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歲女童133處傷口虐殺案 香港狠父與繼母被判無期徒刑

出版時間 2021/04/20
遇害女童生前畫作。香港《蘋果動新聞》
遇害女童生前畫作。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5歲女童Z遭虐待致死案,法醫發現女童的頭部、四肢及身軀共有133處新舊傷口,頭皮深層瘀傷致皮下出血。被裁定謀殺罪名成立的女童父親和繼母,周二(20日)下午在高等法院判處終身監禁,另外兩項「殘暴對待兒童」罪,各判刑9年半,三項控罪刑期同期執行。而繼外婆則被判刑5年。

這起虐童事件主要發生於2017年8月至2018年1月之間,5歲女童Z與8歲哥哥X的親生父母離異後,兩兄妹跟生父、繼母、親生祖母同住,原本受到良好照顧,2017年8月起,他們搬到繼母的娘家與繼母的母親同住,從此生活變了樣,脾氣暴躁的繼母與外婆常虐打、體罰小兄妹,還常讓他們挨餓,繼母自己的親生女兒卻受到小公主一般的待遇。

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女童親父及繼母早前被陪審員裁定謀殺罪罪成。繼母母親也被裁定忽略Z及X。案件20日於高等法院判刑,法官黃崇厚指,兩被告謀殺罪成判終身監禁,至於二人開審前承認殘暴對待Z及其8歲胞兄X,法官指此罪的最高判刑為10年監禁,他直言在同類案件中有如此嚴重案情的案件並不常見,又指繼母及親父對兩童施以極度殘酷的對待,終判兩人入獄9年半,與謀殺罪同期執行;繼母母親則被判囚5年。

5 20
香港5歲女童遭虐殺案,20日宣判刑期。香港《蘋果動新聞》

法官臨散庭前向次被告表示:「第二被告人,我留意到你作證時按住一本聖經宣誓。聖經有句說話:『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我相信你都記得。」

親父在開審前一直東張西望,其精神狀態良好,偶爾與懲教人員交談,繼母則一直低頭。

審判中控方提出,女童與哥哥曾遭遇不同招數虐打,包括以藤條毆打數十次、掌摑至嘴角流血、寒冬天氣睡地板、被綁罰站到天亮、只准吃父母的殘羹剩飯充飢等。生父及繼母疑玩虐待遊戲,並美其名曰「飛高高」及「扮超人」,將兩童拋至天花板撞頭,又不斷搖晃他們。即使兩童哭喊尖叫,也不停手。

女童Z遷進新居約一個月後,被幼稚園老師發現她偶爾哭著上學,又常常要求更多食物。老師後來更發現Z的手掌與手肘紅腫,前臂、後腰、大腿及臀部等有打痕。繼母於查問下承認曾體罰Z,因為Z不能照顧自己,被罰站時又失禁。

★★★相關新聞:5歲女童身有133傷口遭虐死 生父與繼母被控謀殺罪已定罪

█法官斥兩人沒帶兩童求醫 是為逃避法律後果

法官判刑時考慮到,3名涉案兒童中只有X及Z被針對,受到非常大範圍的嚴重傷勢,而痛苦事件持續5個月。繼母及親父蓄意隱瞞兩童的傷勢,又向校方作虛假陳述。兩童明顯需要求醫,繼母及親父卻沒有如此做,也沒有提供妥當的醫療照顧。兩被告上述行為是出於自私動機,希望可逃避自己做錯事引致的法律後果。

法官黃崇厚。香港《蘋果動新聞》

兩童除了身體受虐,他們也受到傷害自尊的懲罰,包括長時間跪地及在挨餓下看著家人吃飯,兩童必然因此產生心理傷害。

法官又指,繼母談及責打兩童的情況時,親父的回覆其實可構成煽惑及鼓勵繼母的虐待行為;雖然親父辯稱欲希望繼母冷靜才如此回覆,但法官認為此解釋違反常理。

對於Z,法官指親父及繼母明知Z在性質及程度上已受嚴重傷害,卻繼續虐待她,又在她身體上不同部位重複施虐,而有些傷勢並未康復,Z肩膀及膝蓋上的傷勢已是證據。兩名被告不單止用手打Z,更大部份時間使用藤條、拖鞋及衣架施虐。兩被告更於Z脆弱及容易受傷的部份,如頭部施以相當力度的虐打。

█法官提及女童死前受盡虐待折磨

專家供稱Z頭部的瘀傷是死亡前一兩天造成,而Y的證供顯示Z的頭部被大力撞向天花板;而在Z身體嚴重受傷的情況下,Z卻被施以「飛高高」及「扮超人」。同一天黃昏,Z更被懲罰走路。Z在死前已數天挨餓、罰跪及被綑綁雙手,更被罰只准瞓睡袋。

而兩被告的微信對話顯示,兩名被告均知道雙方施虐的行為。繼母曾辯稱,為免Z抓傷口才綁著她的雙手,又指Z偷食物。但法官認為繼母的說法不合理,她可透過其他方法防止Z抓傷口,例如給予適當的醫療,而Z因挨餓才偷食物。

法官強調有一般有常理的人,必定會懂得給予Z急切立即的醫療照顧,雖然繼母曾擅自治療X,但其醫療明顯不適當及不合水平。加上繼母是出自自私動機,希望隱瞞Z傷勢才如此做。

至於X,法官認為他於不同時段受到嚴重及重複的身體虐待。有清晰證據顯示,親父曾拳打及用剪刀刺X,又用藤條打X逾30下。另外,當校方得悉X受虐後,X更被虐打作懲罰。親父及繼母也沒有向X提供食物,導致X的體重不足及營養不良。X更被長時間罰站及抄寫、以及多次睡在睡袋。

法官深信X受到的心理影響不能被忽視,其心理創傷影響深遠。法官本欲索取X的創傷報告,但控方回應指X不願被面見,因此法官最終打消念頭。

█法官慨嘆第三被告是兩童唯一希望 卻因自私沒有作正確行為

法官直言首兩名被告的行為必然屬最嚴重及最惡劣的一種,二人虐待Z一罪,各自的量刑起點為9年9個月。至於虐待X一罪,兩被告的量刑起點為9年。由於兩被告的大律師表明不會區分各被告的刑責,因此兩被告的起點相同。

雖然辯方曾傳召精神科醫生以證明繼母的行為是受嚴重抑鬱症影響,但法官認為,即使繼母患有抑鬱症,其精神狀態受影響的程度不會影響繼母對Z的意圖,因此不會就此事給予刑期扣減。但會就兩被告認罪給予1/3扣減。法官總結,兩人就虐待X的控罪將有三年分期執行,因此兩人分別被判監9年半。

至於繼母的母親、第三被告的兩項忽略兒童罪,法官接納她由於工作繁忙,兩童受虐時她大部份時間均不在場。但兩童受虐時間相當長,法官說難以想像第三被告會完全不知情。法官又指,撇除兩童外露的傷勢屬顯而易見外,第三被告也有責任察看兩童衣服下的傷勢。

雖然第三被告曾建議其餘被告帶兩童求醫,但她自己沒有如此做,仍然是嚴重忽略,亦是出於自私的理由。法官認為,第三被告的行為是默許及許可繼母及親父的行為, 此為她主要刑責。

法官慨嘆,第三被告是唯一可向兩童施以援手的人。兩童如此年幼,第三被告對他們而言是唯一希望,她卻出於自私,沒有作出正確的行為。就忽略Z,法官判處第三被告4年量刑起點,指若她沒有忽略Z,Z便不會死亡。就忽略X,法官判處兩年半量刑起點。第三被告沒有案底,法官曾就此考慮給予扣減,但基於案情嚴重,最終打消念頭。就X的虐待罪,將分期執行三年監禁,因此一共判處第三被告5年刑期。(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蘋果國際臉書按讚,掌握國際事不間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