報導她因沙磊遭中國當局一再威脅被迫離開中國。莫瑞向RTE《午後1點新聞》節目表示,「來自中國政府的壓力和威脅已有一段時日,但近來大到不行,因此我們匆忙離開。」

莫瑞提到自去年一波美國記者被中國驅逐後,有許多外國記者改派駐台北,有些外媒記者在疫情爆發後試圖回到中國但拿不到簽證。她在中國工作很長一段時間,3個孩子中有2人在中國出生,能說流利中文,他們把中國當成家,如今他們可能再也無法回到中國,特別傷感。

英國《金融時報》根據2名熟悉內情人士表示,沙磊離開北京時距離他的簽證到期僅剩幾天。沙磊只能拿到1到3個月不等的短期簽證,且往往到最後一刻才獲更新。其他報導遭中國外交部或官媒批評的外國記者也常面臨同樣狀況,外媒記者通常可以拿到中國發給的1年期簽證。

蔡英文連任後 曾來台專訪

BBC和沙磊不時成為中國官媒和中國「戰狼」外交官的攻擊目標,中方主張沙磊在BBC的報導是有系統對中國帶偏見的外國報導。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沙磊離開中國後推文稱BBC是「英國偏見公司」,「受英國政府控制的政治傀儡」。

沙磊先前曾來台採訪,蔡英文總統去年1月成功連任後即接受過他的專訪。報導中指蔡對中國抱持更加強硬的態度,被視為贏得選舉的重要因素。蔡總統在訪談中提到中國須「面對現實」,向台灣表示「尊重」,但也說:「任何時候你都不能排除戰爭的可能性。」強調「對中國來說,侵略台灣的代價將十分巨大。」

沙磊因匆促逃離北京成為新聞人物,他先前因得了顏面神經麻痺疾病「貝爾氏麻痺」(Bell’s Palsy)也上過新聞。他在開始派駐中國那年發病,左半臉從前額到下顎的所有臉部特徵全不聽使喚,無法挑眉也無法闔眼。

對於電視記者而言這是件麻煩事,他為此還作了一則報導,自嘲只能用一半的笑容面對攝影機鏡頭。好萊塢明星喬治克魯尼(George Clooney)和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Stallone )據傳也都是病友,但皆已康復,沙磊在1年後也恢復正常。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