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末求生2】細胞治療讓丈夫多活3年 紀君霖誓言「終身推動」

出版時間 2019/12/23
當發現日本有醫師進行細胞治療,紀君霖夫妻兩人在絕望中看到生機。趙元彬攝
當發現日本有醫師進行細胞治療,紀君霖夫妻兩人在絕望中看到生機。趙元彬攝

「丈夫治療癌症的故事,我每講一次就哭一次。」身為癌症患者家屬的紀君霖,丈夫王宥鈞7年前患鼻咽癌第四期,經33次放療與8次化療都無效,後來抱著一線希望、到日本接受細胞治療,結果腫瘤成功縮小,兩人也多相處了3年,但她說,末期癌友為求生卻常被誤導,衛福部開放細胞治療也要嚴格把關,別讓惡質業者誆騙辛苦的癌友。
 
紀君霖回憶,2012年王宥鈞確診罹患鼻咽癌第四期,當時鼻咽癌腫瘤已長到6公分大,距腦部不到1公分,無法開刀,只好進行放、化療,但腫瘤沒有縮小,且丈夫的身體經持續治療已達極限,一度意志消沉,不願進食,後來看到兒子手繪夫妻倆最愛的海豚,才重新燃起鬥志。
 
「為了小孩,丈夫和我一直找有沒有其他的路,後來發現日本有醫師進行細胞治療,我們在絕望中看到生機,所以得到日本醫師回應的時候,我們當場一起哭出來。」說著說著,紀君霖不禁再次眼眶泛淚。
 
王宥鈞2013年前往日本、參加千葉大學免疫細胞治療人體試驗,僅電腦斷層檢查自費台幣3萬元,7個月後腫瘤縮小3成;2015年3月又申請日本久留米大學免疫藥物治療,6月完成首輪療程,腫瘤有壞死反應,11月再進行第二輪療程,共花費台幣20多萬元。
 
不過,王宥鈞從日本回台後,在2016年3月嚴重咳血,醫師研判是之前為鼻咽癌進行多次放療,疑似導致頸動脈變薄,才會破裂、出血,最後就在大出血中過世。
 
在2015年9月時,王宥鈞已在國發會「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連署倡議開放細胞治療,而當丈夫過世後,紀君霖又想到不少癌症病患或家屬遭不肖業者詐騙,深感心痛、心寒,於是決定接下丈夫遺志,致力推動台灣開放細胞療法,為此成立台灣癌症免疫細胞協會,希望所有癌友都別再走冤枉路。
 
針對無助癌友受騙,紀君霖說,上當個案數不勝數,例如幾年前她有位朋友患腎臟癌第四期、已轉移到肺,當時尋求坊間未經核准的細胞治療,花費近500萬元,結果無效,後來也是到日本求醫,才得以存活至今。
 
紀君霖也提到,當年丈夫被宣告無法治療時,亦曾聽聞其他人講某保健食品有奇效,想花30萬元去買,但後來想通一個邏輯:「如果有效,早就應該得諾貝爾獎,大家都知道了,還需要在這裡靠口耳相傳、推銷嗎?」最後才沒上當。
 
紀君霖堅定地說,即使眼前已無藥可醫,癌友及家屬仍應冷靜思考,同時得注意治療費用,以細胞治療為例,價位高,也不是萬靈丹,所以切忌病急亂投醫;此外,她也誓言,未來會持續督促衛福部核准更多對病患有益的細胞治療,也會推動這些療法,讓癌末生機不再是富人的專利,「當那一天真的來臨,將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候」。(沈能元╱台北報導)

更多健康醫療新聞,詳見「健康蘋道

 

紀君霖訴說先生到日本進行細胞治療的種種。趙元彬攝
紀君霖在先生罹癌後拍攝全家福,先生看到照片後十分高興。趙元彬攝
紀君霖回憶起先生治療癌症的辛苦,不禁紅了眼眶。趙元彬攝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


【​細胞治療2】癌末往生來不及醫 這醫院預收15萬竟不退費
【​細胞治療2】癌末往生來不及醫 這醫院預收15萬竟不退費
出版時間: 2020/08/17 08:24
【癌末求生1】最新細胞療法搶救9人 「副作用」自費百萬債留子孫
【癌末求生1】最新細胞療法搶救9人 「副作用」自費百萬債留子孫
出版時間: 2019/12/23 08:00