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風暴】涉天價合約 中國國家隊照用Nike贊助未切割

更新時間: 2021/04/14 01:54

2020年東京奧運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而延遲一年,目前距離正式開幕尚餘百日。  先前瑞典時裝品牌H&M因曾發表聲明拒用新疆棉花而遭中國網友抵制,及後風波蔓延到Nike、Adidas等國際品牌,雖然中國娛樂界明星當時紛紛切割,但中國體育界反應卻相當冷淡,引起不少網友猛烈抨擊;不過有評論為體育界辯護,認為與娛樂明星的合約相比,中國體育界與Nike、Adidas的合作複雜得多,尤其因為涉及裝備層面,強調運動員「若臨時更換裝備,會對奧運成績帶來致命影響」。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博士接受香港《蘋果》訪問時表示,中國國家隊球員如果真的要在東京奧運前與Nike或Adidas切割,仍要視乎合約條款,假如任何一方不同意,另一方便需要作出賠償。

中國國家隊要切割Nike、Adidas有難度

中國體育界至今仍未積極杯葛Nike和Adidas,以13日東京奧運會女足亞洲區預選賽附加賽第二回合、與南韓隊對賽最終4:3獲勝的中國隊為例,球員身上所穿的仍是Nike球衣。而根據統計,Nike是中國國家足球隊、國家男女籃球隊及田徑國家隊的主要贊助商,並簽下易建聯、郭艾倫等知名運動員,而Adidas則與中國女排有密切合作關係。中國國家足球隊於2015年與Nike簽訂了12年合約,價值10億元人民幣(約43.49億元台幣),2026年年底才到期。去年1月8日,Nike亦與中國田徑協會提前續約12年,合作將涵蓋2024年、2028年、2032年三屆奧運會及以及田徑世錦賽等國際大賽。另外,Nike於2018年亦與中國男女籃球國家隊續約10年,但贊助金額迄今仍是秘密,但可以想像,中國國家隊要與這兩大品牌割席會有一定難度。

中國體育界未積極杯葛Nike和Adidas,雖引起網友不滿,但有評論認為,應該「給予體育界更多耐心」。‎《體育產業獨立評論》先前就引述體育媒體人張賓指,與娛樂明星的合約相比,中國體育界與Nike、Adidas的合作複雜得多,「娛樂明星所簽的合約,無論是代言人合約,還是中國區大使等其他模式的合約,僅僅限於品牌露出層面。而體育界的合約更多會涉及裝備層面。很多運動員甚至會穿著體育品牌提供的特製裝備……一些正在備戰東京奧運會的國字號隊伍也是簽約了Nike、Adidas等品牌,他們對於裝備有著極高的依賴性,例如創造多個第一的百米飛人蘇炳添。現在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僅剩下3個多月,他們若臨時更換裝備,特別在田徑、游泳等對裝備要求極高的項目上,將對奧運成績帶來致命影響。基於此,我們應該給予體育界更多耐心。不要因為體育界的代表們暫未公開表態而氣急敗壞,凡事總需要一個過程,尤其是這一敏感事件還牽扯到複雜的法律問題。給予體育界足夠的空間和時間,讓他們來做出最合適的決定。」

北京大成(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吳明接受中媒訪問時指出,球員與贊助商解約並非表明立場的唯一辦法,「體育具有國際性,應該在充份考慮合約義務、國際合作、長遠趨勢的基礎上,理性應對公眾事件。考慮到事件(拒用新疆棉)性質惡劣,嚴重冒犯公眾,預計體育界很難置身事外,如何把握界限,將是對體育界智慧的一個嚴峻考驗。」

香港浸會大學體育學系副教授雷雄德博士亦向香港《蘋果》表示,球員與贊助商所簽署的合約是商業秘密,而不同球員的合約內容亦不一樣;一般的贊助形式可分成兩種,一種是資金上贊助,例如球員在一個球季內至少有八成賽事出場,便可獲贊助10萬元人民幣,另一種則為物質上贊助,例如球衣、裝備、食宿等,但亦有個別球員可同時獲得兩種贊助。而假如要提早結束合約的話,雙方的協議書內一定會寫明有什麼條件。

至於國家隊球員能否在東京奧運前與Nike或Adidas等切割,雷雄德博士就指要視乎合約條款,而這通常會有兩種做法,第一是要在雙方均同意的情況,第二是如果任何一方不同意,另一方便需要作出賠償。

中國國家隊備戰情況

東京奧運在即,雖然中國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李穎川先前表示,中國代表團歷屆奧運成績都備受關注,期待代表團在東京奧運取得更好成績,並強調沒有具體的金牌目標;不過在多個有望奪金的奧運項目如舉重、乒乓球、田徑、羽毛球等,國家隊正在積極備戰。

翻查中國國內的報導,中國舉重隊去年3月舉行測試賽,其中奧運冠軍呂小軍和石智勇均舉出超越世界紀錄的重量;中國乒乓球隊則正在成都訓練基地全力備戰。中國自3月下旬亦開始舉辦多場田徑賽事,多名選手連創佳績,甚至有望打破單屆奧運會奪金的最高紀錄,例如王凱華在今年全中國競走錦標賽暨奧運會選拔賽男子20公里競走決賽便以1小時16分54秒的成績衝線,打破由王鎮保持的1小時17分36秒的中國全國紀錄,而楊家玉亦在女子20公里競走以1小時23分49秒打破了劉虹保持的世界紀錄。

中國國家羽毛球隊亦進入備戰的關鍵衝刺階段。中國羽毛球協會主席張軍表示,雖受疫情影響,長時間不能參加國際大賽對球員有一定影響,但選手們仍有跟隨訓練節奏保持狀態,並透過技術錄影分析和了解主要對手,強調國家羽毛球隊的目標還是爭取在奧運會五個單項裡奪金。女排方面,中國國家隊於今年1月開始封閉性集訓,不過令人擔心的是女排已有一年多沒正式打過世界級別比賽。另外,東京奧運會女足亞洲區預選賽附加賽第二回合周二(13日)在蘇州進行,中國隊憑藉加時賽王霜禁區外的遠射得分,以總比分4:3獲勝,成功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