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物】守護繁體字 他2年半設計6千字「勁揪體」

5606
出版時間:2018/12/06

若要重新學習中文,要從繁體字和簡體字之間選擇,繁體字大概是不二之選。這是一個關乎文化、歷史乃至空間美學的問題,有些東西,簡化了,意義必然失卻。每一個部首,每一筆,每一畫,都蘊涵著文化意義,而在每一個有華人的地方,都有一種專屬該地方的字和詞。

創作「勁揪體」的香港多媒體設計師Kit Man成功募資後,消失了兩年,埋頭苦「寫」6,000個香港常用字,當中更有不少我們以為只有讀音而不能寫出來的粵語字。望穿秋水,終於結束,922位香港人捐款,成就了一種「字體」的誕生。

勁揪體始於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我要真普選」橫幅。香港蘋果日報
勁揪體始於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我要真普選」橫幅。香港蘋果日報

勉強來說,Kit Man並非「造字」,他也笑說自己不時被人罵破壞造字傳統。的確,造字其實是一套系統,而且需要有著必然的規律,同一個部首就要以同樣的形態出現,一「撇」先要造出不同斜度的撇,然後裝置於不同的字,講究的是系統化,進而在一個方形的框中組裝出一個字,是一種空間的美。然而,Kit Man設計的「勁揪體」,絕對有違傳統,而且系統缺乏,他說由始至終,造這些字都是從設計角度出發,是一種多媒體藝術創作。

只要看過他寫字,就完全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桌上的電腦螢幕旁,放著一個垂直的毛筆架,不同大小的毛筆懸掛著,他拿起一支最常用的,再拿出一張正方形白紙,然後在上頭寫一個字。每一張白紙,只寫一個字,在過去700多天,每天他都在寫字,有時靈感到,一天可以寫20多個字。每個字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你可以說他根本不是在造字,而是在寫字,甚至是「畫字」。

他執毛筆的手勢,跟傳統不同,更像拿著畫筆,他也直言不諱,「我沒有書法底子,毛筆只是創作的其中一種工具,我寫的不是書法」。要是傳統書法家看見他如此寫字,大概會嚇得當場吐血,又或者罵他背棄傳統。「勁揪體」踩了兩個很大的地雷,一個是造字,另一個是書法,兩者都是有著源遠流長的傳統,一旦偏離,足以讓他腹背受敵。但他也沒有轉彎抹角,爽快承認自己從來不跟從傳統,更無意成為專業的造字人或書法家,從來,他都只承認自己是「多媒體創作人」。


「勁揪體」本來叫「獻醜體」,Kit Man覺得自己的字不算美,只是在「獻醜」。美醜本是主觀,有那麼多人願意用金錢支持他造字,除了字體本身受人喜愛,更是因為其內在價值和意義。字體始於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再於2015年的港足比賽中被人廣泛使用和認識,紅底白字的「香港勁揪」(香港厲害)四個大字,不只奪目,更深深印入香港人的腦內,「很多人都記得這四個字,還建議改名為勁揪體,這個名其實『很廣東話』。」

Kit Man製作「勁揪體」歷時兩年,每天約寫20字,再交由助手後製。香港蘋果日報
Kit Man製作「勁揪體」歷時兩年,每天約寫20字,再交由助手後製。香港蘋果日報

6,000多個字中,有不少是粵語字詞,當中3,000多個是常用字,已涵蓋99%的用字,而為了另外的1%,Kit Man還要多做3,000字,吃力得很,卻依然未能完全涵蓋所有字。他說這套字體本身在設計時,一直只建議用於做「標題」時使用,不建議當作一般使用字體,而且還編寫了字體組合程式,只要打入標題,就會自動不規則地砌在一起,就如文字雲。

因為逐字手寫出來,沒有系統,不跟傳統, 卻又有另一番風味,在過程中,他沒有預先設計某一些字的形態和格式,卻是每次執筆時,隨心而寫,所以每個字都是不同的。記者狐疑,其實只要寫上部首,然後用電腦程式組裝不同的字,不是更省時嗎?他認同,卻搖頭說不能這樣做。

選擇以逐字寫的方式造字,只因他在募資時的承諾,「我承諾了一定要每個字寫出來,與其說這是造字,倒不如說這是一個記錄,記下整個過程,如果『偷雞』用電腦砌字,整件事就失去意義了」。好一個誠實遊戲,他信誓旦旦的說只有真誠地做,才算對得起自己。

兩年前,他許下了兩個承諾,除了不用電腦組裝造字,另一個承諾就是辭去正職,全職寫字。當時的募資目標是60萬港幣(約236萬台幣),「一開始太衝動,以為60萬足夠,完全沒想到找律師申請專利、買軟體等費用,幸好最後籌得74萬(約290萬台幣)」。

由傘運到港足,「勁揪體」的出現和延續,似乎跟社會事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語言、文字本身就存在於極度政治化的領域,常言道,我們的思考模式極受文字和語言影響,充滿敬語的日語反映社會的階級形態,語法結構繁複的德語展現德國人的嚴謹,而粵字也充份體現香港人的靈活性格,在語言造字上,更是充滿創意。但讓Kit Man真正考慮發展一套新字體的轉捩點,卻是香港教育局於2016年推出、要求學生學習簡體字的諮詢文件。

雖然已事隔兩年,他談起這件事,依然咬牙切齒,「希望社會知道,不少人仍然注重正體字!這是我們文化的根,在學習上,繁體字中有不少元素有助學生理解中文,每個字的形狀都代表著獨特的意義」。

訪問後,他更特地再發短訊,把製作理念再說一次,生怕自己忘了說。「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值得做的事。個人力量有限,但這個地方有很多出色的人,每人少少努力,就能為社會做一點事」。也許造字只是眾多堅持中的一種,但每個人都會有一些值得堅持的事,而他念茲在茲的,就是要造出一套屬於香港人的字體。

始於社會事件,「勁揪體」作為一種專門為標題而造的字體,也許在日後的社會事件中,將會頻繁地出現,Kit Man說當然希望見到這事發生,這也是他創造「勁揪體」的初衷,但結果與想像,從來都有著距離,他卻坦言即使結果不似預期,也要堅持,「不會因為見到結果才堅持,無論如何都會做下去,我沒有選擇,這裡是我的家」。

字體之所以「勁揪」(厲害),是兩年以來造字的艱辛,更是一種對這個城市的執著。每個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做好自己能力範圍的事,也許他未能忠於傳統,也許他的造字方法不夠嚴謹,但在如此紛亂的世代中,若容得下講究美學傳統的造字法,大概也容得下這種只想為這個地方出一點力的癡心吧!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