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抗爭】掌權才有財富 緬甸軍頭「殺戒一開就難停止」

出版時間: 2021/04/17 00:38
更新時間: 2021/04/22 08:20

緬甸軍方2月1日發動政變,民眾兩個多月來持續抗爭,即使軍方已濫殺數百人,民間反抗意志仍不動搖。政變前的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掌權近10年後再遭禁錮,凸顯在軍方勢力已密切延伸到各層面的緬甸社會,小心翼翼建立起的民主體制脆弱不堪。有學者從歷史角度解析,一個政權若開始濫殺平民,即難以遏止,統治者會「緊抓權力直到最後」。而緬甸軍頭過去能與翁山蘇姬合作組政府,為何又改變心意想要奪權?歸根結底還是為了錢,軍頭深恐失去權力就會失去既有的財富,擔憂被翁山蘇姬邊緣化,才發動這次政變。

緬甸政變當天,去年11月大選產生的新國會將在首都奈比多開議,但緬甸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大將下令逮捕包括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在內的所有文職領導人,並任命新內閣,所有新閣員均為現任或前任將領。

2008年,以槍桿子掌政半世紀的軍政府修訂新憲,將75%國會席次開放給文人政客參選,25%席次則保留給軍方,內閣當中的國防、內政、邊境事務三大掌管國家安全的部門,部長也都留給軍方指派。這種軍方所謂「有紀律的民主」,讓國防軍的鐵拳可隱藏在民主面紗之後。

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院學者麥卡錫(Gerard McCarthy)指出,這起政變後,軍方設計的「軍民混合式」民主架構恐煙消雲散,讓緬甸「倒退數十年」,而其中的主要原因只是軍方領袖敏昂萊「自認未受翁山蘇姬尊重」,無法將個人野心置於國家利益之後。

翁山將軍建軍爭獨立 軍方觸角深入緬甸社會

翁山蘇姬的父親翁山將軍(Aung San)1941年建立緬甸首支現代化軍隊,1945年,翁山蘇姬出生,兩年後父親即遇刺身亡。她曾說對軍人很有好感,自幼受到他們很多照顧。緬甸人民視翁山將軍為國父,畢生奉父親為政治典範的翁山蘇姬,日後也赴英國牛津大學修讀哲學與政治學。

1948年,緬甸擺脫英國殖民統治,宣告獨立。之後軍方形象也轉變為對抗共產主義與少數民族叛軍。史學家與政治分析家指出,緬甸國防軍將領普遍深信自己肩負神聖義務,要維護緬甸作為佛教國家的宗教與種族認同。1962年,軍方發動政變奪權,就此展開長達半世紀的統治,觸角伸向緬甸的政治、經濟、社會各層面。

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位在新加坡的研究員康納利(Aaron Connelly)指出,緬甸軍人深信軍方是社會核心,認定唯有軍方執政才能防止國家分崩離析。

但外界對緬甸軍方另有看法。緬甸內戰長達數十年,軍方同時對20支爭取更多自治權的少數民族武裝團體開戰,軍方長年被控以恐怖手段對待叛軍與少數民族人民。同時,軍政府也大規模打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異議人士。

翁山蘇姬與軍方情感連結深 卻因爭民主遭軟禁多年

1988年,43歲的翁山蘇姬自英國返鄉探視重病母親時,緬甸恰好爆發反抗軍方獨裁統治的示威浪潮,軍方強力鎮壓反讓更多民眾支持倡議民主的陣營;翁山蘇姬無法在此時別過頭去,拋下遠方的英籍丈夫和兩個孩子,加入組織示威活動。

性格沉穩、口才便給的翁山蘇姬,許多特質與父親相似。她到全國呼籲和平改革與自由選舉,同年8月她在仰光大金寺前發表的演說,更讓她成為示威運動的代表性人物。

翁山蘇姬在演說中感性談及父親曾對緬甸民主懷抱願景,也談到她與軍方的情感連結,「我不希望見到父親一手建立的軍隊,和熱愛我父親的人民之間產生任何嫌隙與紛爭」。一個月後,她參與成立了「全國民主聯盟」(NLD),翌年7月,她首度遭軍政府軟禁。

在1990年的國會大選中,NLD贏得壓倒性勝利,但軍政府拒絕交出政權。此後翁山蘇姬斷續遭拘押或軟禁15年,期間丈夫因癌症病逝,軍政府曾允許她飛往英國探視,但她擔心再也無法入境,忍痛拒絕。

西方制裁迫使緬甸走向開放 軍政府仍握大權

由於軍政府迫害人權,緬甸遭西方國家制裁,長年是全球最孤立而貧窮的國家之一,迫使軍方打造半民主政體,盼藉此擺脫制裁,同時擺脫對中國的依賴。2008年軍政府修訂新憲,75%國會席次開放文人政客參選。翁山蘇姬和NLD重返政壇,在2012年的國會補選大勝,翁山蘇姬成為國會議員,同時也是反對派領袖。

2015年,緬甸舉行25年來首次公平自由的國會選舉,NLD贏得壓倒性勝利。翁山蘇姬因子女是外國籍,無法擔任國家元首,NLD為她量身打造「國務資政」一職,讓她成為實際掌政者,總統則由她的忠心幕僚出任。

不過翁山蘇姬執政6年來,並未符合國際間期待展開自由派改革。知情人士指出,翁山蘇姬的領導風格頗為專斷,運動人士曾希望她廢除許多英國殖民時期的法律,但這些法律仍被用來打壓記者或其他異議人士;也有分析指她以煽動佛教民族主義、散播虛假資訊等手段鞏固民意支持;商界則埋怨政府決策太慢;軍方對少數民族的打壓較過去更嚴重,主要是針對北部洛興雅族穆斯林及東部信仰基督教的克倫族。

2017年,軍方大舉攻擊洛興雅族(Rohingya)穆斯林,74萬洛興雅人逃往孟加拉;人權團體指控軍方開槍濫射、燒毀洛興雅人的村莊、強姦婦女。讓國際社會震驚的不只是緬甸將領慘無人道,還有翁山蘇姬的沉默以對。曾被軍方長年軟禁的翁山蘇姬,如今在國際間被視為軍方暴行的捍衛者,她拒絕譴責軍方,反而責怪倡議團體及外國批評人士誇大事實、干預內政。

翁山蘇姬執政風格專斷 捍衛軍方暴行海外譴責、國內力挺

翁山蘇姬的幕僚受訪時辯稱她的立場相當微妙,一個失誤就可能導致軍方藉機奪權;曾與翁山蘇姬討論洛興雅人情況的外交官透露,她認為外界對軍方暴行的指控過於誇大,且伊斯蘭教擴散會危及緬甸佛教。

翁山蘇姬在國際間跌落神壇,甚至傳出要求褫奪她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呼聲;但在以佛教徒為主、出於歷史因素對洛興雅人反感的緬甸國內,人民對她的愛戴不減反增。2019年她現身國際刑事法庭,為緬甸當局被控種族滅絕辯護的畫面,在仰光街頭的大螢幕播映,緬甸民眾普遍認為她是西方偏見下的受害者。

去年11月的國會大選,NLD再度大勝,取得高達83%的可選舉議席。軍方指控選舉出現大規模舞弊,但中央選舉委員會宣布查無實證。

分析家敏昂萊10年前走向開放民主時,深信可控制民主化的走向,翁山蘇姬大權獨攬從來不在他們計劃之中。去年選前,軍方政黨內部預測的得票率遠高於後來的實際結果,而敏昂萊對軍方預測深信不疑。今年7月即將自軍職退休的他,擔心步上其他退休將領的後塵,地位與家族財富不保。

敏昂萊即將退休 憂喪失大權財富不保

《紐約時報》引述翁山蘇姬幕僚透露,敏昂萊向翁山蘇姬索要新政府的總統職位,但在崎嶇人生路上向來不屈服的翁山蘇姬拒絕會面,讓敏昂萊自覺尊嚴受創。他和翁山蘇姬一樣,都自認應該是緬甸的統治者,不過《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指出,過去5年來,兩人鮮少溝通,有要事也是透過幕僚傳話。

無法與翁山蘇姬對話,讓敏昂萊退休後仍在政壇佔有一席之地的希望落空。對於他和其他將領而言,以政變推翻民選政府,是保護家族財富的最佳手段。

1月27日,敏昂萊警告「憲法若未受到遵循,就要廢除」;2月1日發動政變後,他宣布全國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藉此讓自己延後退休,至少可主政一年,甚至無限期。

緬甸軍方財大地多 掌握權力才能掌握財富

緬甸國防軍1962年政變奪權後,就在倫敦成立「緬甸貿易有限公司」(Burma Trade Limited)作為合法的國際掮客;軍方藉由出口大量玉石與鴉片囊括巨大財富,且大多是在遭受迫害的少數民族聚居區域開採或種植。這些財富大多落入將領的私囊,對國計民生毫無助益,緬甸數十年來仍是東南亞最窮困的國家之一。

軍方的影響力也滲入緬甸社會各個層面,不僅是全國持有最多土地的地主,也控制緬甸規模最大的兩家財團「緬甸經濟公司」(MEC)與緬甸經濟控股公共有限公司(MEHL),涉足金融、保險、醫療、媒體、教育、電信、食品、觀光、礦業、林業等產業,還控制多座港口與水壩。

3月第四周,美國宣布制裁MEHL與MEC,凍結兩大財團在美國所有資產,並禁止美國的個人與企業與他們交易;在此之前,美國已制裁敏昂萊等14名涉及政變的軍方官員;政變後,緬甸軍方企圖挪走緬甸中央銀行存在紐約聯邦準備銀行(Fed)的10億美元未能得逞,款項已遭美國官方凍結。英國亦出手對MEHL實施制裁;歐盟制裁11名緬軍官員後,也在考慮制裁兩大財團。

人權團體及民主運動人士一直在推動制裁兩大財團,指它們金援軍方打壓抗爭者,不過,緬甸在亞洲的主要貿易往來國家無動於衷,專家也擔憂制裁措施難以迫使軍方停止鎮壓行動。

聯合國緬甸事務特使薛雷納柏其納(Christine Schraner Burgener)三月底警告,緬甸瀕臨軍政府展開「大屠殺」的危機,呼籲安理會採取行動;緬甸最重要的盟友中國隨即表態,反對採取制裁「或其他強制手段」來停止緬甸的流血事件,呼籲緬甸當局恢復和平並「民主化過渡」政權。

當年為爭自由而建軍 如今槍桿子卻對準人民

根據緬甸援助政治犯協會(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Political Prisoners,AAPP)統計,截至4月15日,軍方血腥鎮壓已釀726死,其中包括47名兒童;2728人遭到軍警拘禁。

翁山將軍當年為了爭取民族自由而成立的軍隊,之後卻多次將槍桿子對準自己的人民,成了打壓自由的勢力。3月27日緬甸建軍節當天,敏昂萊在首都奈比多大規模閱兵,展示自中國與俄羅斯購入的武器,並宴請為數不多的外國賓客,但這一天卻是這波政變中傷亡最慘重的日子,軍人在街頭大開殺戒,至少奪走141條無辜百姓的性命,

《紐約時報》引述瑞典烏普薩拉大學(Uppsala University)研究指出,當前全球的民族主義與極權主義雖有興起之勢,但政府軍大規模屠殺人民的情況減少許多,相較於1990年代有23起類似事件,緬甸軍政府屠殺平民則是過去10年間的第7起。

研究極權主義的密西根大學學者法蘭茲(Erica Frantz)分析,會大規模屠殺平民的政府有幾項共同特質,而緬甸幾乎每項特質都具備。其一,緬甸直接由軍方統治,軍政府不必擔心軍方叛變,因此對於派兵鎮壓異議人士較不遲疑;此外,軍方統治者難以容忍異見,遭遇反對派威脅除了「膝反射一般」動用槍桿子之外,不太懂得如何以妥協、談判等方式治國。

研究:極權領袖憂遭清算 殺戒一開就難收手

此外,曾經歷內戰的政權也比較可能對本國人民開槍;而緬甸軍方數十年來打壓少數民族,早已習慣將槍口對內,視人民為寇讎。

分析指,當前全球獨裁政權雖多於過去,但許多強人是在民主選舉中勝選執政後,才走向獨裁,如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ğan)、委內瑞拉總統馬度洛(Nicolás Maduro)等。他們為了假裝民主,大多以抓捕異議人士、煽動民族主義、散播虛假資訊作為維持政權的手段,鮮少公然以武力鎮壓平民。部分緬甸專家認為,翁山蘇姬遭奪權之前,似乎就傾向採用這些方式。

不過,有一件事並未隨著時代改變:一個政權一旦開始屠殺平民,即難以遏止。法蘭茲表示,因為下令殺人的統治者擔心下台即下獄,會「緊抓權力直到最後」。

依照拉美國家的經驗,1970年代掌權的強人,直至1990年代才在談妥豁免刑責等條件後同意交出權力,部分國家直到現在才開始擺脫軍事獨裁統治的陰影。而強人統治的數十年間,將是非常危險的時代;一旦他們失控,「將誘發更多暴力事件」。 (李寧怡/綜合外電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