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100天】檢視對中政策 專家:對抗為主、合作難成

出版時間: 2021/04/28 09:49
更新時間: 2021/04/28 11:39
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在北京會面。路透資料照片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即將於周四(4/29)滿100天,外界開始檢驗其表現成績單。在對中國政策方面,專家分析認為,拜登把美中之爭定調為民主與威權主義之爭,華府目前各種動作來看以對抗北京為主,合作狀況則屬少數。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一名白宮資深官員27日以背景說明方式向記者表示,拜登政府在上任之初就定調美國的國安挑戰在於「面臨日益獨斷(assertive)的中國與有破壞性(disruptive)的俄羅斯」。他還說,新冠疫情、氣候變化及技術革命正在重塑世界,而美國有巨大的機會領導各國採取集體行動,應對這些挑戰。

上述官員提到,拜登執政百日在聯合盟友應對中國挑戰上,已經取得了一些具體成果。除了針對新疆人權問題的制裁,他還以《中歐投資協定》(CAI)正在歐盟卡關為例,「我們的盟友看待中國挑戰的角度或許與美國不同,但他們現在更願意在戰略上與美國保持一致」。

對中政策專家認為,拜登的對中政策輪廓初現,並展現高度的沉穩與延續性。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香格里拉對話亞太安全問題高級研究員郭晨熹(Lynn Kuok)說:「有些時候,我們很難以美國總統上任一百天來評價其未來施政方向,但拜登的情況並非如此。」

郭晨熹觀察,拜登在去年3月仍是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時,就提出振興民主及強化同盟的概念,上任後兩個月又罕見地由國安會公佈《過渡國家安全戰略指南》。他說:「拜登顯得有備而來,我們正在看到(印太政策上)強烈的一致性及延續性,也讓盟友感到安心。」

華府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撰文稱,「在拜登執政的百日,與中國往來的重點一直放在對抗上」。他分析,「對抗」的主要領域在於雙方交流時的態度、台海以及軍事佈局;「競爭」的主要領域則在科技與貿易;「合作」的證據則僅有習近平參加了拜登主持的氣候峰會。

路透則在分析文章指出,拜登上台後對敵手採取強硬外交策略,出乎外界預料。尤其在對中政策上,延續川普政府的關稅懲罰手段,並允許美國外交人員出訪台灣。拜登政府同時因新疆維吾爾族人權,以及香港民主遭到迫害等議題而制裁中國,「種種外交態度顯示,來自北京的威脅已獲得美國跨黨派一致認同」。

德國智庫馬歇爾基金會研究員馬曉月(Mareike Ohlberg )對於拜登對中政策智囊團的戰略方向表示肯定,她認為拜登重視多邊主義、重返多邊國際組織的作法是執政百日最大亮點。不過,她把美中高層的阿拉斯加會議形容是拜登政府的「大失策」 (blunders)。

馬曉月說:「拜登政府似乎被一個進入戰狼模式的中國搞得措手不及。」馬曉月分析,雖然中國官員的戰狼姿態大多是表演給中國國內民眾看的,但西方國家不應該忽視一個重要的背景,「新冠大流行後,中國政府評估認為全球的權力平衡已轉移到有利於中國的狀態,因此須採取相對應行動。阿拉斯加會議正是讓西方嘗嘗這種滋味。」

她認為在對中國有新的理解後,美國與歐盟都應該重新評估,若要採取「又競爭又合作」的模式,可行性有多高?

美國媒體常用執政百日作為評判領導人成績及展望政策的時間點。從各家民調看來,拜登平均拿到五成以上的高支持率,其中皮尤民調中心的調查結果顯示,拜登支持率達59%,為近7任美國總統的第三高。(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跟上國際脈動,快來蘋果國際按讚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