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正當冰老闆!5年前棄百萬薪賣良心冰

出版時間 2018/01/12

「正當冰」老闆李孟龍,意外因為《勞基法》修正草案三讀通過後,有感而發地以老闆身分告白勞工面臨的情況,卻意外在批踢踢被網友指是「慣老闆」,其實他才經營冰店4年,當初放棄百萬年薪到花蓮,只因為想讓大家吃「良心冰!」

《蘋果》2016年8月曾專訪過李孟龍,他曾經當到專案經理,年收百萬,卻因為賭一口氣開起冰店。(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

2013年,某個大財團的冰淇淋被爆料,在室溫下放了三個小時還不會融化,我在網路論壇上發起了不要去那個財團的便利商店消費,引起很大迴響。但同時有人嗆我:「你要是覺得做冰淇淋這麼簡單,你怎麼不自己去做!」我這個人不能被嗆,一氣之下,我辭掉台北的百萬年薪專案經理工作,找了有做冰六十多年經驗的舅公幫忙,就在夜市賣起堅持不加任何化學添加物的冰淇淋來。
 
做下去才發現,食安的不正義遠遠超過我的想像。原來草莓冰淇淋沒有草莓、水蜜桃冰淇淋不用水蜜桃,我們國家的食品添加物管理法三十多年沒有修過,核准使用的色素有二十七項、香精一百多項,一般歐美國家色素僅能使用五到七種。最誇張的是,歐盟早就禁掉的黃色五號、紅色六號色素,我們卻廣泛使用在各種再製食品上。懷著滿腔憤怒,我跳出來,想要靠著賣「正當」的冰淇淋,來扭轉食品安全上的不正義。

結果卻萬分困難。精算下來,我發現,不要添加任何化工添加物的話,一球冰淇淋的平均成本得要三十五元,但市面上一般售價卻只有二十元,我只租得起夜市攤位,為了推廣,也只能咬牙賣賠本賣二十元。別人看我生意很好,常常在排隊,只有我自己知道,每賣一球,就賠錢,心裡在淌血。

這麼日夜辛苦到夜市擺攤,卻賺不到錢,第九個月就把六十萬積蓄賠光。扶養我長大的奶奶還問我:「如果你姨婆問我,你現在做什麼,我要怎麼說?」我當下說不出話來,內心好難過,也只能自己扛。
 
那天我心灰意冷,晚上在粉絲團發文宣示明天要漲價一倍到每球四十元,如果真的因此沒有人來,當初願意跟我聊食品理想的冰友(顧客)都跑了,我就甘心收攤,但也瞑目了,至少我做過了想做、該做的事情。
 
沒有想到,隔天傍晚,我還沒開攤,就已經有滿滿的人潮在排隊,冰友從攤前一路排到對面空地,再繞成S形。整個晚上我不停挖冰淇淋到半夜十一點,幾乎挖空了所有庫存,挖到手都快斷了,隔壁老闆笑我:「在自強夜市二十年,第一次看到有人漲價還排隊,你創下了夜市紀錄。」
 
我邊哭邊收攤,整個情緒無法平復,我知道這是冰友們用這個方式告訴我:「不希望正當冰消失。」我內心充滿了激動與感動,我知道,原來大家都跟我一樣,需要看見正義。

「人的一生不見得要賺很多錢,可是一定要做一件可以讓人家記得的事。」我知道,我做到了。

想知道更多,一定要看……
【有片】「我發現我錯了!」 正當冰老闆考慮收店
「真的沒力氣了..」 正當冰老闆吐心情:被黑也是剛好
勞基法後說真話「被黑」 正當冰8張圖回擊
正當冰2年走6員工是慣老闆?前員工出面打臉了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表哥打來討「一碗水」 原因曝光網淚「請節哀」
後台不夠硬買嘸? 好市多遭疑「黑箱作業」

曾經當到專案經理李孟龍,因為賭一口氣而跑到花蓮開冰店。梁建裕攝
 2014
李孟龍在2014年提出了夢想冰淇淋計畫,匯集許多善心人士的捐款到偏鄉地區去發送冰淇淋。李孟龍提供
李孟龍說,一球冰淇淋換一個微笑,今天真是賺夠本了。李孟龍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