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2|香港維園也許沒燭光 3學運領袖:燭光早在人心中

更新時間: 2021/05/24 02:23

今年是六四32周年,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或許沒燭光。

和世界各地許多社會運動一樣,八九民運最先由學生發起。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逝世,觸發大學生對改革的呼喊,之後民眾加入,寫下永不磨滅的歷史篇章。

六四鎮壓後,北京對被認為是民運主要組織的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 (北高聯)21名主要成員發出通緝令。32年後,他們或經牢獄之苦後離開中國,或以自己的方式流亡海外,香港《蘋果》近日訪問其中三名通緝令上的學運領袖。

王丹表示,維園若沒燭光,雖感可惜,但也是意料中事,他呼籲港人要作好一切思想準備,保存記憶,不要放棄,記著吧;吾爾開希更關心的是香港人,望透過香港《蘋果》勉勵港人不要氣餒,認為港人的堅持,仍是會開花;周鋒鎖感謝港人堅持多年,也感嘆今日香港面對的困局,是八九民運無法令中國民主化所致,希望港人安全,做能做的事,繼續那一個夢。

他們都指,今年六四維園縱然沒燭光,港人還是可以各方式紀念,因為燭光早在人的心中。

王丹:這場仗最後誰輸誰贏,還言之過早

王丹,2021年,52歲,美國智庫「對話中國」所長;1989年,20歲,北京大學歷史系學生。

八九民運期間,王丹是北高聯常委、天安門絕食發起人之一,當年的5月24日,王丹宣布成立天安門廣場指揮部,他是其中一名指揮部常委。六四後,王丹是21名北高聯被通緝成員的首位,他在中國國內躲藏,但在電視上見到一個又一個的同伴被捕,一個月後他決定返回北京,也預計自己會被捕,結果他被抓,並被關押於秦城監獄。1991年,他被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遭判監4年。

1993年,由於中國要申辦奧運,作為一種政治放寬的展示,王丹獲釋,但在兩年後,他因為支持政治犯並簽署號召政府為天安門大屠殺事件道歉的請願書,而被判監11年,至1998年,因為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訪中,他再次獲釋。

王丹之後到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到過台灣當教授,現在在美國任智庫所長,去年時任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作出針對中共的演講,王丹也特別獲邀。

「香港的維園晚會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個精神上的巨大的鼓舞,我想對全世界對於追求民主的人來說,香港的維園晚會都是一個令大家非常敬佩的每年堅持的活動。」王丹在六四32周年前夕對香港《蘋果》表示,雖然他也預料今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不能舉行,甚至他估計支聯會真的會被取締,但是他還是對維園燭光可能消失感到非常可惜。不過,他強調,香港人不能再抱任何幻想,要作好一切思想準備。

多名去年曾到過維園集會的人士都被判刑,王丹認為,六四是中共一直忌諱的符號,因為其背後承載的訊息,「六四背後代表的是人民對民主和自由的追求,所以真正刺痛它的,是民主這兩個字。」

香港社運陷入低潮,王丹說,1989年後,他們也曾遭遇同樣事情,「八九後一開始是有高潮的,但很快就陷入低潮,流亡人士到了美國後,也受到全世界的關注,過了幾年就陷入低潮,所有的民主運動,都會從高潮走入低潮,也會從低潮走入高潮,這是社會運動的規律,香港也不能逃過。」他指出重要的是我們的記憶,「中共就是要想方設法抹殺六四、反送中運動的記憶。香港現在沒必要走上街頭,我們用另一種方式,用記憶來對抗中共對香港的統治。各種可能的聲音,想辦法維持記憶,這是香港人能做的抵抗。」

王丹指,今年六四,維園縱沒實體的點點燭光,這不是一次「失敗」,「我們都不要忘記,心中能點燃,就不是香港人的失敗。只要香港人不放棄,我不相信中共的壓制,會一直都有效,香港人不放棄,表達對民主的追求,這場仗,最後誰輸誰贏,現在還言之過早。」

王丹建議,縱使當局以各種理由禁止人民上街悼念六四,人民還是可以以自己的方法紀念,「可以在自己的家裏、窗台,或是別人看到的地方,點上一個燭光,這個政府總不能阻止。」

吾爾開希:香港根本就是與我們休戚與共

吾爾開希,2021年,53歲,台灣時事評論員;1989年,21歲,北京師範大學教育系學生。

八九民運時,吾爾開希擔任北高聯第二任主席,亦曾與王丹等人發起絕食。六四後,吾爾開希位列21人通緝名單的第二名,他經「黃雀行動」拯救,經香港逃離中國大陸,開始流亡海外的人生,到過美國哈佛進修,輾轉與台灣人結婚,到了台灣定居,並成立政黨,參加立法委員選舉,是眾多離開中國大陸的八九學運領袖中,離中國比較近的一名。

「首先我們作為六四的參與者,這事情世界上的朋友沒有忘記,我們當然銘感五內。」32年前的八九學運,吾爾開希成立「北京師範大學學生自治會」及「北京市臨學聯」,擔任主席,又與王丹等人發動絕食,他至今仍記得港人當年的支援,受訪時也表現出現在更關注香港的處境,「實際上我們對香港的抗爭,過去一段時間也非常關注。香港人在八九年的時候,香港的朋友已經是自己人。我們對香港人的感情不光是香港人的支持,香港根本就是與我們休戚與共。」

吾爾開希指,維園點燃過31年悼念六四的燭光後,意義已不單止是紀念當年八九民運、哀悼六四死難者,「過去兩年,香港人更是讓我們非常感動,維園的燭光晚會的意義,已經不僅僅是紀念32年前,北京發生的運動,它已經變成香港的本身的民主運動的一個環節。所以我們對香港維園燭光晚會的關注,除了我們是當年的參與者之外,還有對香港本身的民主化,還有香港人爭取自由的支持。」

對於今年維園或沒燭光,吾爾開希說,看見現在香港的政治形勢,也是判斷到的,「提起六四,就會想起中共作為專制者屠殺、鎮壓自由民主的呼聲。」他指,這確是北京政府不樂見的,他又提到,香港人從1989年開始,已經到北京支持學運,從那時候大家就是一體的,「在中國30多年,極其嚴酷的環境中,我們都沒有消失,都還一直都有抗爭,香港的抗爭當然是……每個人表現出來對追求自由的精神的傳承。」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和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等人,因去年六四到維園被控及罪成,吾爾開希說這些反映出的都是政治問題,「已經不是法律的問題」。他也希望透過香港《蘋果》傳話給港人,「我最想通過這個採訪,跟香港人講,你們的付出沒有白費。全世界包括美國、歐洲這些民主國家,過去天安門以來的30多年,對中國採取的政策,哪怕是在六四屠殺後,對中國採取的政策都是姑息,都是養虎為患。」而現在,香港已能讓世界改變,「但是你們香港人的持續的、堅韌的努力,讓全世界看到了他們自己面對中國所犯的錯誤,現在正在調整,調整是因為你們港人、你們堅持的民主和自由的旗幟。」

周鋒鎖:要做能做的事情,黑暗會過去的

周鋒鎖,2021年,54歲,人道中國主席;1989年,22歲,清華大學物理系學生。

八九民運時,周鋒鎖組織了清華大學學生廣播台和天安門廣場「學運之聲」廣播台,也是北高聯常委。六四後,在被通緝的21名北高聯主要成員中,他名列第五,一度回去西安老家暫避追捕,可惜還是在當年6月13日被捕,入獄一年、流放一年,後到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商學碩士,並成立非政府組織人道中國。

「八九民運代表的是中國人對自由的追求和渴望,在天安門廣場爆發出來,受全世界關注。」周鋒鎖近日接受香港《蘋果》專訪,言談中多次表示,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環境,是八九民運被鎮壓所種下的果,「我們歷史使命沒有完成,沒有推翻專制,才會有這樣的情況,令香港也是一個受害者。如果(當年)中國能夠民主化,那麼全世界都會有好處、和平。」

周鋒鎖在美國生活20多年,但也沒有放棄自己出生、長大的地方,成立的組織人道中國專門幫助中國的民運人士,同時,他也十分關注香港的形勢,2014年他仍能入境香港,當時還可以到金鐘向參與佔中的人講話。現在,他亦深深感受到港人面對的威脅,他希望港人能安全,「的確我也在朋友處感受到,很多香港人面臨威脅,我還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用自己的方式來紀念(六四)。」

周鋒鎖說,維園晚會是對六四精神的傳承,但他也知道,今年六四,很難再見到以往維園大片燭光的光景,「香港的情況是非常令人悲哀,紀念六四是應有的權利。維園的燭光是六四時全世界最關注的,也是對倖存者、殉難者的安慰,也是良知和公義的象徵。沒有的話也是非常令人痛心。」周鋒鎖表示,理解並感謝港人過去31年的堅持,「很感謝這麼多年的堅持,特別是現在獄中的朋友,都是同道、兄弟。」

32年過去,周鋒鎖承認沒有預料需要堅守的道路這麼漫長,但是他指,無法放棄該守的道,「我想它越是強大的時候,我們越是要堅守。」他亦以自身經歷及想法勉勵港人,「這是漫長路途的開始,正確的事情是因為我們良知的召喚,或人的尊嚴,所以必須這樣做,我想現在的香港也是面臨這樣的情況。不管怎樣黑暗,都要做能做的事情,黑暗會過去的。」(香港《蘋果動新聞》報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